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闻博报夏商的博客

网闻博报--珍藏岁月的记忆经典

 
 
 

日志

 
 
关于我

网闻博报夏商,资深文化传媒人,大道国学说倡导者,西安交通大学大遗址保护与古建筑(国际)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国学研究所所长。著有300余万字《日出西边/风动中国》人文探秘系列作品,被誉“网络天下时讯,撷取博海浪花,记录历史风云,珍藏岁月的记忆经典”。邮箱:827980132@qq.com QQ:827980132

网易考拉推荐

疯狂世界:还有多少精神病在被制造  

2010-05-30 20:50:39|  分类: 夏商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很久很久以前,破产而自杀、失业而跳楼、中彩而乐狂,以及“精神病人”杀人和疯人院的惊悚,都好像是发生在遥远的另一个星球的悲剧。对中国人来说,除了表示惊讶和同情外,往往还有几分暗自庆幸。因为那时的中国虽然物质上比较贫穷,但整个社会却充满着集体主义的关爱和蓬勃向上的大国气象。道德、理想、平等、责任,以大公无私为荣,以帮助他人为乐,以不计名利做好人好事为人生最大的幸福。物质贫穷的中国,有着无与伦比的精神富裕和强大。那个时代,的确是“傻子”比较多的“傻子时代”。于是,后来有人说“雷锋只是一个传说”。

当我们的幸福观被先进的市场经济文化“启蒙”后,我们也便开始把道德信念、理想价值以及生活的快乐幸福等等一切的一切,都实实在在地与物质财富接轨,并精确无误以金钱来算计和度量。于是,我们就有了一个与国际惯例接轨的GDP指标统计体系。“世界工厂”、“GDP经济奇迹”、“世界GDP大国”,这也的确是能够明显感知的发展速度和成就。可老百姓自己的“钱袋子”鼓起的速度,却总赶不上药价、学费、房价以及米面油水电气等物价飞涨的速度。这时,才突然有了一种实实在在的“被增长”、“被富裕”和“被幸福”的失落感。“做好事”反遭起诉,黄赌毒黑腐假沉滓泛起,社会道德风气江河日下,官商勾结腐败猖獗,收入分配贫富两极分化社会格局失衡,楼市泡沫岌岌可危经济结构失衡。1%的家庭掌握了全国41.4%的财富,中国的财富集中度远超美国,成为全球两极分化最严重的国家。拆迁户唐福珍“暴力抗法”而自焚,女研究生杨元元哀叹“知识不能改变命运”而自尽,深圳富士康员工迫于“勤劳不能改变命运”而接连跳楼自杀。就在最近,广州本田员工和北京现代供货商员工,还正在为改善福利而罢工抗争。而据新华网2010年5月29日报道,我国精神疾病患者超1亿。其中,1600万重患者监护不力。由于治疗费用高昂,加之被病人几年甚至十几年和几十年的消耗,大多数家庭已一贫如洗。中国人建立在物质财富和金钱基础上的新幸福观,大约即随“一亿多精神疾病患者”的出现而要面临崩溃了。

按照市场经济学理论,想获得收益,必须先有投入。回报与风险成正比,要获得高回报,就必须敢冒大风险。据此,我们对中国人所追求的现实的物质的幸福回报目标,不妨试着计算一下投入的总成本。上述的贪污腐败、道德沦落、贫富分化、楼市泡沫、物价上涨、就业压力、生存压力,以及“一亿多的精神疾病患者”等等,不能不说是已经付出的成本代价。另外,不可再生自然资源的廉价被掠夺,生态与气候环境的不可恢复性的被污染被破坏,以及这种被破坏、被扭曲和被压抑的环境对青少年成长的身心危害等等,也不能不说是已经付出甚至是已经透支的成本代价。这些成本代价,如果也精确折算成金钱或GDP,又是怎样的一个天文数字?我们现在即使仅仅只计算物质层面的直接投入产出收益率指标,我们是盈利了还是亏本了?如果再回到我们的人的快乐幸福原初目标,我们实现了吗?还差多远?难道我们还得这样再付出30年的成本代价吗?

仅仅“一亿多精神疾病患者”的制造代价,就已经够触目惊心了!生态灾难,战争灾难,经济灾难,人道灾难,道德灾难,人类历史上的任何一次大劫难,有过这样的惨烈吗?当然,这“一亿多精神疾病患者”,是主要集中于13亿人口的青壮年龄段。若计算一下比例,差不多就是“三人行则必有精神疾病患者”了。难道,我们这个国家和民族还能再付出“一亿多精神疾病患者”的成本代价吗?若照此下去,支撑我们这个国家的青壮年中坚人群,又是怎样的一个“精神疾病患者”比例和民族“精神风貌”呢?

西方市场经济文化对我们的“启蒙”,使我们变得太现实太功力太目光短浅了。使我们把以人为本的人类文明社会,低俗到了直接以钱为本以先富为赢的“市场经营”。而且,不计或廉计社会成本,不计或廉计道德成本,不计或廉计资源环境成本,不计透支未来的成本。甚至,长期廉价计付人的劳动力成本。使得“世界工厂”,成为世界上最廉价出卖华工劳力的“血汗工厂”。社会发展目标扭曲,导致经济发展模式扭曲,进而导致经济成本计算和收入分配关系扭曲,反过来又加剧社会道德信仰和精神心理的扭曲。如此恶性循环,使社会文明陷入沉沦的漩涡黑洞。我们的“一亿多精神疾病患者”,就这样“被制造”了。

人创造了文明,人创造了财富,人创造了金钱货币,人永远是财富与金钱的主人。天人合一“大道惟公”的人类社会道德法则,是主导人类社会一切政治经济和文化法则的最高纲领性法则。以社会道德法则主导的经济法则,才能造福人类并促进自然与社会的可持续性循环发展。“大道惟公”的道德精神,是经济法则和物质财富的灵魂。迷失了灵魂的经济法则和财富,给社会带来的必然是不公、困惑和灾难。带有强盗胎记的西方资本经济法则,从一开始就脱离并凌驾于“大道惟公”的人类社会道德最高法则之上。如网闻博报小社员在《郑重声明:“连跳事件”不是我“炒作”出来的!》一文所述,少数国家富裕,大多数国家贫穷。少数人富贵,大多数人贫贱。几百年来主导着世界不公平不合理社会格局的法则,就是以“等级惟私”的资本法则为核心的全球化市场经济体系。这个法则的“原始资本”形成,最早开始于15世纪西方列强的世界远洋探险和殖民掠夺积累,包括自1840年“鸦片战争”以后对中国资源财富的掠夺。现在所谓的不合理的世界经济秩序和贸易规则,就是这种通过掠夺的原始资本对穷弱国家进行再剥削的继续,只不过是一直在技术创新着形式和包装。我们承认和接轨这样的规则,事实上就等于是在接受和承认这种不合理格局的延续。在这个资本法则所主导下,少数西方富国的内部财富再分配,也同样是少数上流富贵阶层和绝大多数中产阶层及贫民阶层的一贯基本格局。只是经过几百年的争取和斗争,包括劳工权益和社会福利保障水平获得了一定提高,阶层差距的陡坎有所削缓而已。

少数国家富裕,大多数国家贫穷。这资本法则主导下的世界等级格局,必然决定了绝大多数穷国的整体生活与福利水平,永远是不可能赶上少数西方富国的。也就是说,少数西方富国的社会发展模式与福利水平,对绝大多数的穷国来讲是没有克隆的时空条件与可能的。我们若以此为“普世价值观”,并将个人与民族和国家利益割裂对立看待,怎能不陷入道德法则与哲学逻辑的双重思维困境呢?我们若再不分青红皂白只管与这资本市场法则与“普世价值观”接轨,少数西方富国和绝大多数穷国都不会发生的社会病态,譬如“富士康连跳”和“精神疾病患者超1亿”等独特现象,就必然会发生。因为,中国还有“孔子之术”的“等级惟私”官僚文化遗毒。复合型的感染导致复合型的病态,这就是中国接轨资本法则的最大忧患!而资本法则本身所导致的危机,是不可能再通过资本法则来化解的。在这个资本的“强盗法则”和“强盗游戏”体系里,自1840年以来,中国就一直被定位于“肥羊”甚至是“傻羊”的地位。其实也不全傻,而是因为有“引狼入室”的“汉奸”。因受贿落马的原商务部条法司正局级巡视员郭京毅,即被网友称为“经济汉奸”。在国家机关及国家投资机构单位里,不光是“潜伏”有“经济汉奸”,难道没有“文化汉奸”和“学术汉奸”吗?不吃羊的狼是不存在的,不“吃人”的资本同样是不存在的,这是本性使然。日前,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李毅中的“严惩汉奸”一声吼,也喊出了绝大多数人心中的困惑和郁闷,更让我们看到了反腐败追根溯源“标本兼治”的希望。

借贷消费,透支未来。美国金融海啸,全球市场埋单。华尔街资本寡头“对赌涨跌”,希腊及欧洲主权债务危机。财政赤字,债台高筑,举新债还旧帐,投资拉动充大泡沫,刺激消费再充大泡沫,以泡沫支撑泡沫,巨大的泡沫幽灵已经徘徊在世界的上空。这场世纪性的资本豪赌,目前还在轮番押注。这个全球性赌局的顶端操盘者,华尔街的资本寡头和信用评级机构虽陷“欺诈门”而造高调查处,也不过是美国为平息世界公愤而上演的资本法则下的司法秀。继希腊之后,西班牙又“被降级”了,英国也已开始发抖,欧洲的风暴远未结束。资本疯狂了,这个世界疯狂了。中国的“一亿多精神疾病患者”,只不过是这个疯狂的资本法则制造出的副产品。

人不能被钱所奴役,人类社会不能被资本法则所主宰,中国13亿人民不能被西方资本市场法则所主宰和奴役。人类社会的文明进步,必须回归道德法则的正规。医治社会扭曲,医治经济扭曲,医治人们的精神扭曲,最靠得住的还是“大道惟公”的中华传统“中药”。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