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闻博报夏商的博客

网闻博报--珍藏岁月的记忆经典

 
 
 

日志

 
 
关于我

网闻博报夏商,资深文化传媒人,大道国学说倡导者,西安交通大学大遗址保护与古建筑(国际)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国学研究所所长。著有300余万字《日出西边/风动中国》人文探秘系列作品,被誉“网络天下时讯,撷取博海浪花,记录历史风云,珍藏岁月的记忆经典”。邮箱:827980132@qq.com QQ:827980132

网易考拉推荐

代表委员也要习惯被批评  

2010-03-14 19:07: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来,网闻博报小社员《日出西边/风动中国》文化探索系列文章,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的反响。特别是2010年3月11日所撰写的“两会”评论《李金华点中了“官富二代”的要穴》一文,两天来仅在人民网强国论坛阅读点击量就直逼3万人次,网友跟帖已超过40条,且目前依然呈急剧上升之势。正如该文所称,虎年新气象,也带来了中国人大政协“两会”的民主问政新风。最大的问题,还是民生问题。最热点的问题,还是公平公开和公道正义问题。最焦点的问题,还是官员腐败和“创造批评政府的条件”问题。李金华的“最不满论”,直陈民怨,可谓点中了造成社会两极分化和格局失衡的症结“要穴”。最后的症结,还是在于政府的行政施政和官员的勤政廉政。而网络问政,更是打开了一个最广泛最快捷的民意互动高速通道。只有这种官民互动的信息渠道保持畅通且反应快捷灵敏,基层民意和民怨才能及时得以纾解而不至于淤塞,也才可以最大限度地避免酿成群体性的社会不稳定隐患。从这个角度看,虎年新春的“两会”新风,的确是给中国带来了一个春天的新希望。

    当然,这股新风的兴起,也直接源于温家宝总理此前有关“创造批评政府的条件”的谈话推动。但就在公众为代表委员们对政府的批评质询表现喝彩叫好时,一些代表委员猛然发现自己也成了被批评的对象。从惊愕,到不习惯,再到习惯被批评、被质询和放在阳光下被监督,这恐怕首先是代表委员们应补的“民意课”,其次才是政府。特别是,每年定期的“两会”,只是代表委员们一次集中的履行职责程序和形式。“两会”闭幕了,代表委员不是可以下班“喝茶”了,而应是正式开始上班“坐班”的时候。开始习惯被批评和被监督,代表委员们的补课也是“必须的”。本人也特此声明,这里绝没有给某影视剧插播“植入式广告”的嫌疑。

    言归正传,依照我国宪法规定,在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中国,人民当然是的国家主人,而政府官员和公务员是人民的“公仆”。所以,人民自然有权批评和监督政府,有权批评、监督和罢免政府官员及公务人员。但专职替人民行使此权利的机构,就是各级人大和政协组织。专门替人民行使此权利的人员,正是各级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因此说,代表委员们是依法负有代表人民群众参政议政职责的。如果人民群众对政府有意见、有不满、有批评,都得直接去找政府讨说法,那么还专门选举设置这么多代表委员干什么?因而,当我们批评政府官员淡忘了人民公仆角色时,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也应首先反省自己是否有参政议政及监政的失职?当我们要求政府重新习惯被批评和被监督的时候,必然也会要求代表委员们首先习惯被批评和被监督。这就是人民民主的法制保证,也是建立社会公平正义的源头,更是社会主义制度下人人享有平等权利与尊严的基础。

    那么,代表委员们既然愿意继续肩负代表人民群众参政议政及监政的光荣职责,想要减少和避免被批评,就应更真实地代表社会多数人的民意而不是少数“先富”人群的民意,就应更及时地反映民意并行使自己的职权。从而逐步改变“橡皮图章”和鼓掌赞成“投票机器”的外界感观形象。更不能把代表委员的职位当成为个人或利益集团谋私作秀的特权,或者只是说一些传达精神表决心之类的官话套话。就像在本次“两会”期间,关于“灰色收入”的热议。网闻博报小社员认为,某些代表委员的言行,如果不是代表人民群众参政议政的能力资格问题,便不能排除有自私狭隘的算计。

    “请问是徐记者吗?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们的建议被采纳了,‘灰色收入’的提法被从《政府工作报告》中删除了!”昨晚(12日),全国人大代表、虎山集团董事长、中国建材南方水泥党委副书记张剑星给记者打来电话。这段话是《钱江晚报》一篇“两会”报道的消息导语。为了进行客观全面分析,这里继续引述该消息全文如下:

    在本次全国人大会议开始阶段,张剑星就对《报告》中“灰色收入”的说法提出意见:“‘灰色收入’到底指什么收入,定义不清晰。”

  于是,张剑星要求对此给予修改。

  “想不到,这个建议这么快就得到了回音。”他有些意外。

  “灰色收入”的提法被删

  电话里的张剑星,依然难掩他的激动:“今天下午,全国人大下发了标题为《关于〈政府工作报告〉修改情况的说明》的文件。文件上说,国务院对《政府工作报告》进行了反复推敲和认真修改,共修改15处,其中比较重要的修改有7处。而第6处,便是对我们这些代表反映的敏感话题‘灰色收入’一事做了回应。”

  张剑星介绍说,《政府工作报告》“改善收入分配制度”这一段,将把“坚决打击取缔非法收入,规范灰色收入”改为“保护合法收入,调节过高收入,取缔非法收入”。

  在这次两会中,除了张剑星,还有其他多位代表委员对“灰色收入”的提法表达了商榷之意。这其中还包括著名作家张抗抗和湖北统计局副局长叶青等人。

  “我不知道他们是通过什么渠道表达意见,至少我的想法,已经通过会议简报送了上去。”张剑星说。

  两天前,在本报“围脖看两会”栏目中,张剑星再次表明了他的态度:在“灰色收入”未有明确清晰定义前,最好删除此表述;即便要保留,也该是“取缔”,而不是“规范”。

  提议曾差点“流产”

  “‘灰色收入’的问题的确比较敏感,我的提议还差点‘流产’了。”张剑星还透露,将这个内容提出来的时候,有不少人劝他,这个话题还是不要提出来为好。

  “当时,我在审议《政府工作报告》的小组讨论会上,专门就‘灰色收入’的提法向人大提出过意见。会上负责会议记录的工作人员,开始并没有将我提出的意见记录在会议简报上。在我坚持下,才记录下来提交了上去。”张剑星说,“现在证明当时我的坚持是对的。”

  “下午拿到这份修改说明文件,我高兴极了。国务院能接受我们的意见,并及时修改,这是对我们代表参政议政最大的鼓舞。”张剑星说。

  他周围的不少代表在听到这个消息后,也都很高兴。代表们认为修改之后,能更准确反映民意,是实事求是的表现:“可见,这是一个从谏如流的政府。”

  以上报道,就是这篇“两会”消息的全文。关于“灰色收入”的界定与表述争议,包括张剑星代表在内的社会各界人士发表的观点已经很多,也都有其道理,本文不再展开详述。这里不妨再重复《李金华点中了“官富二代”的要穴》一文中的一段话作为补充。李金华说,现在很多官员也不完全就是工资和一些讲课的费用,有很多其他的“灰色收入”。有些收入,银行反映不出来,其他方面也反映不出来,这个信息就不完整。把过去一些贪官污吏的案件拿出来,他在暴露以前是不是申报过,申报过的肯定没有后来记录的问题,这个东西现在在操作上还是有很大的困难。现在“现金交易”很多,好多“灰色”、“黑色”收入是通过现金来进行交易的,他也不可能申报,甚至现在还有很多用人家的假身份证去开户、去炒股,类似这样的事情也不少,不能反映正常的收入情况。这个问题要真正如实、准确地申报自己的资产,中国在这个问题上还有大量的工作。
     网闻博报小社员这里要强调的是,既然“灰色收入”已经成为一个社会矛盾焦点,甚至已经被认为是造成贫富两极分化的主要因素,那么,把“灰色收入”从政府工作报告中“删除了”,报告文本准确严谨了,但这个问题就能够“被删除”吗?值得像张代表那样激动、那样高兴地为“从谏如流”而称颂相庆吗?而既然用现代法制观点说事,就起码应该清楚对社会秩序的规范,道德层次高于法律。只有人的行为已经失去道德高阶的约束,才必须以法律来进行社会底线强制约束。同时,在社会经济发展进程中,法律对人们社会行为的纠错具有滞后性,而且新法一般又有“既往不咎”的特点。所以,现代政府为了对社会现实的突出矛盾和问题进行应急处置,通常会在立法程序尚未完成时,先行以政府法令规章等形式进行及时行政反应,包括以政府工作报告形式的政策宣示。因此,代表委员们对政府的批评和监督,除了对政府依法行政的文字监督和规范外,更应督促政府将社会焦点问题的应对之策具体化和明了化,从而真正坚定和鼓舞人民群众的信心。而绝不能为法制而法制,为规范而规范,却只将社会焦点问题从文字上删除隐藏了事,然后就激动称颂一番。

  故此,政府的确应当习惯被批评,甚至是很尖锐的批评。但首先,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也应习惯被批评与被监督。借虎年春风,“两会”的结束,才应当是一个新的开始。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