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闻博报夏商的博客

网闻博报--珍藏岁月的记忆经典

 
 
 

日志

 
 
关于我

网闻博报夏商,资深文化传媒人,大道国学说倡导者,西安交通大学大遗址保护与古建筑(国际)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国学研究所所长。著有300余万字《日出西边/风动中国》人文探秘系列作品,被誉“网络天下时讯,撷取博海浪花,记录历史风云,珍藏岁月的记忆经典”。邮箱:827980132@qq.com QQ:827980132

网易考拉推荐

财富幻影:炮舰护航下的“公平交易”  

2010-08-17 21:06:38|  分类: 夏商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日来,当黄海军演局势升温,美国航母舰队从南中国海北上一路舞棒弄枪耀武扬威之时,中国人似乎才突然发现,美国其实早已建起了对中国海陆的“满月形包围圈”。于是,“被强大”和“被崛起”及“被大国”的溢美捧杀阴谋,终于引起了中国人的醒察。而由此所勾起的“黄海情结”和“洋大人情结”,自然激活了中国人对1840年以来西方列强“船坚炮利”及被迫签订“自由通商”条约的历史记忆。当然,中国人也不会忘记,自“鸦片贸易”到“金融贸易”,都没有给中国人带来预期的公平、富裕和强大。这个世界市场的财富天平,却总是向着西方列强倾斜。这个不公平的市场规则的背后,原来竟一直有“炮舰政策”相伴护航!西方资本列强的自私与贪婪,是否注定了其文明的虚伪和野蛮?我们先来看几条相关资讯,然后再继续这个话题讨论。

鲁比尼:道德和价值观无法遏制贪婪
据第一财经日报2010年08月17日报道,1987年的电影《华尔街》里有个角色叫盖戈登(Gordon Gekko),有一句名言,说“贪婪是好的”。他的信条代表了产业和金融过度繁荣时期的哲学,那一轮过度繁荣早已随上世纪80年代末垃圾债券市场崩盘与储蓄贷款合作社危机(Savings &Loan crisis)走到了末路。影片中,盖戈登也锒铛入狱。一代人以后,《华尔街》的续集将于下月上映,盖戈登刑满出狱,重返金融江湖。他的回归恰逢次贷泡沫破灭前夕,这回这个泡沫的破灭将引发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金融和经济危机。

“贪婪是好的”是历次金融危机中的一种典型心态。次贷神话的推手们——交易员和银行家是不是比盖戈登那一辈人更贪婪、更自负、更不道德呢?倒也未必。贪婪和不道德世世代代伴随着金融市场的发展,司空见惯。商学院开几门伦理课,绝不会令这种行为有所收敛,只有扭转“短线盈利能带来奖赏” 的错误激励机制,才能抑恶扬善,因为正是那种扭曲的机制才令银行家和交易员过度冒险。在危机的酝酿阶段,银行家和交易员的行为,只不过是对报酬和分红方案的理性反应而已——当时盛行的报酬方案允许他们采取高杠杆,并报之以高额分红,而这种勾当最后注定会搞垮一大批金融企业。

要避免再度发生此类过度冒险行为,光靠加强规则和监管还不够,理由有三:

1)精明而贪婪的银行家和交易员总会找到办法钻新规则的空子;2)每一位交易员和银行家都负责一个独立的损益表,用他自己所能支配的那一份资本去冒险,一个金融企业就好比数千个分散的独立损益单位;连金融公司的 CEO和董事会都无法有效地监控这么分散的风险与决策,更遑论监管者了;3)CEO和董事会自身也面临重大的利益冲突问题,因为连他们也无法真正代表终端股东的利益。

所以,即便是改革法规和监管,最终也无法控制泡沫和过剩,除非改变金融体系的几个根本方面:

首先,必须由立法者制定规则,彻底改变金融业的报酬机制,因为害怕竞争者会借机抢走人才,银行自己是不会推动这种变革的。特别应该引入以高风险交易与投资项目的中期收益为基础的分红方案,补充以短期利润为基础的现行方案。第二,当年废除禁止商业银行与投资银行混业经营的《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是个错误。废除该法的结果是,老派的私人合伙制世代沿袭的一种传统——合伙人有动力互相监督,避免冒失的投资——让位于上市投行之间乃至与商行之间的残酷竞争,只有靠大胆采取高杠杆才能在这种利润争夺战中胜出。另一个结果是,放贷模式由原来的“发起—持有”转向以证券化为手段的“发起—出售”,导致大规模风险转嫁。最终承担信贷风险的人成了证券化链条上接最后一棒的买家,他们的上家却赚取了大把的佣金。第三,金融市场和金融公司已经成为编织起无数利益冲突的一团乱麻。这些利益冲突成了金融体系的内在顽疾,因为那些同时从事商业银行、投资银行、私募股权、对冲基金和其他种种业务的公司,在所有的交易中都多方下注。

最近高盛的案子只不过是冰山一角。金融体系里还大量存在代理人渎职的问题,因为东家(比如股东)无法充分监督代理人(CEO、经理人、交易员、银行家)的行为,对代理人营私徒唤奈何。说得更深一点,问题还不仅仅是长期股东被短期代理人忽悠;甚至连股东都会发生代理人渎职。如果金融公司资本金偏低,也就是说股东投进赌局里的本钱并不多,他们就会鼓励CEO和银行家多用杠杆多冒风险,因为就算赌输了,他们自己也不会蚀多少老本。也就是说,两种代理人渎职叠加在一块儿了,终端股东——个人股东对董事会和CEO都无法直接控制。而原本应该代表这些股东利益的机构投资者(退休基金等),却由于利益、共事和熟稔,常常跟金融公司的CEO和管理层走得很近。所以说,金融危机一再爆发,也是企业治理系统失灵的结果。第四,靠道德和价值观是无法遏制贪婪的。要让贪婪有所收敛,只能利用人们对损失的畏惧,要通过实例让人们得到教训——没有人会为冒失的金融企业和代理人的错误埋单。次贷危机后系统性地帮助金融企业脱困,已经令这种道德风险问题变得更加严重,就算为了避免全球金融崩溃有必要这样做。那些“大到不能倒”的金融公司不仅被轻饶了,而且还靠着金融业巩固政策而变得更大了,扭曲也就更严重了。如果一个金融企业大到倒不得,就该把它拆分了。

除非我们采纳这些彻底的改革方略,否则新的盖戈登和庞齐还会层出不穷。抓一个盖戈登,他可能会被改造好,就像新《华尔街》电影里那样,但是金融体系内的病根不除,就会生出千百个更恶劣、更贪婪的盖戈登。

(鲁比尼系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经济学教授,合著有《危机经济学》。)

商务部专家驳斥中国经济责任论 称警惕变相捧杀
据中新社北京8月15日电,针对国际金融危机发生以来部分发达国家对“中国经济责任论”的大加渲染,此间官媒日前发表系列回应和驳斥文章。文章指出,“责任论”是对中国的一种变相“捧杀”,中国绝不应受外界噪音的影响而去承担超出自身能力、有损自身重大利益的责任。中国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院长霍建国在接受采访时指出,“中国经济责任论”其实是“中国经济威胁论”的翻版,通过对“顺差国责任”、“债权国责任”、“储蓄国责任”、“能源消费大国责任”、“碳排放大国责任”等论调的炒作,形成对中国不利的长期舆论氛围,给国际社会以“世界经济中的任何问题都因中国而起、世界经济形势能否好转取决于中国采取的措施”等印象。

霍建国说,中国是国际金融危机的受害者之一。众所周知,本轮金融危机的起因是美国华尔街金融界的贪婪和监管失控,是过量的金融衍生品和投资银行在全球大肆操纵市场炒作期货获取高额利润的结果。制度上的原因则是美国金融管理机构监管不到位和美国政府长期操纵美元,致使全球资产泡沫加剧。世界经济衰退和失衡的根本原因是不公平的国际经济秩序和国际协调机构功能的缺失。霍建国认为,全球经济的真正失衡体现在南北发展的失衡,将金融危机和世界经济复苏乏力归咎于中国十分荒谬,是不公平的也是没有任何依据的。他还引用详实数据,证明中国在亚洲金融危机和国际金融危机过程中对全球经济发挥的重要和积极作用。

这位学者更连发数问:“中国经济责任论”是要求中国向谁负责?是向广大发展中国家负责呢,还是要向少数几个发达国家负责?是希望中国对建立一个公正的国际经济新秩序负责呢,还是要求中国对建立以美国为首的操纵世界经济规则的行为负责?霍建国分析说,发达国家渲染“中国经济责任论”具有转移国际视线、促使中国按西方意图调整政策、迫使中国承担超出自身能力的更多责任、抑制中国发展等多重目的。他强调,中国首要的是对本国人民负责,对国家利益负责,把自己的事情办好,确保中国经济持续稳定增长,这是对世界经济、对世界人民最大的负责。在此基础上,可以按照自身的承受能力考虑承担更多的国际责任,积极推动建立公平合理的世界经济新秩序,倡导通过相互合作创造互利共赢的发展新模式,为世界经济的未来作出更大贡献。

外交部官员谈“GDP超日”:中国坚持发展中国家属性

据中新社北京8月17日电,中国外交部政策司参赞、文稿办主任朱宏海17日在北京表示,中国坚持发展中国家属性,所承担的国际责任不由某一国家或者国家集团决定,而是由事情的是非曲直、中国的实际能力等共同决定。一段时间以来,媒体广泛报道今年中国将赶超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国内外对此作出各种解读,国外有报道认为中国已不是发展中国家。外交部17日广邀专家学者举办专题会议,讨论当前中国的发展中国家属性。对于国际社会有声音认为中国已是发达国家、呼吁甚至施压中国承担更多国际责任的声音,朱宏海表示,中国坚持自身发展中国家的属性,中国应承担的国际责任不由某一国家或者国家集团决定。外交部外交政策咨询委员会委员马振岗则表示,中国的属性可以用一句话来概括:发展中的社会主义大国。

朱宏海从多个方面分析了中国的发展中国家属性:从GDP看,按照2010年《世界银行发展报告》的数据,中国2008年人均国民总收入仅为2940美元,居世界第130位,划入下中等收入国家之列。按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公布的数据,中国2008年人均GDP排名105位,同样属于中低收入的发展中国家之列;从经济发展布局看,结构性问题突出。产业结构不平衡,中国在第一、二产业集中了过多的劳动力资源,城乡发展不平衡、地区发展不平衡,2008年中国基尼系数为0.415,高于法国、瑞士、美国,也高于罗马尼亚、印度和马来西亚等中等收入国家水平;从教育、医疗和社会保障体系看,中国公共福利事业仍有待发展和完善,公共教育投入严重不足,社会保障任务艰巨,2008年城镇登记失业人口达886万人,超过澳大利亚人口的1/3。60岁以上老人占全国总人口的12.5%,“未富先老”已是事实;从贸易结构看,中国仍处于全球产业链的低端,出口中消耗资源和人力的货物贸易比重大,技术和知识含量高的服务贸易比重小。朱宏海表示,中国将会牢牢把握自身属性,树立负责任的发展中国家形象。

资本的自私贪婪,使得市场与财富已经发生变异

如网闻博报小社员《日出西边/风动中国》系列文章所言,自私与贪婪,是人类源自原始动物本能的丑恶。但人类文明的发展,正是群体公共意识和互爱互助精神不断提升的人文进化 。所谓文化,就是人类认识“天人合一”宇宙生态系统阴阳辩证循环之道的过程,也是人类“识天文而化人文”的文明积累和成果。不幸的是,自15世纪“老欧洲”开始远洋探险和殖民掠夺以来,资本的自私贪婪本性,进一步刺激和撩拨起了人类自私贪婪的劣根。西方资本列强对世界和大自然的无度索取与侵略征服,就是人类自私贪婪本能的不断恶性膨胀。其间发展出的新科技新手段,也便被陆续运用和服务于自私贪婪的欲望,并迅速增强着资本列强侵略征服他国与世界的能力。所谓的“船坚炮利”和“开关通商”,就是这个资本列强殖民掠夺时代留给中国人的历史记忆。只要是这个资本贪婪逐利的发条在转动,只要是人类个体或民族集体或国家机器继续被这个资本自私贪婪逐利机制所劫持,那么战争的威胁和人类文明的劫难就不会停止。

这里最为关键是,在人类文明发展过程中,市场交换从古就有,绝非西方的发明专利。但自15世纪“老欧洲”开始远洋探险和殖民掠夺以来,在西方资本列强的投机和操作下,市场交换的供求机制与价格反映,已经逐渐脱离了其原本职能作用和真实面貌。接下来,在经过了早期海洋贸易资本时代和工业资本时代后,现在已经进入高度垄断的金融资本时代,也就是所谓的现代市场经济时代。市场经济和市场价格,已经不是原本意义上的供应与需求机制。从粮食到石油,从大宗商品到证劵和货币,最后的决定力量都集权于金融游戏,而世界的金融游戏规则最后又都集权于美国的华尔街。华尔街一系列的金融欺诈和造假丑闻,依然还是由于资本的自私与贪婪。而自从西方列强取得了对世界市场的主导权和话语权后,他们便以市场与市场经济的传教士和卫道士自居,动辄对原殖民地和半殖民地国家地区进行批评指责和认证评判。对于这种源自于资本的自私与贪婪的“布道”,难道我们敢不加思索就去全面接轨吗?

现代市场经济机制的变异,已经失去了公平与道德

自15世纪以来,西方列强炮舰护航下的“自由通商”,本身就是财富抢掠的“文明手段”和途径。因而,从那时起,所谓现代经济的市场就已经失去了公平与自由的本义,也便丧失了道德与诚信。西方资本列强由此而不断创新演绎出的市场游戏规则与概念,也就都是服务于其倚强凌弱攫取财富的根本目的。在此规则体系运行下,近五百年来,世界财富不断向西方资本列强集中,并最后走向金融资本的全球性高度垄断,便一点都不奇怪了。所谓的GDP指标,更是一个唬人的概念。为了不同的意图,其不同的测算标准,就会得出不同的数据结果。

按照西方的麦迪森测算,直至1700年到1820年,中国的GDP不但排名世界第一,在世界的比例也从22.3%增长到32.9%,人口从占世界总量的22.9%增长到36.6%。而按照另一位研究中国古代GDP的先驱贝洛赫的研究成果,中国人均GDP在公元元年和l000年为450美元,1300—1820年为600美元。但到1840年中国人均GDP下降到206美元,同期英国为447美元,法国为310美元,日本为l78美元。照此来看,直至大清王朝,中国还一直是世界GDP总量第一大国。而同样是在大清王朝,中国却最终成了被西方列强任意宰割的穷弱国家。GDP指标数字的高低大小,能证明什么呢?不但说明不了百姓的富裕幸福和国家的强大,往往还成了被捧杀和被要求承担国际埋单责任的借口。

譬如,当今世界上最大的穷国,以最低的劳动力和资源价格,以“血汗工厂”产品与西方高价产品进行交易创汇,最后又将创汇积累“借给”世界上最大的富国支持其高消费,而其超前借贷消费导致的财富泡沫危机损失,反过来又要转嫁给中国人。这样以来,富国恒富,穷国恒穷,贫富两极分化的格局就“天经地义”了。可如此不可思议的市场经济规则与机制设计,又是怎样成为“国际惯例”的?这样的“国际惯例”又怎能有科学先进性、公平公正性和文明道德性可言?自由贸易不自由,公平市场不公平,文明世界不文明,这就是所谓西方先进文化的虚伪本质。而这种文明的虚伪能够以“国际惯例”通行与世界,就是因为西方资本列强几百年来“炮舰政策”的野蛮护航,亦如今日的黄海美舰军演。

自私且贪婪,蛮横且野蛮,资本为王金钱至上,人类社会道德的沉沦与低俗,莫此为甚!中国的强大与复兴,当始于民族自强精神的提振,更始于对西方文明真相的全面洞察和警觉。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