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闻博报夏商的博客

网闻博报--珍藏岁月的记忆经典

 
 
 

日志

 
 
关于我

网闻博报夏商,资深文化传媒人,大道国学说倡导者,西安交通大学大遗址保护与古建筑(国际)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国学研究所所长。著有300余万字《日出西边/风动中国》人文探秘系列作品,被誉“网络天下时讯,撷取博海浪花,记录历史风云,珍藏岁月的记忆经典”。邮箱:827980132@qq.com QQ:827980132

网易考拉推荐

网闻博报:华夏寻根“华州”行(7)  

2010-04-22 00:46:08|  分类: 夏商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华州文化”亘古传  “三贤故里”换新颜

                                                                                  

主题为“华夏之根  山水渭南”的第二届渭南文化旅游节暨渭南旅游产业发展大会,于2010年4月15日盛大开幕。本次文化旅游节,除了4月15日当天举行的大型民间社火鼓舞《大河风华》与彩街巡游开幕式和“百家景区齐聚渭南,共同结盟华山宣言”万人签名活动外,还包括4月16日在华山西岳庙灏灵殿前举行的“三月三,朝华山”祭祀祈福仪式;4月17日在大荔县举行的渭南首届旅游汽摩表演大赛;4月18日在“史圣故里”韩城市举办的“纪念司马迁诞辰2155周年系列活动”;4月19日在富平县陶艺村举行的“倡导绿色低碳生活,感受陶艺自然魅力”万人签名活动;4月20日在白水县举办的2010庚寅年祭祀“字圣”仓颉活动等分会场系列活动。这次文化旅游节的主会场设在渭南市市中心的临渭区,彩街巡游开幕式和“百家景区齐聚渭南,共同结盟华山宣言”万人签名等活动,便是在临渭区举行的。前文中提到,要读懂中国,得从“华胥古国”开始。要把握中国的将来,得了解中国的过去。要走出中国的历史迷雾,还得从“华胥之州”文化探秘之旅开始。而要认识“华胥之州”渭南,当然就绕不过渭南市中心的临渭区。

从前面《寻源华夏“华胥州”》、《“华胥之州”渭南市第二届文化旅游节启动》、《网闻博报:华夏寻根“华州”行(2)》、《网闻博报:华夏寻根“华州”行(3)》、《网闻博报:华夏寻根“华州”行(4)》、《网闻博报:华夏寻根“华州”行(5)》及《网闻博报:华夏寻根“华州”行(6)》等“日出西边/风动中国”文化采风系列文章中,我们已经了解到,“华胥之州”简称“华州”,今天的渭南市域作为昔日“华胥之州”的核心地带,因而古称“华州”。这里不仅有大量关于华胥氏、伏羲氏和女娲氏的民间传说及遗迹掌故,而且还有来自中国历代官方的推崇和认同。其中以“华州”之名在这一带屡次设州置府建镇,就是最有说服力的历史佐证。因此,中华之源在“华胥之州”,华州之山即为华山,华州之人即为华人,华夏之根在渭南,今天的渭南市正是华夏文明源头“华胥古国”的“华胥之州”故地,是中华民族的主要发祥地之一。这个“华胥古国”的“华胥之州”,核心区域即位于从蓝田到潼关的关中东部地带。自然地理概念上的“华胥之州”主要是今天的渭南市地域,即古称“华州”之地。而文化地理概念的“华胥之州”,则还应是指以关中为中心包括西自陇东天水直到“黄河金三角”及秦晋豫冀鲁周边的广大地区。

从“蓝田人”到“半坡人”和“大荔人”,从“华胥之州”的“华胥古国”和“华胥圣母”,到伏羲女娲沿渭河出潼关到“黄河金三角”及更远范围的传说足迹,再到神农氏炎帝起于姜渭、轩辕氏黄帝起于沮洛,直到姬周起于西岐,华夏民族在“华胥之州”生生不息的自强奋斗史已很久远了。但秦始皇一统天下、汉承秦制接力图强、隋文帝并合南北、唐承隋制登峰鼎盛,这一幕幕的秦汉隋唐英雄剧,几乎所有中国人都是耳熟能详的。特别是秦汉雄风和大唐盛世,千百年来已经融淀为中华民族文化自信心和自豪感的精神支柱。而自宋元以后,昔日西域“丝绸之路”西端的罗马故地,经文艺复兴冲破神权教义精神枷锁而开始蒸蒸日上,与此同时中国却开始步入了相对衰落的历史轨迹,直至今日依然是西风强势。我们在经历了百年屈辱和求存图强的艰难曲折后,现在正开始进入中国民族伟大复兴的关键时期。这时,回望苍苍来路,我们不能不深思,中华民族在“华胥之州”屡屡赳赳雄起的文化基因究竟是什么?这片文化故土的山水为何竟如此神奇?

“日出西边/风动中国”文化寻源探秘采风系列文章,自“2009世界旅游日中国主会场”的“相约华山;舞动中华”活动开始,我们已经分别对“华胥之州”渭南市域的富平县、白水县、韩城市、大荔县、合阳县、蒲城县、澄城县、华阴市及华县等9市县进行了初步的探察。本期的“华州文化”探秘之旅,就让我们继续走进渭南市临渭区,看看还会有哪些新发现。

渭南市临渭区紧连西安市临潼区、阎良区和蓝田县,素有“华胥故土,三秦要道,八省通衢”之称。该区地处陕西省关中平原东部,是渭南市委、市政府所在地,为渭南市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临渭区下辖28个乡镇办,总人口89万,面积1221平方公里。陇海铁路及西(安)潼(关)高速公路横贯东西,108、310国道和关中环线纵横境内,西(安)南(京)铁路和即将建成的郑西高速客运专线穿境而过,西邻西安连西北,东出中原通沿海,踞西北之要,通全国之利。区内地势南高北低,呈阶梯状分布,从南向北依次为秦岭山地、东西台塬和渭北平原,渭河自西向东从中部穿过,尤河、零河、赤水河发源于秦岭山地,由南向北呈“川”字型注入渭河。可谓是宽阔的平原舒展北部,高峻的秦岭屹立南端,悠悠渭水中流东去,滔滔尤河北泻成川,河谷辉映,山川锦秀。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一个民族和地域文明的演化,又何尝不是这样呢?从临渭区的地名沿革和历史变迁,我们同样能够看出“华胥之州”与华州文化的深深烙印。从“蓝田人”到“大荔人”的考古发现,到“华胥之州”和“华胥古国”的华胥氏、伏羲氏及女娲氏上古传说遗迹,以今天渭南市为中心的关中东部地带,包括已经于1983年从渭南地区划归西安市行政管辖的临潼区和蓝田县,其实素来就是一个文化地理单元。所以,就文化地理而言,临潼和蓝田的地域文化,也自然属于“华州文化”的范畴。再到由“华州文化”源头所传承派生的周秦汉唐“关中文化”与“长安文化”,中华文明的发源与兴盛主干脉络就更清晰了。

扯的有点远了,还是继续回到“华州”的临渭区。“华胥古国”和“三皇五帝”时代就不说了,据史料记载,到了夏代,这里属雍州之地,为有扈氏的地盘。至商代,为骊戎国之地。到西周时代,属周王朝的京畿之地。在这里设立郡县,最早始于春秋时期的秦国。秦武公十年,即公元前688,秦国在渭河以北设立下邽县,县治在今临渭区故市镇的故县村附近。秦还在此设置郑县,辖今渭河以南之地。后来调整为渭河以南属骊邑,渭河以北属下邽。秦统一中国后,在下邽之东设莲勺县,并设内史,辖骊邑、下邽、莲勺等县。汉初设渭南、河上两郡,其中郑县、骊邑属渭南郡,莲勺属河上郡,将骊邑更名新丰。后撤二郡,复隶内史,并分内史为左右。复改右内史为京兆尹,左内史为冯翊。新丰、下邽、郑属京兆尹,莲勺属左冯翊。东晋前秦苻坚甘露二年,即公元360年,割新丰、郑县地,始置渭南县,隶雍州京兆郡。西魏废帝二年,即公元553年,在这里的阳郭塬一带曾设灵源县、中源县,次年改东雍州置“华州”。隋初,置雍州,不久改为京兆郡,渭南县属之。唐武德元年,即公元618年,渭南县改设隶“华州”。武则天垂拱元年,即685年,“华州”改为太州。神龙元年,即705年,又复为“华州”。天宝元年,即公元742年,州废郡存。乾元元年,即758年,又改名为“华州”。上元二年,即761年,再改为太州。宝应元年,即762年,复名为“华州”。宝历元年,即825年,复为太州。乾宁四年,即897年,改为兴德府。光化三年,即公元900年,复名为“华州”。北宋建隆元年,即公元960年,改华州为镇国军。金皇统二年,即公元1142年,改永兴军路为京兆府路,改镇潼军为金安军,渭南、下邽属之。元中统元年,即1260年,改金安军为“华州”。明洪武十四年,即公元1381年,下邽划入渭南县,县境始跨渭水南北,隶陕西省等处承宣布政史司西安府“华州”,从此,渭河南北统一于渭南县。其后渭南县虽隶属变换频繁,但县域范围基本未变。明嘉靖三十八年,即公元1559年,渭南县直隶西安府。清代,渭南县隶陕西省西乾鹿道西安府。民国初,属关中道,1928年属陕西省。1984年1月,渭南县改设县级渭南市。1994年12月17日,国务院批准撤销渭南地区和县级渭南市,设立地级渭南市。同时,渭南市新设临渭区,以原县级渭南市的行政区域为临渭区的行政区域。这就是渭南市和临渭区由古至今,大致的历史沿革变化过程。

对于现在被视为西部省份的一个地方市县名称与行政区划变迁,进行如此流水账式的介绍,确是有些啰嗦和枯燥。但可以肯定地讲,也惟有关中东部渭南市和临渭区的地名沿革,最能让我们看出从“华胥古国”到“华胥之州”亘古至今的文化印痕。光从上述反复出现的“华州”,我们即可强烈感知到这里与“华胥之州”斩不断理还乱的文化渊源。有趣的是,中国人的“盛世情结”,是以“大唐盛世”为极致。而围绕“华州”的地方行政建制废设与更名复名,几乎就贯穿了大唐帝国的整个兴衰史。今天的人们也许都很纳闷,一千多年前的大唐王朝,为何竟会为“华州”这样一个地方如此老思费神?换句话来说,“华州”的废设与更名,会不会与大唐王朝的盛衰有着某种神秘的联系呢?“华州”,作为千百年来一直徘徊在关中东部的府县名称,似乎从明代以后就悄然消失了。我们今天在渭南市能够找到的“华州”地名,已经浓缩为一个城镇的名称,这就是渭南华阴市的华州镇。巧合的是,这个华阴市正是大唐前朝大隋王朝开国之君隋文帝杨坚的龙兴之地,也是白居易传世名作《长恨歌》中女主角的“贵妃故里”。

而这位唐代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白居易,又正是生长于今天的渭南市临渭区。古老的“华州”大地,总是充满着传奇的魅力。从昔日历史悠久的渭南县到今日的临渭区,这里人文底淀深厚,历代才杰辈出。除了大诗人白居易,还有唐代名将张仁愿和北宋名相寇准等,都出生或曾长期生活在这块土地上,因而临渭区又享有“三贤故里”之美称。陕西考古专家左忠诚先生在《白居易故里考》一文中指出,今渭南市下吉镇,有“三贤故里”之称。白居易的故居,据他自述在“渭村”。他在《汛渭赋》中说:“门去渭兮百步,常一日三往。”在《新构亭台示弟侄》诗中又说:“南檐当渭水,卧看云帆飞。”说明白居易的家离渭河很近。而且能在他新筑的亭子上卧看渭河行船扬帆,充其量也不过离渭河二里远近。

关于“下吉”与“下邽”,初到临渭区来的人都会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里面还有一段曲折的文墨官司。据专家考证,在古汉语中,这里的“邽”字读gui(归)。“邽”,本是渭河上游古代一个被称作“邽戎”的古老部落聚居地的名字,在今甘肃省天水市一带山区。史载,春秋时期,秦武公十年,即公元前688年,秦国以武力夺得邽戎地,置邽县,后改为上邽县。秦嬴政于始皇二十六年,即公元前221年统一六国之后,行政上实行郡县制,发现前代设有“上邽”而无“下邽”,便决定在关中东部设下邽县,治所设在今临渭区下吉镇东南方向的渭河北岸。北魏太祖道武帝拓跋珪登国元年,即公元386年建朝后,发现下邽的邽与他名字中的“珪”同音,为了避讳朝廷便下令改念“邽”gui(归)为“吉”音。隋大业二年即公元606年,隋炀帝又恢复了“下邽县”的原写法,并恢复“邽”字原读音gui(归)。在后来漫长的时期内,下邽乃至朝廷都城及关中地区的人们,对“邽”字都是gui(归)、ji(吉)两个读音并存的。可见约定俗成是一股多么顽固的习惯力量,即使是错误的,要改也是那么困难。隋唐元明清至如今,虽然官方文件及各类词典,都把“邽”字音作gui(归),但当地民间大众至今仍常常会把“邽”字读作ji(吉)音,却不知“邽”字读ji(吉)音原本是一段含泪的屈辱历史。据说,甘肃的上邽自古至今一直读音未变。他们当年为什么就不知为北魏太祖道武皇帝拓跋珪避讳呢?或许是上邽地处偏远山区“天高皇帝远”皇权鞭长莫及的缘故,才使他们因祸得福避过了这一段历史弯路。而下邽在很长的历史时期一直地处京畿近郊天子脚下,岂敢有些许龙颜冒犯!“关中自古帝王都”,在陕西人自豪于历史的辉煌时,从下邽地名的写法及读音的变迁,我们也能看到孔儒礼教“三纲五常”皇权专制毒文化对陕西人最深的精神戕害。

不过,从秦武公在渭河上游伐“邽戎”设上邽县,到秦始皇在渭河下游设下邽县,不由得使我们联想到“华胥圣母”在渭河下游“华胥之州”的世居故土,以及华胥氏生伏羲和伏羲皇在渭河上游天水一带“演画八卦”的开启鸿蒙。从渭河下游“华胥之州”的“华胥故里”,到渭河上游的“羲皇故里”,从渭河上游的上邽县到渭河下游的下邽县,其实也都是在反复印证着“华州文化”与“华胥文化”及“伏羲文化”的传承发展和播迁轨迹。而今天的国家级的“关中--天水经济区”规划,从这里恰恰能够承接到文化的渊源和底蕴。

就在2010年4月12日,随着郑西铁路客运专线的开工建设,4千多年前的“马渡遗址”就在渭南浮出了地平线。在渭南市临渭区辛寺镇马渡村,已经发掘完的探方仿佛在向世人诉说着这里被埋藏着的秘密。从取水用的尖底瓶可以看出,四千多年前居住在这里的马渡人已经掌握了许多科技知识。四千多年前这里就有人类居住,这就意味着现在的中国史籍,包括渭南县志上记载的居住在这里的人类是从渭南南塬上搬迁下来的说法将被推翻。据陕西省考古研究所技术员张平儒介绍,马渡遗址属于仰韶文化遗址,这是仰韶遗址第一次在这里发现,历史上没有这样的记载。可见,在“华胥之州”,还有太多的华州文化奥秘有待我们去继续发掘。

临渭区现已发现的古宫殿、古城、古村落等遗址有30余处。其中古宫殿遗址5座,即秦步高宫、秦步寿宫、汉莲勺宫、隋崇业宫、唐游龙宫。古城遗址7处,即秦汉下邽县城、汉莲勺县治、汉物定仓遗址、西魏灵源县城、北朝渭南县治、隋唐下邽县城、隋唐渭南县城。古村落遗址23处,这些古村落遗址,除下吉、耒化遗址为秦汉遗址外,其余皆为新石器时代遗址。区内文物古建筑共有7处,即慧照寺塔、文庙大成殿、渭南鼓楼、庆安寺塔、慧照寺铜佛、南焦石牌坊、孝义涝池等。区内还有全国仅存的秦始皇焚书台—灰堆遗址和渭南八景之一的“六姑泉”。

区内南部有尤河川道生态风景区和险峻秀美的石鼓山国家森林公园。关于石鼓山山名的出处,按照民间传说,出自莽汉之争。说是西汉末光武帝刘秀被王莽的追兵撵到此地,前无生路后有追兵,情势万分紧迫,便苍忙逃上山顶。见山顶有一大石,形状像石鼓,斩木为棰,不禁悲从中来,捏五根树枝为香对天默祷盟誓:“他日我若能得天下,请让此石鼓发声!”言罢,抡棰猛击,石鼓竟轰然作响,其声之迅猛,好似惊雷一般,王莽的追兵闻之,溃败而退。刘秀鼓足了勇气继续逃命,最后终于熬过了逆境坐上了龙位,从此这山便命石鼓山。石鼓山位于临渭区大王乡张村,距渭南城区约32公里。景区有东南西北中五个主峰,秀峰对峙,悬崖如削,怪石林立,壁立千仞,其险可与华山媲美,其秀可与华山并提,素有“小华山”之称。除东、西、南、北、中五峰外,还有长空栈道、龙潭、天池等景点。山上生长着茂盛的天然松柏混交林,四季翠绿,层林叠嶂,景色优美,自秦朝以来先后有五个朝代在此修建庙宇,是历代文人骚客和社会名流常常涉足之地。公元9年,刘秀曾在此指石为鼓,击鼓整兵,后命人修建了“红花寺”以示纪念。公元684年,唐高宗李治又重建庙宇,扩大规模。1958年以前尚存一石砌三层楼阁。时至今日,逢农历7月15日,附近群众朝山集会,场面壮观。解放战争时期,石鼓山又成为革命根据地,现有遗迹、遗物可寻。

到临渭区文化探幽旅游观光,自然少不了品尝当地的风味美食。时辰包子,应是渭南最有名的地方风味小吃。据新编《渭南县志》记载,早在清朝乾隆年间,渭南城就有了卖包子的,但因质量不稳定,时卖时停。到了光绪二十九年,即1903年,出了一个卖包子的名家,叫张懦坤,他的包子味道特别香美,远近驰名,以致供不应求,时辰一过,便买不到,这才由顾客口里传出“时辰包子”的名字来。到了20世纪三四十年代,又出了一个卖包子的名家,叫王德本,他的时辰包子,继续和发展了张懦坤的传统,在技术操作和风味特色上,都超过了张懦坤。人称“包子王”、“气死坤”。时辰包子状如僧帽,小巧玲珑,周边洁白,包底金黄,肥而不腻,香味悠长,吃一顿包子走10里路,还口齿留香。所以又被叫做“十里香包子”。吃时必定佐以大葱蘸黄面酱,还须喝一杯浓茶。

 临渭区农业生产源远流长,发展条件得天独厚,是国家和陕西省重要的粮棉油生产基地,也是国家秦川牛、关中驴、奶山羊等良种基地之一。陕西人常说的“蒲富临渭四大县”,就是指关中东部的四大产粮县,也是当年确保秦国统一中国战争胜利的“四大粮仓”。这里的“蒲”,指蒲城县。“富”,指富平县。临,指今天的西安市临潼区。渭,指今天的渭南市临渭区。临渭区现已形成以食品饮料、生物制药、有色金属加工和能源设备制造四大主导产业为骨干的工业体系。除了青岛啤酒、路易食品、华夏食品、雨润食品、陕富面业、老香君油脂等现有农副产品加工企业和“渭乐天”牌农产品等名优品牌特产外,随着渭北产业园的建设发展和华杨太阳能、北京畜禽制种、华仁制药、量子高科制、药路易食品、泓利钢管、国德电器等一批项目企业的成功入区,临渭经济又取得了超常规的快速发展。

临渭区历来是陕西东部最大的商业物资集散地,近年来个体私营经济和第三产业更是发展迅猛。国家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以来,临渭区依托得天独厚的自然与人文资源优势和区位优势,抢抓西部大开发“桥头堡”和东西部对接交流“窗口”的历史机遇,正在向着建设文化名区、工业强区、农业特区、经济强区目标昂首迈进。

华州文化的魅力,还有待我们继续去发现。“华胥之州”的历史剧,曾经在这里上演,而且也还在临渭区继续着新的精彩。(网闻博报记者夏商王海力通讯员祖亮

  评论这张
 
阅读(9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