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闻博报夏商的博客

网闻博报--珍藏岁月的记忆经典

 
 
 

日志

 
 
关于我

网闻博报夏商,资深文化传媒人,大道国学说倡导者,西安交通大学大遗址保护与古建筑(国际)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国学研究所所长。著有300余万字《日出西边/风动中国》人文探秘系列作品,被誉“网络天下时讯,撷取博海浪花,记录历史风云,珍藏岁月的记忆经典”。邮箱:827980132@qq.com QQ:827980132

网易考拉推荐

道法自然 “法制效益”的历史盖论  

2010-05-14 06:34:43|  分类: 夏商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法制时代、法制经济、法制文明、法制观念、到制度建设和建法立制,再到起诉、应诉、请律师、打官司,法制已经成为当今席卷全球的时尚流行语。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法制自然应是规范人类社会行为秩序的强制必须。但法制文明毕竟是人类的创造,反映的也必然是人的思想和意志。而一旦把法制观念变成迷信教条,认为一“法”就灵,那却就与野蛮和愚昧无异了。譬如,在现代市场经济法制最高度文明的美国,日前据《华尔街日报》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美国联邦监管部门的检察官,正在调查摩根士丹利是否在其协助开发的按揭衍生产品上误导投资者,或者通过对赌这些衍生品牟利。尽管目前还不能说这次调查的罪名一定成立,但华尔街先前发生的各种金融财务欺诈案也足已令世人震惊了。那么,有了如美国一般的市场经济法制文明,就真的能够避免纽约次贷危机与欧洲主权债务危机这样肇始于市场操纵引发的经济灾难吗?我们能把人类的前途命运保险于“法制”信条吗?显然,市场经济不是万能的,现代法制也不是万能的。

然而,曾几何时,中国的某些主流学者精英动辄以法制说事,把难以自圆其说的问题和现象,都归咎于社会体制转型不到位和市场经济法制不完善。这要么是为自己的教条理论脱责,要么是醉翁之意不在“法”,要么则确实是“法盲”梦呓而已。事实上,法制既解决不了市场经济的周期性危机,也不是解决中国经济结构失衡的万灵丹,更不是根治官僚腐败和社会道德滑坡的“杀手锏”。而对法制的迷信,其实也是古今中外人类的文化通病。

从目前已知的考证结果来看,世界上第一部较为完备的成文法典是《汉穆拉比法典》,创制于两河流域的古巴比伦王国,距今已有3700多年的历史。但不幸的是,颁制了《汉穆拉比法典》的伟大的汉穆拉比国王死后不久,空前强大的古巴比伦帝国就瓦解了。在今天的伊拉克,只有“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空中花园”,才能使人们记起两河流域文明的昔日辉煌。带有几分悲情色彩的《汉穆拉比法典》故事,不由得让我们想起了中国历史上著名的“商鞅变法”。

在战国时代,秦孝公任用商鞅进行变法,使秦国开始富强起来。商鞅变法,是中国自春秋时代以来最彻底的一场社会政治变革,它废除旧有的奴隶制,取消贵族世袭的特权,规定将士按军功给予爵位和田宅,使秦国国富民强迅速崛起,为后来的统一中国开辟了道路。所以,无论在理论著述上,还是在实践作为上,商鞅都是中国古代最有影响的法制变革先驱。但商鞅的法制思想和变法的政策措施,也存在者明显的缺陷。最主要的,就是一定程度上的“法制迷信”倾向。首先,是不重视变法新政的社会文化宣导。其次,立法过细,执法过严,即所谓的“繁律苛法”。再加上被变革触动的既得利益者旧势力的报复,商鞅最后竟被依照他自己制订的法律而车裂刑决。中国伟大的法制先行者的个人悲剧,非常值得后世法律研究者和立法司法执法从业者的深刻省思。

商鞅一定程度的“穷法黩律”倾向,也给秦国留下了长期的社会隐患。“商鞅变法”100多年后,秦始皇终于完成了统一中国并建立中央集权新制的历史伟业。如果说新的秦帝国是一个放大版的“商鞅变法”的秦国,那么“商鞅变法”的缺陷,也便随着秦帝国中央集权新制的建立而迅速翻番放大,民众的不解、不满、不顺从也便迅速淤积而爆发。且不说,还有失去既得利益的六国王公贵族旧势力的伺机报复和反扑。法制推行所造成的问题,连法制自身都无法克服和解决,这个帝国怎能不崩溃呢?伟大的秦始皇帝的千古功业与遗憾,很大程度上就是“商鞅变法”的法制功业与遗憾。

通过网闻博报《寻源华夏华胥州》、《舞动中华文化采风录》和《华夏寻根启示录》等“日出西边/风动中国”人文探秘系列文章,我们可以了解到,“大道之学”是中国的文化本源主脉。春秋百家学说,包括法家、墨家、兵家及儒家等,都是宗源于“大道之学”的专业分支门派。法制作为治国理政的专门学问和技术手段,并不能解决国家与社会的所有问题,更不能依赖于法制为所有问题提供解决方案。况且,如果把管理对象视为机器,你就必须编制一整套严密精确的程序规则。可人毕竟是有能动性的高级动物,那你就必须为管理对象编制出更加高级智能化的程序规则。这样,从法制研究机构,到立法机构,到司法机构,再到执法行政机构,整个的法制成本就是天文数字了。而法制的社会效率和效益又如何呢?广大的纳税人又愿意持续为这样巨大的被管制成本埋单吗?同时,法制毕竟是强制性的暴力手段。如果过于强调和迷信法制,便就等于是崇尚暴力和野蛮了。

因此,法律颁行越来越多,规定越来越细,执法力度越来越大,法制观念宣传的调子越来越高,并不代表就越是法制文明的时代。恰恰相反,这往往预示着这个社会正在走向恶性循环的法制困局。

以中国大道哲学的观点来看,法制的最高境界是无法,即无法胜有法。因为对人类社会来讲,道德是人们最基本的普遍约束,而法制是最后的强制约束。当社会道德觉悟的普遍提升,已经到了不需要法制约束的地步,或是法律已经被尘封闲置时,难道不是法制的最高境界吗?当然,社会现实治理水平很难达到那样的理想状态。但朝轻法简律方向去思考去努力,而不是朝相反方向去发展,总还还是应该的。

所以,法制思想和立法原则比法制本身更重要。“大道惟公”和“等级惟私”,是人类社会有史以来的两个基本社会形态,也是两种基本的法制思想和立法原则。从古老的奴隶制社会,到现代的资本主义社会,都是属于后者。前者曾存在于氏族公社时代,即教科书上所称的原始共产主义社会。在中国,就是从“华胥古国”到黄帝时代,至少6000年以上的氏族公社与部落联盟“大公”时代。而中国的“大道之学”和“黄帝之说”,就主要形成于这一时期。可想而知,在那样的“大道惟公”时代,人们心灵朴素而笃信“大道之学”,是主要靠公道公理和公德约束的社会,而绝不是一个盛行法制的社会。

的确,社会在变,时代在变,环境在变,法制本身也应随之而变。但只有不变的,才是永恒的,这就是宇宙自然的大道之理。还有,那就是“大道惟公”和“等级惟私”这两种法制思想的此消彼长。人类的法制规则不但改变不了宇宙自然法则,而且必须服从于自然法则。“识天文而化人文”,这就是文化。符合自然法则的法制,才是法制文化。顺天而法,不法而法。逆天而法,法而不法。先哲老子说:“知常容,容乃公。公乃全,全乃天。天乃道,道乃久”;“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打破人类社会现代法制困局之法,依然还是在于“大道惟公”的古老智慧。若不信,那就试着对比算算社会“法制效益”这笔帐,答案就很清楚了。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