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闻博报夏商的博客

网闻博报--珍藏岁月的记忆经典

 
 
 

日志

 
 
关于我

网闻博报夏商,资深文化传媒人,大道国学说倡导者,西安交通大学大遗址保护与古建筑(国际)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国学研究所所长。著有300余万字《日出西边/风动中国》人文探秘系列作品,被誉“网络天下时讯,撷取博海浪花,记录历史风云,珍藏岁月的记忆经典”。邮箱:827980132@qq.com QQ:827980132

网易考拉推荐

大道国学:陕招办遭遇“天才”大考  

2010-08-27 00:22:09|  分类: 夏商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据中国青年报2010年08月26日报道,陕西的国学天才孙见坤,自主招生面试中折服多所高校的文史教授,在央视“开心学国学”中被评委盛赞“万里挑一”,8名复旦大学教授联名请求学校破格录取一个“天才”。但因高考成绩6分之差,陕西省招办拒绝投档。孙见坤征服了教授的心,也摸到了大学的门,却“搞不定”招办的章,眼见着这个与名牌大学只有一步之遥的国学天才被卡,记者只有遗憾,教授们只好痛惜,舆论只能唏嘘。但能责怪谁呢?眼睁睁地看到一个天才被拒之名校之外,却不知道去责怪谁,无法谴责哪个具体的人,这是最让人纠结和郁闷之处。
  所以会这样,众所周知,源于国人心中那种对蔓延的腐败根深蒂固的反感,对“制度到处被践踏”发自肺腑的痛恨。勿庸讳言,这是一个制度和规则在许多领域“礼崩乐坏”的社会,由于社会在公平性、透明度、法治化、规范性、诚信度等基础秩序上非常差,各种领域的权力未得到有效的约束,一项初衷再好、设计再缜密、考核再科学的制度,在这种基础秩序中运行时,都会在说情、找关系、递条子、塞票子中发生扭曲和变异。腐败成风,权贵通吃,垄断着资源的权贵们,肆无忌惮地钻着各种制度的空子,通过官商勾结和权钱交易将制度变成可伸可缩的弹簧,将属于全民的资源变成权贵分享的盛宴。
  生活中听着一个个关于怎么找关系走后门的故事,新闻中看着一个个官员怎么凌驾于制度之上将自家公子招进机关的丑闻——不透明的制度,对公众来说就是一个个可以随意操纵的黑箱,可以想像出一个个关系户在其中是怎样运作和钻营的。在“格”被权贵们破坏得体无完肤、格不成格的时代,谁还会再吁求“不拘一格降人才”?一个严“格”的时代,“不拘一格”才会成为佳话。无“格”的时代,“不拘一格”只会让人苦笑。拒绝破格的陕西招办说得理直气壮:如果这次为孙见坤开了这个口子,“条子生”、“关系户”等腐败问题就会接踵而至,来年将冒出更多的特例。
  制度本该能满足人们更高的价值追求,满足不同人的利益诉求,应该有一定的自由裁量空间区别对待地包容更多元的价值,达致更高层次的实质公平,让每种人才都能脱颖而出,能不拘一格降人才。可腐败的大环境阻碍着制度的进化和改革的创新,使国人在许多领域只能享受一种极低水平的、粗糙的公平。无法培养出大师,也许就源于“宁弃钱钟书也要公平”吧。

        中国青年报的上述报道评论,义正词严,痛陈时弊,反映了媒体对“国学天才”的强烈关注和惋惜。同时,又流露出对“礼崩乐坏”社会的公平与严格的无奈。应该说,媒体的这种观点,也代表了绝大多数社会公众对此事的态度,就是既痛惜而又充满矛盾心理。

        而与陕西这边的纠结、郁闷和苦涩不同,另外的一个“古文奇才”热点新闻,在江苏省却演绎出了几分喜剧效应。

        据新华报业网-扬子晚报2010年06月29日报道,一篇连古文字专家也拍案叫绝的“奇文”,让生于农村、长在农村的王云飞从一名默默无闻的高三学生,霎时成了万众关注的焦点。不仅是媒体,许多慧眼识才的高校也纷纷向王云飞伸出了橄榄枝。而在这些求贤若渴的高校中,东南大学则成为了最后的赢家。东南大学党委副书记、副校长刘波告诉记者,扬子晚报报道了一名用古文写高考作文的考生后,学校就一直很关注。最终,东南大学主要领导拍板,决定预录取王云飞。仅仅一天时间,该校就走完了所有的预录取程序。而专业则是东大最享有盛誉的土木工程专业。“哥招的不是生,是才”,冯建明幽默地说,话的背后,是对录到王云飞的满意之情。记者了解到,就在东南决定预录取王云飞的同时,北京大学江苏招生的老师也表示对王云飞十分感兴趣。但由于东大在先,北京大学不得不憾失这名“古文奇才”。刘波说,王云飞的这篇古文,透出一种对人与自然关系的忧思,这种细腻的人文底蕴正是理工科大学生所应该具备的。“拥有一颗人文关怀之心,才能在今后的工程技术领域怀有一种与自然友好相处的忧思之心。”刘波说,他希望王云飞进入东大后,能参加学校诗社、甚至组建古诗文社团。

        当然,陕西“天才”也好,江苏的“奇才”也好,都不乏人们的期许和过誉之辞。但他们有一点却是共同的,那就是他们都有对中华传统文化的热爱和好学精神,而且也都达到了非同一般的专业水平。特别是在“国学热”蔚然兴起之际,“国学天才”和“古文奇才”的纷纷涌现,对于中华民族文化的传承与广大,自然也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全社会对“国学天才”和“古文奇才”个人命运的强烈关注,原因大约就在于此。于是,东南大学的“抢才”之举,便赢得了社会的赞誉。而陕西招办的拒绝“破格”,便即刻成了众矢之的,一下子被推到了全国公众舆论的风头浪尖。甚而至于,被批评为是墨守成规的“伪公平”。

          于是,陕西招办的义正词严,就与舆论批评形成了僵持的对峙。“无格时代”的“严格”,“礼崩乐坏”社会的“粗糙公平”,高考是“考学生”还是“考家长”等等,前怨“墨守成规”后怕“引发腐败”,这一团乱麻和批评责难,着实是陕西招办“难以承受之重”。网闻博报小社员在此绝无替陕西招办开脱责任之意,而是觉得其实大家似乎都陷入了一场无解的伪命题之争。

           如果冷静分析一下就不难发现,这场关于“国学天才”的纷争,根本与“严格”和“开明”无关,甚或都与“公平”和“腐败”无关,而是涉及到对高考制度和教育改革的深层次拷问。

           大家试想,陕西招办维护“公平”的挡箭牌是什么?是考试分数。可以说,自高考制度恢复以来,中国的教育就形成了基于分数“公平”的应试教育和文凭教育模式。而媒体和公众为“国学天才”争什么?是争应试教育的机会和学历资格。那么,就算有了这个机会和资格,将来的分数、文凭和学位就能代表“成才”吗?所谓“高分低能”百无一用比比皆是且不说,包括年年批量产生的“教育注水”的硕士博士大军,以及相伴相生的“就业难”局面,难道我们这个社会还缺少“文凭人才”吗?再加上,也不乏以论文成果论英雄的“学术腐败”产生的“注水教授”在执教,这样又能造就出几多“真文凭人才”和“真天才”呢?

           说到这里,就不能不提一下众所周知的“范进中举”故事,这也是我们的“国学”精粹之一。本来,自隋朝开始的“科举制度”设计,也是一个相对公平且有效的人才培养与选拔制度创举。可怎么就不能阻止历代王朝官僚机构的腐败和衰亡呢?而且最后怎么竟“八股”为“范进中举”的读书人悲剧呢?毫无疑问,这首先是因为“科举制度”的人才培养和选拔目的,是为了更好地维护封建等级统治秩序,从而为读书人设计了一条“学而优则仕”的个人升官发财“正途”。其次,是由于自“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以来,尊卑贵贱的“孔子之术”纲常礼教逐渐成为中国文化教育的指导思想。这两者的日渐紧密结合,最后便必然导致了形式上的“仁义道德”公平礼制,而实质上是“礼崩乐坏”的腐朽。随着这种形式与实质的背离,随着孔子被步步捧上“至圣先师”的神坛,就出现了老子曾警示过的“大道废,有仁义,智慧出,有大伪”,“故失道而后德,失德而后仁,失仁而后义,失义而后礼。夫礼者,忠信之薄而乱之始也。”于是,通过“八股科举”而产生的官僚机构的腐败和“范进中举”的悲剧,便在所难免了。

          鉴古察今,我们今天的应试教育和文凭教育,人才培养和选拔的目的究竟是什么?真的是为国家为民族为社会集体的公义吗?教育制度所设计导向的个人学习成才成功的价值观和衡量标准又是什么?如果最终是导向了仅仅只是追求个人的升官或发财,而且最终成功的价值衡量标准仅仅只是金钱或称“拜金”,那么就算是在批量产生“人才”或“天才”,又会是些怎样的“人才”或“天才”呢?如果把这个根本问题不搞清楚,我们还在为“国学天才”讨什么“公平”呢?而就算陕西招办是在维护教育“公平”,又维护的是什么“公平”呢?应试教育和文凭教育的弊端,教育产业化和教育腐败及学术腐败,社会各界都有切肤之痛。教育体制和高考制度改革,也是众望所期。但汲取“科举制度”的历史经验教训,恐怕才是中国教育部门必须补上的“国学”课。

        “国学天才”和“古文奇才”所引发的社会关注热议,真正的“国学”现实意义,亦便在于此。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