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闻博报夏商的博客

网闻博报--珍藏岁月的记忆经典

 
 
 

日志

 
 
关于我

网闻博报夏商,资深文化传媒人,大道国学说倡导者,西安交通大学大遗址保护与古建筑(国际)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国学研究所所长。著有300余万字《日出西边/风动中国》人文探秘系列作品,被誉“网络天下时讯,撷取博海浪花,记录历史风云,珍藏岁月的记忆经典”。邮箱:827980132@qq.com QQ:827980132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网闻博报:杨白劳奔富记  

2011-01-30 07:53:46|  分类: 夏商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中国有句俗话说,不是冤家不聚头。在几世几劫之前,也曾有过一对冤家名叫杨白劳和黄世仁。至于后来几乎是家喻户晓的红色经典剧《白毛女》,只是故事情节纯属巧合的人物重名而已。或者说,是叫故事新编也无妨。

却说这个杨白劳,也是一个极普通极普通的中国农民。善良、朴实、憨厚、勤劳,且任劳任怨。由于中年丧偶,家里便只有他和独生女喜儿俩相依为命。除了耕种自有的几亩田地,他还有自己农家磨豆腐的祖传手艺。这样以工补农,劳动致富的速度尽管比较缓慢,但也安稳自在,其乐融融。平日里,父女俩的脸上,总洋溢着幸福的灿烂。如果不是遇上了黄世仁,杨白劳一家的生活,大约依然会在幸福的道路上继续安稳前行。

这个黄世仁,是镇子上最富有的财东家。除了善于低进高出倒地皮收地租,还有与洋人合伙的商贸生意。再加上比较精通“有钱能使鬼推磨”的运筹,当地人也都比较惧怕他的权势。民间传言,不光是镇长,甚至是县长,要是敢惹黄世仁不高兴,其官运都不会长久。可想而知,这样的人物一旦惦记上了杨白劳,杨白劳焉能不就范。可要说黄世仁会对一个杨白劳一般的农民动粗耍霸道,那就太辱没黄世仁的教养和水准了。因为最起码从场面上看,黄世仁应该算是这个镇子上最讲斯文讲公道的人。论斯文,他读的四书五经是最多的,而且还身兼镇上孔教会会长的荣誉职务。论公道,他懂的自由市场国际惯例也是最多的。这样的内洋外儒的现代绅士,绝对是中西合璧的时代精英。他与杨白劳的交手,其实也是从自觉自愿的生意开始的。

这天,黄世仁在镇子上贴出公告称:“受国外某公司委托,大量收购中国农家豆腐,并预付合同定金,货清款清,绝不打白条。”这个消息,很快就传到了杨白劳耳朵里。尽管他是这个镇子上农家豆腐做的最好,也是卖的最多的。但由于以往对黄世仁的成见,杨白劳对此事也并不太上心。

也不知是洋人太傻,还是中国的农家豆腐真有什么保健神力,就连杨白劳的徒子徒孙们,甚至是徒子徒孙的徒子徒孙们,很快都因给黄世仁供豆腐而发了大财。杨白劳的心里,渐渐开始有些不平了。可还是因为以往的成见,再加上有点放不下“豆腐老大”的架子,杨白劳硬是忍着不去碰这桩生意。

然而,这老天似乎非要跟杨白劳作对似地。他越是硬忍,别人发了“豆腐财”的消息就越是不断击打他的神经。更严重的是,由于这股来自国外的“豆腐风”,迅速把他们的镇子演变成了一个“豆腐镇”,几乎家家户户都开始做豆腐。如此以来,号称“豆腐老大”的杨白劳,在当地却没有了市场。断了“以工补农”的副业财路,杨白劳家的日子都开始有些紧吧了。

就在杨白劳正为此苦恼的时候,镇子上最受人尊敬的中学校长钱校长专程来拜访杨白劳,这让不识几个大字的杨白劳简直是受宠若惊。原来,钱校长是来向杨白劳请教和考证本镇农家豆腐历史掌故的。正如钱校长所讲,关于这方面的问题,杨白劳肯定是本镇的绝对权威了。而一说到这农家豆腐,却刺到了杨白劳心里的痛处。

钱校长是个极聪明且善解人意的文化人,他好像是看穿了杨白劳的心事,关切地开导道:“人哪,不跟上时代不行。咱们中国人种了几千年的地,到现在还受穷,就是吃了太老土的亏。不说洋人了,就说黄世仁吧。你说说,他凭啥就比别人富得快?”

“有钱呗!钱生钱,肯定比种地做豆腐富得快了!”杨白劳憨憨地笑着回答道。他心里也在暗笑,钱校长怎么会用这么简单的的问题来考他。

“错啦!错啦!”钱校长挥动着双手否定道。

“错啦?咋错啦?!”杨白劳有些愕然。

“经营!得先有经营头脑。你想想,黄世仁钱生钱的资本又是咋来的?”钱校长问。

“这--------”杨白劳有些欲言又止。

“你再别扯什么抢呀偷呀剥削呀那些前朝古代的事了。我告诉你,要想富得快,必须先有资本经营的头脑,咋样利润大赚钱快就咋干,把任何事都当生意来经营,慢慢学着就上道了。”钱校长耐心地讲解说。

“把啥事都当生意做?!”杨白劳惊愕地瞪大了双眼。

“对!把啥事都当生意做!”钱校长肯定地回答道。

“种地务农也是生意?”杨白劳追问道。

“对!种地当农民当然是生意。你想想,除了你自己的田地,除了你自己的劳力和功夫,种子难道不掏钱?化肥农药难道不掏钱?引水浇地难道不掏钱?等等这些都是资本投入啊!只是种地一年经营到头,周期太长,利润太低!所以,农民穷,就是穷在了不懂经营上啊!”钱校长不无遗憾地叹息道。

“种地也是在经营?我咋就没有这样细细算过呢?”杨白劳自言自语道。

“再说做豆腐,也是经营呀!可你自己仔细算一算,到底是哪一样周期短利润高?”钱校长因势利导地问。

“当然是做豆腐了!”杨白劳立马回应道。

“这就对了!跟着时间短利润高的生意做,你咋会富得不快呢?难道你跟钱有仇?难道你自己甘愿受穷吗?”钱校长有些激动地发问道。
“我、我-------”杨白劳又有些欲言又止。

“生意归生意,做人归做人。中国人跟洋人做生意,难道中国人跟洋人就是一样的人吗?更何况,咱们和黄世仁还都是中国人哩。当然,你要真的不情愿,就当我没说。我只是关心你,顺便扯扯闲话,而且黄世仁也没有专门请我来当说客。好啦!我还有事,你不用送了。”钱校长说完,不等着还在发呆的杨白劳反应过来,便起身离开了杨家。

【二】

那天,钱校长与杨白劳的谈话,躲在里屋的喜儿都听见了。钱校长走后,父女俩为此事还讨论了半天,但意见却很难达成一致。不过喜儿是个孝顺的孩子,当她感觉到爹爹已经决心要行动时,也便不再阻拦了。

就这样,这个镇子上的“豆腐老大”,终于加入了给黄世仁供应豆腐的时代潮流。或许是由于憨厚朴实的秉性,按照供货合同的检验要求,包括卫生指标、农药残留指标、添加剂指标等,几轮淘汰下来,最后能够继续达标给黄世仁供货的,竟唯独只剩下杨白劳一家了。与此同时,杨白劳的难处也来了。因为他又很难满足黄方的供货数量要求。

也是在杨白劳正在犯愁之际,又碰到了好心的钱校长。于是,在钱校长的指导和撮合下,镇子上其他原来给黄世仁供应豆腐的乡亲们,都加盟到了杨白劳的旗下。而“豆腐老大”杨白劳,便众望所归地成了杨白劳农家豆腐制品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兼总经理。在很长一段时间,“豆腐老大”杨白劳,都对别人称他为“杨老板”感到有些不适应。

直到几年下来,当杨白劳已经迅速崛起成为本镇仅次于黄世仁的大老板时,他自己才慢慢接受了杨白劳已经富起来了现实。在此期间,他最感激的人首先是钱校长。为了不断满足增产扩能的供货需求,都是在他犯愁的时候,钱校长帮助他跑银行搞贷款、找厂家买先进的新设备、选择采购原辅材料等等。杨白劳及本镇的乡亲们整体产业结构的转变,也基本上是钱校长指导帮助实现的。杨白劳富了,带动乡亲们就业挣钱,也真的都比原来种地经营利润大且速度快。在此情形下,钱校长又居间撮合,把乡亲们的田地都连片流转给了黄世仁去耕种,或是搞了生态农业庄园。也正像钱校长所讲,彼此都感觉到公道划算的生意,大家为何不可以做呢?

杨白劳当老板,黄世仁去种地,这听起来似乎有些别扭。但套用一句流行语,就是一切皆有可能。

【三】

然而,天有不测之风云。一场来自杨白劳的海外豆腐市场的经济风暴,一下子打乱了杨白劳的豆腐工厂经营。好在有钱校长居间撮合帮忙解困,总算都过了一场由一场的难关,但付出的代价也不小。由于流动资金周转不灵,加之银行催还贷款,迫不得已引入黄世仁的投资。于是,黄世仁取得了杨白劳农家豆腐制品有限公司的控股权,成了公司的董事长。而杨白劳本人,就只剩下了公司总经理的职务。

这还不算最糟,接下来发生的事,就更不妙了。尽管杨白劳和乡亲们的工资收入水平在不断提高,而且大家也是多年如一日地紧张劳作,可日子却越来越过得紧吧了。至于公司的利润从减少到陷入亏损,也是日渐严重了。

像以往一样,杨白劳每当困惑和苦恼的时候,就想着能够从钱校长那里得到一个明白答案。但奇怪的是,一直很难遇到以前那样碰巧的机会。甚至,有时都感觉到钱校长似乎是在有意躲避着他。终于有一天,杨白劳与钱校长狭路相逢撞在了一块。他便急不可待地把心中的疑惑提了出来,钱校长回答道:“唉!经济危机嘛!”

“什么样的经济危机?”杨白劳焦急地追问道。

“世界性的经济危机!全球性的!不光是影响到咋们!”钱校长有些不耐烦了。

“那得危机多长时间?”杨白劳拉住钱校长的胳膊,继续追问道。

“哦?--------”钱校长似乎没有料到杨白劳会提出这样一个问题,一时间感到有些惊慌。

“你咋啦?!是不是还有啥不好的事?”钱校长惊慌的神色,更让杨白劳感到惊愕。

“哦,没啥,没啥,我还有急事,回头再说吧。”钱校长挣脱杨白劳的手,急急忙忙地走了。

“钱校长!钱老师!钱-------”杨白劳冲着钱校长远去的背影,大声呼喊着。

“老杨,记住!市场有风险,入市须谨慎。别怪我没提醒你!”钱校长老远回身大声向杨白劳回应道,然后便消失了。

“市场有风险,入市须谨慎。这句话好像是听过,怎么像是一句广告词?”杨白劳一个人还在独自回味念叨着了许久。

【四】

“经营!得先有经营头脑。你想想,黄世仁钱生钱的资本又是咋来的?”钱校长曾经讲的这句话,几天来一直在杨白劳的脑海里回荡。

“是啊!市场有风险,得先有经营头脑,是先仔细盘算盘算。”夜深人静时,转辗反侧的杨白劳反复地自言自语道。

直到这时,杨白劳才按照钱校长教给他算种地利润的办法,套着来盘算他这个杨白劳农家豆腐有限公司的利润账。算着算着,他猛然感到脊背后面有一股冷气。“黄世仁!黄世仁!怎么总是你呀!”杨白劳暗自狠狠地骂道。

他这时有点算明白了。他这个杨白劳农家豆腐有限公司用的大豆,是黄世仁庄园供应的。公司用的其它原辅材料,是黄世仁的商贸公司供应的。公司用的机械设备和消耗材料及配件,也是黄世仁的商贸公司供应的。黄世仁供应的这些东西在不断涨价,收购豆腐的价格却不断在降价,这经营利润咋能不减少呢?

虽然大家的工资收入也在提高,可家里吃的用的啥都得花钱买,而且没有一个比工资涨得慢,家里经营的利润咋能不减少呢?手里的钱是多了,可这钱一拿到手就不值钱了,这能算是有钱了富起来了?

更可气的是跟黄世仁做生意的结算办法。卖给他豆腐受到的是外国钱,买他供应的原料和设备却必须支付中国钱。但这外国钱比中国钱“毛”得更快,几乎一天一个价,就这还说是中国钱比外国钱升值了。也不知道黄世仁在捣啥鬼,这一出一进一里以外,又要白白亏不少钱!

“杨白劳啊杨白劳,难道你真的是在给黄世仁白劳动吗?”杨白劳懊悔地自责道。

“经营!得先有经营头脑。你想想,黄世仁钱生钱的资本又是咋来的?屁话!这不是在偷在骗在抢吗?”杨白劳继续回味着钱校长先前讲的话。

“钱校长!钱老师!你这教书先生也在骗人,你们有文化的人咋就忍心帮着富人骗穷人骗农民啊!还有我们的田地,咋就变成了黄世仁家的庄园啊!没有了田地,我们还咋经营种地啊!”想到这里,杨白劳不禁伤心地失声痛哭了。

“爹爹!爹爹!你咋啦?”夜半三更,杨白劳的哭声惊醒了旁屋的喜儿,喜儿慌张地敲门问道。

“没事,没事,爹爹做噩梦了,醒来就没事了,你快去睡吧!”杨白劳冲着屋外的喜儿安慰道。

喜儿听信了爹爹的话,便回屋去了。

【五】

一场噩梦醒来,更大的一场噩梦又在等着杨白劳一家。

转眼间,杨白劳父女便迎来了一个凄冷的农历大年三十。曾经已经富起来了的杨白劳,不曾料到这个大年三十的寒酸凄冷却有甚于以往的任何年景。

“年难过,年难过,年年难过年年过。”就在杨白劳念着老曲给自己和女儿宽慰时,突然传来了一阵猛烈的打门声。

开门一看,进来的是熟悉的钱校长。后面带的是黄世仁家的管家狗二,还有一个满脸凶气的手持警棍的镇公所警员。这一帮人马的架势,顿时把杨白劳父女都给震住了。一时间,竟不知如何招呼这些来客。

还是钱校长先打破了僵局。他先问杨白劳,是否记得某年月日的一笔银行贷款,杨白劳回答记得。

“这就对了。那笔贷款的抵押物是你家的房子,后来是我替你帮忙协调,由黄世仁替你还的贷款,你不会忘吧?”钱校长追问道。
“没有忘,现在房子的抵押手续还在黄世仁手上。”杨白劳如实回答道。

“这就对了。也就是说,你和你女儿现在住的是黄世仁家的房子------------”钱校长正在继续慢条斯理地往下说,就被杨白劳把话打断了。

“你到底想咋样?!”杨白劳抑制不住激动,愤然喝问道。

“想咋样?这不是明摆的理吗?让不让你们继续在他家的房子住,是不是也该问问主家黄世仁答应不答应?”钱校长也大声回应道。

“你想把我们撵出去?欺人太甚了!”杨白劳被激怒了。

“杨白劳,有人控告你私闯民宅,跟我走一趟!”那个手持警棍的警员喊着就要来抓杨白劳。

“慢着!”钱校长呵止道:“杨白劳,做人得守法,得讲道理,否则就是你咎由自取了。不过,看到乡里乡亲的份上,既然已经出手相助了,就帮人帮到底。黄世仁是有头有脸的绅士,他有实力也有诚意帮你们过上荣华富贵的好日子。今天托我来,也是继续帮忙撮合一桩好事--------------”

“你们到底想咋样?!”杨白劳怒吼道。

“黄世仁托我来撮合好事,今天就把喜儿接走!这样,他家的这处房子,你老人家就可继续住下去了。否则,你们私闯民宅触犯国法的事,我可就管不了啦!”钱校长终于摊出了底牌。

“不!不!爹爹!”喜儿哭着扑向杨白劳。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87)|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