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闻博报夏商的博客

网闻博报--珍藏岁月的记忆经典

 
 
 

日志

 
 
关于我

网闻博报夏商,资深文化传媒人,大道国学说倡导者,西安交通大学大遗址保护与古建筑(国际)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国学研究所所长。著有300余万字《日出西边/风动中国》人文探秘系列作品,被誉“网络天下时讯,撷取博海浪花,记录历史风云,珍藏岁月的记忆经典”。邮箱:827980132@qq.com QQ:827980132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国学商道:“经世济民”说计然  

2011-12-21 02:58:55|  分类: 夏商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道国学者夏商先生曰:前文《国学商道:“上兵伐谋”说孙子》提到,“礼崩乐坏”而天下大乱“诸侯争霸”,往往兴于“为公”而衰于“不公”,周而复始皆因“平等”与“等级”。或者说,归根结底还是在于天下苍生99%之“公”与1%权贵阶层之“私”。所谓“术”不制“道”,这是孙子的历史遗憾与无奈,也是他留给后世的无穷智慧与启迪。“道”为“术”之本,“术”为道之用。看《孙子兵法》,若不察其“道”而惟求其“术”,则舍本而逐末矣!而怎样才能“有容乃大”?怎样才能“全胜有道”?怎样才能基业永固“长治久安”?则恰如老子所言:“知常容,容乃公,公乃全,全乃天,天乃道,道乃久,没身不殆”。此所谓,九九归一,“大道惟公”!

孙子深知“飞鸟绝良弓藏,狡兔尽走狗烹”的道理,对伍子胥的惨死下场十分寒心。于是,他便悄然归隐深山,继续研磨他的兵法13篇。事情果不出伍子胥所料,越王勾践卧薪尝胆,十年生聚十年教训。公元前482 年,越军乘吴军主力北上黄池与中原诸侯会盟之际,发兵袭击攻入吴国国都。公元前473 年,吴国正式被越国所灭,夫差自刎而死。孙子所亲手磨砺打造的吴国铁旅,及其“百战不殆”的军功梦想,至此也便匆匆消失于历史的深处。在风云激荡的“百家争鸣”之际,管子相齐而为法家之先驱,孙子将吴而为兵家之鼻祖,此皆生逢其时之盖世英杰。齐公吴王先后称霸天下,固然是管子与孙子的赫赫伟业。但霸极而衰,天下依然烽火连绵争霸不休,恐非诸子平生之所愿,或亦为其“术”之力所不逮。故此,为何会“诸侯相侵伐”?为何要“习用干戈”?怎样才能“修德振兵”而“度四方”?战争的目标与获胜的标准是什么?这便又归源于“兵之道”了。

越王勾践卧薪尝胆背后的“商圣之师”

却说在越王勾践称霸得志之时,也同样上演了一出“兔死狗烹”的旧戏。据《史记》载:“范蠡遂去,自齐遗大夫种书曰:‘蜚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越王为人长颈鸟喙,可与共患难,不可与共乐。子何不去?’种见书,称病不朝。人或谗种且作乱,越王乃赐种剑曰:‘子教寡人伐吴七术,寡人用其三而败吴,其四在子,子为我从先王试之!’种遂自杀。”

《史记》同时记载称:“昔者越王句践困於会稽之上,乃用范蠡、计然”,“范蠡既雪会稽之耻,乃谓然而叹曰:‘计然之计七,越用其五而得意。既已施于国,吾欲用之家。’乃乘扁舟浮於江湖,变名异姓,适齐为鸱夷子皮,之陶为朱公。朱公以为陶天下之中,诸侯四通,货物所交易也。乃治产积居。与时逐而不责于人。故善治生者,能择人而任时。十九年之中三致千金,再分散与贫交疏昆弟。此所谓富好行其德者也。后年衰老而听子孙,子孙修业而息之,遂至巨万。故言富者皆称陶朱公。”

吴王称霸,孙子归隐山野而修著“兵法13篇”。越王称霸,范子隐身于市而富其家。功成身退,立说修业,均显人生智慧。而伍子胥与文种忠君死节,故难察“盈满则亏”之祸。“计然之计七,越用其五而得意”,范蠡施用于家而“巨万”,那么这位计然又是何方神圣呢?据载,计然师承于老子,是一位“黄老之学”的大家,也是范蠡的老师。现代有人称范蠡为“儒商鼻祖”,显然是认错了君君臣臣“克己复礼”的庙堂大门。所谓“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春秋战国“百家争鸣”,也是易理大道开枝散叶自然人文学科分化繁荣发展时期。而范蠡与孔子差不多是同一时代人,若非要给范蠡划定一个“百家”门派,则将范蠡划归于当时的“法家”、“兵家”乃至“农家”治产之流,恐怕也被与孔子一起划归“儒家”门派要通顺得多。但这都是题外话,我们还是接着来解读计然的故事。

“中国经济学鼻祖”为何无缘问津“诸子百家”?

据《太平御览》等文献记载,“计然者,蔡邱濮上人,晋三公子,姓辛氏,名文子,博学无所不通”,“为人有内无外,形状似不及人,少而明,学阴阳,见微而知著”,“其行浩浩,其志泛泛”,“不肯自显诸侯,阴所利者七国,天下莫知,故称曰计然。时遨游海泽,号曰‘渔父’,尝南游越,范蠡师事之”,“范蠡请见越王”,“计然曰:‘越王为人鸟喙,不可与同利也’”,“范蠡知其贤,卑身事之,请受道,藏于石室,乃刑白鹬而盟焉”。

《史记·货殖列传》载:“计然曰:‘知斗则修备,时用则知物,二者形则万货之情可得而观已。故岁在金,穰;水,毁;木,饥;火,旱。旱则资舟,水则资车,物之理也。六岁穰,六岁旱,十二岁一大饥。夫粜,二十病农,九十病末。末病则财不出,农病则草不辟矣。上不过八十,下不减三十,则农末俱利,平籴齐物,关市不乏,治国之道也。积著之理,务完物,无息币。以物相贸易,腐败而食之货勿留,无敢居贵。论其有余不足,则知贵贱。贵上极则反贱,贱下极则反贵。贵出如粪土,贱取如珠玉。财币欲其行如流水。修之二十年,国富,厚赂战士,士赴矢石,如渴得饮,遂报强吴,观兵中国,称号五霸。”

关于这位“学阴阳见微而知著”的计然,其生平与言行即散见于这些古籍文献之中。同时,对于计然的身世,史学界也一直争议不断。但仅凭此“计然七策”的伟绩,计然及其门生范蠡在“诸子百家”中,就应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可我们从正史中所得到的印象,却完全不是这样。如果说范蠡挑拨文种跟他一起“炒”越王的“鱿鱼”,并偷偷摸摸下海经商隐姓埋名混迹江湖,而且还闹出了与美女西施的浪漫绯闻,因此很难符合儒家正史的仁义道德君臣礼制伦理规范。那么,“博学无所不通”的计然,为何也无缘“诸子百家”榜单呢?看来,中国文化的真相,只能从重大历史事件的蛛丝马迹里慢慢去寻找。包括像黄帝与帝颛顼之间还有“帝挚少昊氏”,以及夏禹之后“益干启位,启杀之”,这类历史事实若没有《竹书纪年》佐证,我们恐怕至今也依然被蒙在鼓中。

如前所述,君臣上下尊卑贵贱等级礼教的王道“文化霸道”,自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以后,就彻底改编了中国的历史。所谓“为尊者讳,为亲者讳,为贤者讳”,这样的历史修编,其实从孔子修正“五经”和修篡《春秋》时就已经开始了。所谓“诸子百家”之说,也是自汉代以后才逐渐成形。本来,易理大道是中华文化之根,也是“国学”之基。但这里却将“道”与“术”齐观,把“道家”与法兵儒墨等“百家”并列,并进而“罢黜百家独尊儒术”,这便等于掏空了中国文化的根基。如果说“儒术”的确比其他“百家”之“术”高明,恐怕就在于以“等级礼教”捆绑搭售文化,以篡改历史而迷惑现实误导未来,并借“王道”强权之手实现“唯我独尊”的文化专制与垄断。

“孔子之术”的原旨初衷,就是“克己复礼”。其所谓的“仁义道德礼智信”,便是用以衡量人们遵守“等级礼制”行为规范的修养标准。若不承认这个等级秩序,不遵守这个等级规范,就是“不仁不义”,就是“无道无德无礼无智无信”。社会人群的身份地位,也同样是按照“士农工商”进行尊卑等级排序。这里的“士”,除了原本意义上的贵族子弟士大夫阶层外,便是指儒家学士知识分子,而绝不是指被“罢黜”的“百家”学派知识分子或工匠技师之流。其次是“农”,这是“本业”,属于“劳力者”阶层。再其次是“工”,最下层是“商”,这两者均属于“末业”阶层,而“商”则为“末业”之“末”。所谓“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此“劳心者”主要是指“学而优则仕”的儒家学士精英,也绝对轮不到“末业”之“末”的“商”。

至此,对于计然及其门生范蠡无缘问津“诸子百家”榜单,我们就可以找到源头的答案了。问题的关键在于,计然似乎有“中国经济学鼻祖”的嫌疑,这自然便与“末业”之“末”的“商”脱不了干系。

其实,所谓“道为术之本”,而“术为道之用”。“道”用之于“文”,则成哲学或“道家”。“道”用之于“时”,则成天文学或“阴阳家”。“道”用之于“位”,则成地理学或“堪舆家”。“道”用之于“人”,则成政治学或“法家”。“道”用之于“战”,则成军事学或“兵家”。“道”用之于“说”,则成外交学或“纵横家”。“道”用之于“医”,则成生命学或“养生家”。“道”用之于“商”,则成经济学或“商家”。如此等等,“道”无所不在,“道”无所不至,进可“经世济民治国平天下”,退则可修身养生齐家乃为“陶朱公”,此岂止是区区“儒术”可以涵盖或“罢黜”?

“计然之策”的大道玄机

那么,说了半天,范蠡所言的“计然之策”究竟是什么呢?从上述文献记载中,我们可以看到“农末俱利”、“平籴齐物”、“关市不乏”及“务完物”和“无息币”等端倪。借文种的“破吴之术”说辞,我们还可以得到这样的解释版本。据《吴越春秋》记载:“越王曰:‘寡人被辱怀忧,内惭朝臣,外愧诸侯,中心迷惑,精神空虚。虽有九术,安能知之?’大夫种曰:‘夫九术者,汤、文得之以王,桓、穆得之以霸。其攻城取邑,易于脱屣。愿大王览之。’种曰:‘一曰尊天事鬼以求其福。二曰重财币以遣其君,多货贿以喜其臣。三曰贵籴粟槁以虚其国,利所欲以疲其民。四曰遗美女以惑其心,而乱其谋。五曰遗之巧工良材,使之起宫室,以尽其财。六曰遗之谀臣,使之易伐。七曰强其谏臣,使之自杀。八曰君王国富而备利器。九曰利甲兵以承其弊。凡此九术,君王闭口无传,守之以神,取天下不难,而况于吴乎?’越王曰:‘善。’”

从选送西施给吴王夫差,到伍子胥被逼自杀,我们已经可以看到其中“美人计”和“离间计”的奏效。其富国强兵之计,也自不待言。我们没有看到的,是鼓角争鸣刀光剑影背后的“商战之计”。所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关市”开放的市场经济同样是一把“双刃剑”。以重金贿赂腐化敌国君臣要员操控其政策导向,再制造输入财富泡沫与金融泡沫,操纵物价涨跌以利欲驱动“虚其国”并“疲其民”,如此一番“商战”之后,“兵战”的结局难道不是已经预先“顶层设计”好了吗?

那么,“计然之策”,又是源于怎样的天道玄机呢?据《越绝书》记载:“计倪对曰:‘臣闻炎帝有天下,以传黄帝。黄帝于是上事天、下治地;故少昊治西方,蚩尤佐之,使主金;玄冥治北方,白辨佐之,使主水;太皞治东方,袁何佐之,使主木;祝融治南方,仆程佐之,使主火;后土治中央,后稷佐之,使主土。并有五方,以为纲纪。是以易地而辅,万物之常。王审用臣之议,大则可以王,小则可以霸,于何有哉!’越王曰:‘请问其要!’计倪对曰:‘太阴,三岁处金则穰,三岁处水则毁,三岁处木则康,三岁处火则旱。故散有时积,籴有时领。则决万物,不过三岁而发矣。以智论之,以决断之,以道佐之。断长续短,一岁再倍,其次一倍,其次而反。水则资车,旱则资舟,物之理也。天下六岁一穰,六岁一康,凡十二岁一饥,是以民相离也。故圣人早知天地之反,为之预备。故汤之时,比七年旱而民不饥;禹之时,比九年水而民不流。其主能通习源流,以任贤使能,则转毂乎千里,外货可来也;不习则百里之内,不可致也。人主所求,其价十倍;其所择者,则无价矣。夫人主利源流,非必身为之也。视民所不足及其有余,为之命以利之,而来诸侯,守法度,任贤使能,偿其成事,传其验而已。如此,则邦富兵强而不衰矣’”。

“越王曰:‘善。子何年少于物之长也。’计倪对曰:‘人固不同,惠种生圣,痴种生狂。桂实生桂,桐实生桐。先生者未必能知,后生者未必不能明。是故,圣主置臣,不以少长。有道者进,无道者退。愚者日以退,圣者日以长。人主无私,赏者有功’ 。

由此可见,“计然之策”还是源自“伏羲八卦”之《易》,并与“黄老之学”一脉相承。所谓“上识天文下知地理”,计然“博学无所不通”,此言不虚!看来,要真正能够洞明“计然之策”的大道玄机,没有一定的“国学”功底显然是不行的。但所谓大道至简,《易》者,易也。一阴一阳,亦一公一私而已。所谓“人主无私,赏者有功”,最根本的还是在于“大公无私”。所谓“商道无极”,也恰如老子所言 :“知常容,容乃公,公乃全,全乃天,天乃道,道乃久,没身不殆”。此所谓,九九归一,“大道惟公”!“商圣”范蠡“三聚三散”而“遂至巨万”,难道不亦涵有“公心”之“善”吗?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