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闻博报夏商的博客

网闻博报--珍藏岁月的记忆经典

 
 
 

日志

 
 
关于我

网闻博报夏商,资深文化传媒人,大道国学说倡导者,西安交通大学大遗址保护与古建筑(国际)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国学研究所所长。著有300余万字《日出西边/风动中国》人文探秘系列作品,被誉“网络天下时讯,撷取博海浪花,记录历史风云,珍藏岁月的记忆经典”。邮箱:827980132@qq.com QQ:827980132

网易考拉推荐

让中学生咋看硕士城管和博士后小贩?  

2009-11-25 08:15:31|  分类: 夏商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网闻博报   来源:《日出西边/风动中国》

百年大计,教育为本。这是人人皆知的常识,也是一句令我们都很熟悉的口号。从农村的老婆婆抱怨“上学贵”,到城市的父母忧叹“就业难”,直到关于人才培养的“钱学森之问”,对于中国教育几乎同样是人人有话要说,而且是不得不想不得不说。由此可见,中国的教育部长大概也是最难当的官。近来引人关注的这几个新闻事件,便都与教育有关。

首先是2009年11月24日来自郑州晚报的报道,今年2月末,合肥各大官方网站上,出现一则招考公告,合肥市城管局公开招聘城管队员。经过初选,3000多人得到笔试机会。而最终,100名第一学历达到本科的幸运儿挤入了合肥市城管局的大门,其中包括11名硕士毕业生。他们的主要专业涉及法律、计算机、规划、广告美术、市政工程等。今年7月,他们匆匆上岗了。高学历城管队员的加入,能否缓和与执法对象间的紧张关系,为城市管理破题?社会迫不及待地发出了追问。

100名高学历城管队员上岗的同时,也让网友们炸开了锅:“不知道是时代进步了,还是知识贬值了?”“让硕士研究生们做街头执勤的城管,无异于杀鸡用牛刀,是一种典型的人才浪费。”“文凭不等于人品,硕士又怎么样,时间长了还能不变吗?社会的大染缸里,就是素质再好的人,没两天也被染色。”直到现在,争论还没有画上休止符。

你看,城管局“招考”城管,初选过关者尚达3000人,而第一学历达不到本科以上者连最后的“竞考”门槛都进不了。中国便由此开启了“硕士城管”的新纪元。至于“落榜”的本科生及本科以下学历者,也就只能望“城”兴叹了。

那么,有博士高学历者的情形又如何呢?再看2009年11月18日来自北京青年报的报道,南开大学本科毕业,美国密歇根大学博士后,曾在世界顶尖学术杂志《Science》上发表论文;归国“找不到”工作,“被迫”在农贸市场摆地摊,每天靠煮土豆、红薯充饥,露宿街头数月,一个不满周岁的孩子被未成年人保护中心收容——这两段看似“不相干”的人生经历都发生在留美博士后孙爱武身上。

从今年8月至今,孙爱武一直“蜗居”在海淀的一处农贸市场摆摊,基于他目前的情况,他的妻子已经带两个孩子回到山东老家,而与他相伴的另一个孩子却在日前被未成年人保护中心收容。即使在如此寒冷的情况下,孙爱武也只是买了3套被褥坚持露宿,实在太冷的时候,就到周围的24小时营业店内取暖。日前钱学森的逝世对孙爱武的打击很大,他在那几天坚持买报纸,并想为钱老先生“送行”。由于他对工作的定位较高,尽管在朋友、亲人的介绍下,目前他也陆续参加了中科院、高校以及一些研究机构的面试,但暂时还都没有得到回音。

本科生和硕士生当城管负责管商贩、赶小贩,博士后在农贸市场摆地摊当小贩,很难想象这是怎样的一幅街景。但这还不是最糟的情形,因为即使当小贩也总还是在谋生,尽管是很艰难。

而已在浙江大学就职的一位海归博士后,今年9月17日却以自杀方式告别了这个世界。据南方都市报报道,1977 年,涂序新出生在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父亲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母亲是金华一家三甲医院的医生。从少年时代到青年时代,他一直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高中毕业保送进入清华大学水利系,“9·11”之前顺利拿到签证,全奖学金就读于美国西北大学土木工程系,6年后拿到博士学位,留校从事博士后研究工作两年。今年6月,涂博士从芝加哥市返回中国。6月12日,涂博士与浙大签署了聘用合同。

继上世纪末出国潮之后,最近几年,中国的海归潮初具规模。教育部统计的数据表明,2004年,海归人数超过两万人,2006年,超过四万留学生回到中国内地,2008年,在全球金融危机的背景下,这个数字突破5万。在高校或者科研所任职,是海归大潮的一条重要支流。十年前,还不乏毕业于美国名校的海归博士回到中国某所知名学府、一进校就是教授的先例,而现在,行情有所缩水。9月中旬,涂博士诊断出抑郁症,遗书里,他没有责怪任何人,他说,我只想安静地离开。9月17日凌晨2点,在留下了6页遗书后,他走上了他所居住的浙大综合楼顶楼。没有人知道,涂博士是怎么从3楼走到顶楼11层,然后纵身跃下的。但他在遗书里却留下了这样一段话:“在此时刻,我认为当初的决定下得是草率的,事后的发展完全没有预计,感谢一些朋友事前的忠告。国内学术圈的现实:残酷、无信、无情。虽然因我的自以为是而忽视。”

学历低的“就业难”,高学历的海归博士后照样“找工作难”,已经就职于高校的却遭遇“学术难”。这些活生生的社会景象,让目前正处于“上学贵”和“升学难”爬坡成长阶段的中小学生又会作何感想呢?令人忧心的是,我们的中小学生的确承受着青春不能承受之重!

据中国青年报2009年11月23日最新报道,11月8日晚,河南省郑州市新密市实验高级中学高三5班学生李金川在学校服毒自杀,经抢救无效,于当晚死亡,年仅19岁。正当人们对他的离去充满疑惑之时,一封遗书的出现瞬时激起千层浪。11月14日,记者看到了这份遗书,共有8页纸,分别在11月5日和8日写成,从复印件的痕迹来看,遗书是一个32开的日记本。“爸、妈,对不起,最对不起的是你们,儿子无法报答你们的养育之恩,无法为你们养老送终,对不起……关心过我的亲人们,关心过我的好朋友们,对不起!辜负了你们的期望,辜负了你们的情谊……我以自己的方式寻求自己的解脱!祝活着的人们活得幸福!”李金川在遗书的第一页写道:“看看这所学校成什么样子了,她似乎只有两种功能:一是当地政府的形象工程;二是当地强势阶层家庭子女的御用学校。”

11月18日,新密市教体局向中国青年报记者提供了一份名为《关于新密市实验高中学生李金川死亡事件的有关情况说明》。《说明》指出:“在李金川的遗书中,有对社会不满、厌世等多处情节,表现出明显的自杀倾向。如:一直以来,我都是个悲观的人,考个好大学,找个好工作,娶个好老婆,好好孝敬父母,教育子女,一辈子就这样过去了。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钱,喜欢权力,为什么要为了这些而争得你死我活,为什么社会越发达成长出来的人却还不如原始社会人类的纯真?跟虚伪同在一个社会里真的没意思!”

李金川自杀事件发生后,新密实验高中贴吧顿时成了舆论风暴的中心,同学们在一边倒似地咒骂的同时,还反映出学校个别老师的不良行为。而李金川在遗书中多处提到老师收学生家长礼物的情况,记者在调查采访过程中基本得到了证实。提起李金川,同学周帅首先对记者说:“那是我们班第一”。经记者了解,今年暑假后,新密市实验高级中学根据考试成绩重新分班,李金川因缺考两门被分到了高三5班,此班为“平行班”。李金川同学介绍,从分班到现在,年级进行了几次考试,前两次李金川都是班里第一,而最后一次考试(自杀前不久)李金川只考了第七名。

据其父李建彬回忆,在李金川读高二的下学期时,一次考试,由于要交189元考试费,李金川没钱交,结果副校长郭文(在遗书中提到的)没让他参加考试。两科考试过后,李金川找到郭文保证一定把考试费补上,郭文这才让他参加了下面科目的考试。李建彬所说的“平行班”,其实就是学校搞的“快慢班”中的“慢班”,而李金川正是因为缺考两门课才导致成绩大幅下滑的。李建彬介绍,当地有一个说法,在新密市实验高级中学,如果能进“快班”,就意味着能考上本科,但如果进了“慢班”,最好的学生也只能去上大专了,因为两个班的成绩确实差了一大截儿。

当然,我们不能说李金川的绝望与前面的“硕士城管”和海归博士后事件直接相关,但绝不能说中学生的心理不会受到成人社会的冲击和影响。中小学生是祖国和民族的未来,我们必须正视他们那一双双困惑和惊恐的目光。

从媒体报道的浙江大学涂博士和新密市实验高级中学学生李金川的悲剧,再到社会所热议的学术腐败和教育腐败现象,使我们也不能不深思,中国的教育究竟怎么啦?“上学贵”、“就业难”、“出人才难”,几乎已成恶性循环。长此以往,我们的教育究竟是在树百年之本,还是在制造社会悲剧和隐患?

这是个复杂的系统工程,牵涉到方方面面的体制因素,需要从制度设计上进行根本性的调整和修补,而且不是一朝一夕的事。这是从社会大众到教育部高层领导,目前大家都能达成的共识。但网闻博报小社员认为,我们现在从教育领域所表现出来的问题,其根源在于文化。是我们的文化迷失,导致教育走入了难以自拔的误区。

人才的标准和知识的价值标准是什么?受教育的目的是什么?从教育终端现实来看,首选当然是进政府机关,去做公务员去当官,那怕是当城管。这不仅仅是“学而优则仕”的儒腐观念在作祟,而是有着从权力、地位、房子、车子、票子到薪酬待遇和福利保障的一整套实实在在的利益导向诱惑。或者说,也一种“文化价值规律”使然。再穷也不能穷教育,再穷也不能穷孩子,实际上却变味成了再穷也不能穷机关,再穷也不能穷官员。大学的“官学化”,只是知识分子退而求其次的经营,也是学术腐败的直接根源。除了垄断国企,那一个行业和企业的福利水准与保障,能与政府部门和公务员相比呢?而恰恰因为在制度设计上和财富分配上的“官”优先,又导致了社会产业领域的活力不张和恶性循环。可为什么就不能以相反的利益调节机制,使社会产业领域比政府部门有更多的就业吸纳量和福利诱惑力呢?这就又回到了“官”为大、“官”为上、“官”为先的儒腐封建文化源头上。

既然不能靠“官”吃“官”,就只好靠“教”吃“教”了。于是,教育腐败便应运而生,禁之不绝。于是,“上学贵”、“就业难”、“出人才难”,也就自然而然了。最后遭殃的,就是学生和家长。而学习的目的和成才的价值标准的混乱与茫然,才是对青少年心智成长的最大伤害。特别是道德说教与现实的巨大反差,更易使青少年对人世间诚信是否存在产生怀疑。“长大了的理想是当大贪官”的无忌童言,不正是社会现实在孩童心灵的投射吗?

救救孩子,需从药治官本位儒腐文化病根开始。当然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但绝不可讳疾忌医,扬水止沸。

(网闻博报夏商专栏)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