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闻博报夏商的博客

网闻博报--珍藏岁月的记忆经典

 
 
 

日志

 
 
关于我

网闻博报夏商,资深文化传媒人,大道国学说倡导者,西安交通大学大遗址保护与古建筑(国际)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国学研究所所长。著有300余万字《日出西边/风动中国》人文探秘系列作品,被誉“网络天下时讯,撷取博海浪花,记录历史风云,珍藏岁月的记忆经典”。邮箱:827980132@qq.com QQ:827980132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纸面繁荣:怎一个“伪”字了得!  

2011-02-17 14:16:42|  分类: 夏商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道国学者夏商先生曰:宇宙世界万事万物,盛衰兴亡新陈代谢,变化是必然的,改变是必须的。但变化是现象,而不变的才是本质。所谓天不变道亦不变,永恒不变就是自然之道。我们现实生活所遭遇的一切困顿和烦恼,就是在于对事物现象与本质的混淆不清,甚至往往是对现象与本质的认识颠倒。更常见的,则是由于遭遇了人为的非自然之道的误导。此所谓“大道废,有仁义。智慧出,有大伪。六亲不和有孝慈,国家昏乱有忠臣。”又云“故失道而後德。失德而後仁。失仁而後义。失义而後礼。夫礼者,忠信之薄而乱之首。”

那么,如何才能辨识强势话语权者们所谓的真理的真伪呢?先哲老子教导我们说:“致虚极,守静笃。万物并作,吾以观复。夫物芸芸,各复归其根。归根曰静,是谓复命。复命曰常,知常曰明。不知常,妄作凶。知常容,容乃公,公乃全,全乃天,天乃道,道乃久,没身不殆。”这里的“公乃全”,即“天人合一”的“大道惟公”之理。公则正,私则偏。惟“公”而不惟“私”,才会有公正之心,也才能把握住真伪虚实之变。在所谓市场经济全球一体化时代,社会上“黄赌毒黑腐假”的沉滓泛起道德滑坡,其实根本就是源于公正之心的缺失。

时人所谓的“被时代”,即被增长、被发展、被繁荣、被富裕、被幸福等等,便是对充斥于市的伪文化和伪经济叫卖的痛切感受。我们不妨先浏览一篇相关资讯,然后再继续讨论。

【1】谢国忠:经济繁荣被夸大 2012很可能出现爆炸性危机

《新世纪》-财新网2011年02月15日刊发文章,题为《纸面繁荣----宽松的货币政策夸大了经济周期,引发了繁荣与衰退》(作者为经济学家谢国忠)。

在过去十年中,世界经历了前所未有的繁荣。全球名义GDP在21世纪的第一个十年增长了近1倍,达到62万亿美元,扣除美元贬值的因素,全球GDP实际增长了50%。尽管在这十年中,世界经历了IT泡沫破裂、“9·11”袭击及其后的战争、美国金融危机、欧元区主权债务危机等一系列事件,然而,按照传统的衡量标准,这十年仍然是我们所生活过的最繁荣的时期。但是,如果周游列国,与当地民众交谈,却完全无法得到这种繁荣的印象。

美国人痛苦地抱怨生活变得越来越艰难,生活成本变高,越来越没有安全感。欧洲人抱怨少些,只是因为他们本身期望值就不高。日本人已经放弃了。他们认为事情一向就是糟糕不堪的。中国名义GDP翻了两番,中国人本应心花怒放,但是,他们却在抱怨物价变得越来越高,房地产价格难以负担,食品和饮用水不够安全,等等。到底怎么了?难道这场繁荣只是海市蜃楼?还是GDP衡量标准出了错?

夸大的繁荣

在这十年中,全球粮食产量增长了十分之一,与此前几十年的速度差不多。能源产出增长了三分之一,比以前要快得多。但是,40%的能源产量增长是源自中国不断增加的煤炭产量。剔除中国煤炭生产,世界能源生产率与以前几十年其实差不多。

粮食和能源是全球经济最基本的投入。由于它们对低收入人群影响最大,而世界大多数人口都陷入低收入人群,能源和粮食的缓慢增长表明,民众生活水平的提高并不像纸面显示的经济繁荣那么快。

此外,由于按美元计算的全球GDP翻了一番,远远超出了能源和粮食产量的增长,因而粮食和能源价格大幅攀升。世界粮农组织全球食品价格在十年中上涨了138%,布伦特原油价格现在已经涨到了每桶100美元,而20世纪90年代平均才每桶20美元。即使像经济数据所显示的,按美元计算的平均收入增加了90%,对世界大多数人口来说,食品和能源价格的巨额增长也早已抵消了收入的增长。今天,很多民众的生活水平可能还不如十年前。

虽然生活必需品通货膨胀导致大多数人生活水平下降,统计数据却显示,对一小部分人来说,收入和财富迅速增长。美国1%的人口获得了四分之一的国民收入以及近一半的国家财富,这是20年前的2倍。在中国,房地产价格与收入之比在十年中翻了一番,表明不平等程度也增加了不止1倍。中国和美国的表现固然最为明显,但是,日益严重的不平等早已经成为全球性问题。

收入不平等的加剧,将经济增长与富裕人群的支出挂上了钩。这些支出项目具有较高的账面价值,但财富效应不易外溢。因此,纸面的繁荣和民众普遍的不满同时存在。

测算问题,在某些方面可以解释经济数据和民众感受之间的脱节。在轻工业产品、基础设施和信息技术领域,全球经济已经迅速扩张。边际收益一直在下降。另一方面,一些必需品,如食品和能源等却没有跟上。因此,经济学家可以不断报告GDP增长显著,但与此同时,人们生活却更不幸福了。

在不平等方面,全球化和教育通常被视为两个最重要的因素。全球化增加了市场对技能的需求。因此,具有特殊技能的人从全球化中获得了更多的好处。但实际上,工程师、科学家和计算机程序员并没有从全球化中获得更多的好处。他们的工资红利并没有增加那么多。教育红利在发达国家看起来更为重要。受过大学教育人群的失业率和其他人群相比有很大的差异。理论上,新兴经济体的平均教育水平较低,情况应该更是如此。但是,事实与理论却并不相符。其他一些因素,如供应与需求等,可能比教育更起作用。中国的大学毕业生工资红利的降低反映了供应的增长。随着蓝领工资上涨加速,这种红利已经完全消失了。

资产市场在推动不平等方面,比其他因素具有更重要的作用。那些财富或收入迅速增加的人通常加入了资产市场。资产值占GDP比例经历了很多“繁荣-衰退”周期。房地产和股票市场的总价值在20万亿到50万亿美元之间波动。那些在正确的时间进入和退出的人发了财,其他人则依旧贫穷。

收入与财富的分配已经基本上变成了一个赌场,与生产力完全无关。原因就在于宽松的货币政策夸大了经济周期,引发了繁荣与衰退。在经济疲软时,央行行长们相信经济刺激措施。这些刺激手段由于降低货币价格,从而创造了资产泡沫。货币能动论是造成世界问题的主要原因。它在世界各地建立了以资产为基础的经济,却排除了真正的经济活动。

资产市场造成的财富和收入集中降低了社会的满意程度。嫉妒不是主要的原因。大多数人的生活确实没有变好。

滞胀困扰世界

全球经济正在陷入滞胀。经济增长速度不断放缓,但通胀在上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发达经济体2011年的GDP增幅将从2010年的3%下降到2%,新兴经济体的增幅则会从7.1%下降到6.5%。通货膨胀在发达经济体和新兴经济体都已经超过了预期,并且仍在加快。而且,生活必需品的通胀要高得多。无论手机或电脑价格下降多少,都无法抵消食物和能源价格迅速上涨对大多数人生活福祉的影响,尽管就技术层面而言,这在GDP的核算上是可以实现的。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政策制定者们在评估通胀时常常会忽略食物和能源,因为他们认为这两者太不稳定。是的,它们太不稳定了。在巨大的动荡中,食品和能源价格在过去的十年间迅速上涨。然而,只关注短期波动而忽略其长期趋势是十分荒谬的。食品和能源通胀蔓延至其他方面,只是一个时间问题。而且,蔓延已经在发生了。即使在日本这样一个通货紧缩的国家,2011年也可能会经历一些通货膨胀。今天的通货膨胀是跟随昨日的资产通货膨胀而来的。在过去的十年间,宽松的货币政策在刺激经济的名义下被反复施行。

实际上,货币刺激的所谓有效性主要来源于创造资产泡沫。货币在资产市场上的存量累计不可能永远持续下去。在资产泡沫破裂后它最终会进入CPI,各国央行通过增加货币来应对资产泡沫破裂所带来的影响,因而创造了更大的通胀。通货膨胀是不可避免的。推动了过去泡沫的货币存量,和新增的用于应对泡沫破裂影响的货币增量,最终都会变成通胀。

世界正走向另一场危机

通货膨胀正在挤压低收入以及中等收入家庭,这些家庭并没有从过去的资产泡沫中获益,甚至是其受害者。对于很多家庭来说,生活水平不断下降,因此,社会不满情绪正在加剧。另一方面,IT革命使得信息变得更加便宜。这种组合是爆炸性的。灭火的首要原则是不要向火焰投放燃料。但是,现在的通胀治理却没有遵循这一原则。现存的货币存量具有极大的通胀性。为了遏制通胀,必须以不增加未来通胀压力的速率增加货币供应,也就是说货币增长必须低于名义GDP的增长。与之相应,在可预见的未来,利率上升应高于平均通胀率,也就是说,不允许存在任何负实际利率。不幸的是,很少有人遵循这一原则。欧元区的通胀率已经高于欧洲央行规定的2%的上限。欧洲央行威胁将提高利率。不过,每个人都知道这不可能,因为债务危机仍在持续影响南欧各国的经济。

英国的通胀率为4%。英国现在预算赤字巨大,经济上季度出现收缩,英国央行很可能将对通胀持容忍的态度。美联储继续无视通胀风险,理由是高失业率将会控制工资水平,抑制通胀。美国现在金融系统无法正常运行,失业率居高不下,它出现通货膨胀,将会晚于其他国家。但是,由于进口、农业和能源占到其GDP总量的五分之一,美国也不可能逃脱全球通货膨胀的大趋势。发达国家不愿处理通胀问题,因为它们的债务负担过重。发达国家在十年间金融危机爆发之前的负债率已经达到50%,而且,它们的财政赤字仍然十分庞大。

新兴经济体在货币政策方面通常比较被动。原因在于其经济增长依赖于贸易和国外投资。它们无法在发达国家先前的宽松货币政策期间控制通胀。迄今为止,它们的做法也没有展示任何其他可能。主要标志就是它们不愿提高利率。利率增长过慢,无法消除负实际利率。长期的负实际利率总是会导致金融危机。

下一场危机,要么始于美国国债市场的崩溃,要么始于新兴经济体由通胀所导致的“硬着陆”。时间很可能就是2012年底。

【2】网闻博评:“纸面繁荣”不是CPI的错

以网闻博报小社员来看,纸面繁荣”不是CPI的错,也不是GDP的错,更不是各国央行货币政策的错。那么是谁错了?或者是,全球性的纸面繁荣”到底是谁制造出来的?究竟谁是这场危机灾难的罪魁祸首?可以肯定地讲,这样的“纸面繁荣”世界奇迹,根本就不是一个经济学专业问题和经济计量统计技术问题。因此,通过调整GDP的统计方法解决不了问题,调整CPI的统计方法同样解决不了问题。通过这样的技术手段能创造出“好看的数据指标”,但却掩盖不住“纸面繁荣”和经济危机的真相,甚至还会延误“刮骨疗毒”的药救时间。经济学家谢国忠先生对“纸面繁荣”现象的观察和分析,还是比较专业的。但正因为“纸面繁荣”和通货膨胀已经不是一个经济学专业问题,所以经济学家们的专业分析,也仅仅只能作为技术参考而已。

下面,本文就针对谢国忠先生的这篇文章,进行一番解读和点评。

【3】难道这场繁荣只是海市蜃楼?还是GDP衡量标准出了错?

“在过去十年中,世界经历了前所未有的繁荣。全球名义GDP在21世纪的第一个十年增长了近1倍,达到62万亿美元,扣除美元贬值的因素,全球GDP实际增长了50%”,“按照传统的衡量标准,这十年仍然是我们所生活过的最繁荣的时期”,其中“中国名义GDP翻了两番”。但是包括美国人在内,世界各国的人们却都在痛苦地抱怨生活变得越来越艰难,生活成本变高,越来越没有安全感。

对此,谢国忠先生提出了自己的困惑和疑问。其实,问题的答案,就在他的提问中。不错,这场繁荣的确是海市蜃楼,技术原因也的确是GDP衡量标准出了错。更进一步的原因,是包括美联储在内的各国央行货币政策的错误。再进一步的原因,则是“世界货币”美元体系的错误。在所谓市场经济全球一体化系统中,由于“世界货币”美元体系的“顶层设计”错误,必然导致这一系统性连锁反应错误和危机灾难的发生。那么,谁是这个市场经济全球系统和“世界货币”美元体系的“顶层设计者”与主导者呢?这个“设计错误”是“技术失误”还是“蓄意犯错”呢?只有进行这样的不断追问,我们才能最终逼近这场全球性危机灾难的真相。

【4】生活必需品通货膨胀导致大多数人生活水平下降

“粮食和能源是全球经济最基本的投入。由于它们对低收入人群影响最大,而世界大多数人口都陷入低收入人群,能源和粮食的缓慢增长表明,民众生活水平的提高并不像纸面显示的经济繁荣那么快。此外,由于按美元计算的全球GDP翻了一番,远远超出了能源和粮食产量的增长,因而粮食和能源价格大幅攀升”,“即使像经济数据所显示的,按美元计算的平均收入增加了90%,对世界大多数人口来说,食品和能源价格的巨额增长也早已抵消了收入的增长。今天,很多民众的生活水平可能还不如十年前。”

谢国忠先生的这段经济学专业分析,揭示出了在“纸面繁荣”盛景下大多数人生活水平下降的经济学原因。其中,“按美元计算的全球GDP翻了一番”和“按美元计算的平均收入增加了90%”,就已经离抓住“GDP衡量标准出了错”和“世界货币”美元体系的“顶层设计”错误根源不远了。

【5】收入不平等的加剧,对一小部分人来说,收入和财富迅速增长

谢国忠先生指出:“日益严重的不平等早已经成为全球性问题。”这些分析结论很重要,他用经济学专业知识和数据佐证,在“纸面繁荣”盛景下大多数人生活水平下降,而一小部分人的收入和财富却是迅速增长的。那么,谁是这个市场经济全球系统和“世界货币”美元体系的“顶层设计者”与主导者呢?这个“设计错误”是“技术失误”还是“蓄意犯错”呢?问题的答案越来越近了。也就是说,的确是有一小部分人通过制造“纸面繁荣”盛景而快速发财暴富了。而且,其“财富效应不易外溢,因此纸面的繁荣和民众普遍的不满同时存在。”于是,收入不平等加剧,日益严重的不平等早已经成为全球性问题。

其实,这里的不平等和不平等加剧,既是结果也是原因,如此恶性循环便导致了危机灾难的发生。给这种不平等一个理性的描述,就是所谓的上流富豪权贵阶层、中产阶层和贫民阶层“橄榄球型”社会等级结构。换句话说,就是所谓的高收入阶层、中等收入阶层和低收入阶层社会等级结构。这个世界接轨互联的等级结构体系的最顶端,就是市场经济全球系统和“世界货币”美元体系的“顶层设计者”与主导者们。中国的孔子的伟大,就在两千多年前便为这种上下尊卑贵贱社会等级结构提供了完整的教义。

但是,就像用CPI和GDP技术数据不能掩盖“纸面繁荣”的真相一样,用现代的“橄榄球型”和传统的“孔子之术”社会等级结构,同样不能掩饰不平等的危机。“日益严重的不平等早已经成为全球性问题。”高通货膨胀率和高失业率,也正是当今从突尼斯和埃及开始燎原的世界变革风暴的经济根源。从纯经济学专业分析来看,就是“新兴经济体在货币政策方面通常比较被动。原因在于其经济增长依赖于贸易和国外投资。它们无法在发达国家先前的宽松货币政策期间控制通胀。”而这一点,恰是市场经济全球系统和“世界货币”美元体系的症结所在。为什么会这样呢?就是因为你被接轨了,所以你就只能接受西方发达国家和“世界货币”美元体系“顶层设计者”与主导者们强加给你的被动。

【6】收入与财富的分配已经基本上变成了一个赌场,与生产力完全无关

“收入与财富的分配已经基本上变成了一个赌场,与生产力完全无关。”经济学家谢国忠先生的这句分析结论,终于跳出了“纸面繁荣”的经济学专业“技术陷阱”。的确,正是当今市场经济全球系统和“世界货币”美元体系的运营,使得收入与财富的分配体系已经基本上变成了一个赌场,而且“与生产力完全无关”。

然而,曾几何时,我们似乎把促进生产力发展的效率高低,当成了衡量社会经济体制先进与落后的硬标准。而且,精英专家们也总是用生产力的发展阶段来解释所谓公平与公正的相对合理性。“收入与财富的分配已经基本上变成了一个赌场,与生产力完全无关。”经济学家谢国忠先生的这句分析结论,可以说是具有石破天惊的划时代意义。

问题的关键还在于,按照中国文化的理解,所谓经济,原本就是经世济民或经济民生的简称。这首先是一个社会人文的概念范畴,而绝不是,也绝不应该仅仅只是一个经济学专业技术问题。所谓以人为本,就是不能以资为本,更不能以物为本或是以技术生产力为本。本末倒置,舍本求末,正是西方文化特别是西方市场经济学必然走入迷茫和危机的病根,也是其在生产力高度发达的同时社会道德信仰和公正之心却沉沦迷失的根本原因。

在以资为本的市场经济全球系统和“世界货币”美元体系下,非但“纸面繁荣”是伪繁荣,其所叫卖的自由民主人权平等之类的“普世价值”概念,又何尝不是“伪”中之“伪”呢?当今世界的悲哀,就是绝大多数人被“一小部分”人的“伪”教化所忽悠了!

“收入与财富的分配已经基本上变成了一个赌场,与生产力完全无关。”那么,究竟与什么有关呢?或者说,我们该如何走出这场“纸面繁荣”的危机呢?很显然,是与生产关系有关。这场“纸面繁荣”危机的根本突围之道,就在生产关系的变革和调整。否则,便只能是像以往一样在周期性的繁荣与危机中煎熬,甚至是在这样“不平等加剧”的恶性循环中走向自我毁灭。

而所谓生产关系的变革和调整,既是一个马克思主义的政治经济学课题,也是一个中国传统文化的命题。归根结蒂,就是“天人合一”的“大道惟公”。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