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闻博报夏商的博客

网闻博报--珍藏岁月的记忆经典

 
 
 

日志

 
 
关于我

网闻博报夏商,资深文化传媒人,大道国学说倡导者,西安交通大学大遗址保护与古建筑(国际)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国学研究所所长。著有300余万字《日出西边/风动中国》人文探秘系列作品,被誉“网络天下时讯,撷取博海浪花,记录历史风云,珍藏岁月的记忆经典”。邮箱:827980132@qq.com QQ:827980132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大道国学:官话、“人话”与“闲话”  

2011-07-16 13:27:42|  分类: 夏商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道国学者夏商先生曰:谁在说?说什么?怎么说?我们的思维,每天都会被这些话语声所影响和左右。所谓“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所谓“名不正则言不顺”,所谓“国际惯例”及“普世价值”等等,人类社会的文明发展史,就是这样一个“说话”与“听话”的历史。而究竟是属于“能说不能做”,还是“能做不能说”?抑或是“能说又能做”?正可谓是“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我们不妨先看几条相关时讯,然后再继续讨论。

【1】俄总统:青年争当公务员“说明腐败很严重”

据广州日报2011年07月16日报道,据俄罗斯媒体14日报道,俄总统德米特里·梅德韦杰夫认为,官员职业在俄罗斯青年中受欢迎说明腐败水平很高。梅德韦杰夫在接见来自奔萨州的企业家时指出:“青年想当官的现象让我很担心,这并非因为我和官员的关系不好。”他继续说道:“但当青年坚定不移地选择公务员这条道路时,有一系列问题:这是个有名望的职业吗?不是很有名望。付的薪水多吗?付的不多。”

“这意味着,他们选择这条道路是因为这是快速致富的方法。”梅德韦杰夫解释道。“也就是说,青年在这方面看到了可以不费力气快速取得成功的榜样。”

有报道称,俄罗斯自苏联时期以来形成了官僚腐败、低效的风气;政府机关公务人员数量庞大,且人际关系极其复杂。从苏联时期的勃列日涅夫到现代俄罗斯的普京都曾一度尝试裁员,但公务员却越裁越多,政府机关仍旧“臃肿”。根据俄罗斯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截至2010年中期包括立法、执行和司法机关在内的俄国家公务员数量超过了60万人。

面对仍旧庞大的公务员队伍,梅德韦杰夫曾强调:“削减官员数量,对于国家的发展非常有益。为实现这一目标,必须采取刚性措施。指望官员们自己走人是不可能的。这无疑是一项很残酷的举措,但有助于解决一系列问题。”

【2】美国债评级面临下降风险 中方要求美方保障投资者利益

据东方早报2011年07月15日报道, 针对美国国债评级可能遭降一事,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昨日表示,“希望美国政府切实采取负责任的政策措施,保障投资者的利益。” 洪磊是在当天举行的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回答记者提问时作出上述表态的。中国目前是美国国债第一大持有者,截至4月底,中国共持有1.1525万亿美元美国国债。

从市场反应来看,目前中国手上所持大量美债似乎暂时无忧,因为虽然穆迪警告可能下降美债评级,但当天美国国债收益率并未明显走高,说明市场仍有买盘,尚未有恐慌情绪。不过,中国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部长余斌和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夏斌昨日同时提醒,中国必须评估作为美国国债主要投资者所面临的风险,并且必须加快外汇储备多元化步伐。就中长期而言,则关键是要将中国的外汇储备规模维持在一个合理的水平。

【3】美越15日起在南海进行为期七天联合军事训练

据中国新闻网2011年07月15日报道,美国海军第七舰队的三艘军舰于15日抵达越南岘港。为期七天的美越南海联合军事训练由此拉开序幕。指挥此次演练的美国海军少将汤姆·卡尔内15日接受美联社采访时表示,美国在西太平洋和南中国海的军事存在已有五六十年的历史,“我们无意轻易终止亚太地区的军事活动”。另据此间消息,解放军总参谋长陈炳德11日在与访华的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伦举行会谈时曾指出,在目前极为敏感的时期,美国在南海与菲律宾、越南搞联合军事演习“极为不妥当”。

【4】京沪生活成本超过美国纽约 中国压力获“国际认证”

据南方日报2011年07月15日报道,昨日中国高涨的生活成本获得了“国际认证”,近日美国美世咨询公司公布的一份2011年全球生活成本调查报告显示,中国5个城市“光荣”跻身前50,香港、北京、上海再次成功“鄙视”了一把号称美国生活成本最高的城市——— 纽约。一时间,“中贵美贱”的慨叹升腾而起。然而这在许多企业中已经成为了一种“合理的尴尬”,“物流、渠道、税收,中国哪一样的成本比美国低?”在业内人士眼中,中国物价的“高速飞奔”是系统助力的结果,短期内很难解决。

虽然美世咨询发布的报告,是针对海外派驻人员的,因此要说能够全面反映一个城市的物价情况也有些牵强,但是中国大批城市排名的“光荣上榜”,也为我们测度当前高企的CPI提供了一个简单化的视角。这份调查共涉及全球214个城市,中国(含港澳台)有11个城市上榜,其中半数成功跻身前50。

曾任世界银行、非洲银行非洲项目协调员的独立学者刘植荣认为:“由于穷人消费支出占收入的比例大,富人消费支出占收入的比例小,也就是说,由企业交的这些间接税是累退的,收入高的人纳税比例小,收入低的人纳税比例大,这会加剧贫富差距。中国必须改变这种不公平的税制,为企业减税,实际上就是为所有消费者减税。”

【5】网闻博评:谁在说?对谁说?

我们每天能够首先听到的最大的声音,往往就是话语权强势者“制造出”的音响。所谓“沉没的声音”,只能是弱势群体的“专利”。而社会最强音响的背后,只有两个标签,即“官话”或“人话”。在当今网络信息时代,不管是以什么方式从哪里发声,包括“微博”与“官博”,这些说话的主流声响,最后都会汇流并放大到网络媒体舞台上。

此其中,“官话”的身份虽然很容易辨识,但“官话”的意思却不见得很直白很好懂。就像《俄总统:青年争当公务员“说明腐败很严重”》、《美国债评级面临下降风险 中方要求美方保障投资者利益》及《美越15日起在南海进行为期七天联合军事训练》,这些媒体报道的声音,反映的都是有关国家的“官话”。至于到底是啥意思,关键看是谁在对谁说话。说话者所要面对的听众,往往并不是现场直接的听众。譬如,俄总统梅德韦杰夫在接见奔萨州企业家时的讲话,显然并不仅仅是专门讲给在场的企业家听,而是同时在说给不在场的“企业家”、“官员”和“选民”听。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在当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关于美国债券的表态,显然也并不是专门针对记者的回答,也不仅仅只是说给美国人听,或许更多的是说给国内的百姓听。

相对于“官话”,“人话”就更复杂了。论说,“官话”以外的声音,都应该是“民话”,为何这里却冒出来一个“人话”?因为自世界现代文明以来,所谓的“民”,原本就有“人民”与“公民”的含义差别。在所谓“公民社会”的精英专家们看来,工农大众早已经被开除“民籍”了。何以如是说?且听如雷贯耳的“民主”、“民意”、“民营”、“民间资本”及“国进民退”或“国退民进”等主流语音,这里的“民间”会有工农大众的位置吗?当听到精英专家们整日里不畏权贵“为民请命”的大声呼号时,试问工农大众们真的能够听懂其中的“民意”吗?

如果说,在追求现代化的进步过程中,工农大众从昔日的“当家做主”,变为今天“沉没的声音”弱势群体,这已经是有目共睹的现实。可工农大众即使是被开除“民籍”,失去了做“民”的权利,但起码也应该享有做“人”的尊严吧?不幸的是,情形同样不容乐观。据说,按照易中天教授的研究观点,“是人”与“不是人”的检验标准,已经精确到对茅于轼先生的“敬”与“不敬”态度上。可问题是,怎么才算“敬”?怎么又算“不敬”?以精英专家的强势和工农大众的弱势境况来看,文化精英凭借强势话语权而判定工农大众“不是人”,那也是“易如反唇”的事。于是,对于当今主流媒体报道的做“人事”说“人话”声音,工农大众切勿“自作多情”。

接下来看,《京沪生活成本超过美国纽约 中国压力获“国际认证”》,这是一则来自美国美世咨询公司调查报告的消息发布。该报道引述权威专家学者的解读评论,是来自曾任世界银行、非洲银行非洲项目协调员的“独立学者刘植荣”。显然,相对于“官话”,这篇报道的声音应是属于“民话”。更准确地说,应是属于“人话”。因此,“由于穷人消费支出占收入的比例大,富人消费支出占收入的比例小,也就是说,由企业交的这些间接税是累退的,收入高的人纳税比例小,收入低的人纳税比例大,这会加剧贫富差距。中国必须改变这种不公平的税制,为企业减税,实际上就是为所有消费者减税。” 独立学者刘植荣得出这样的分析结论,就一点都不奇怪了。

此前,对于,“中贵美贱”的物价调查及中国“赶英超美”的议论,也已经持续很长时间了。这样市场经济“国际惯例”接轨的结果,本来是不值得大惊小怪的。试想一下,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几十年“诲人不倦”地指导帮助中国“走向世界”,难道真的是为了“互利双赢”走向“共同富裕”吗?而今天物价话题的“旧瓶新酒”,只是再次强调了“中国必须改变这种不公平的税制”的必要性与紧迫性。用“独立学者刘植荣”的话来讲,若不改则“会加剧贫富差距”,若“为企业减税,实际上就是为所有消费者减税”。可见,“为企业减税”,才是这场物价情景剧的“戏眼”所在。若在细究下去,这里的“企业”,当然主要是指“民企”而不是“国企”。若再进一步细究,无疑便又会师于“民进国退”的“为民请命”的“改革攻坚”了。

但问题是,从前苏联“改革新思维”解体覆亡废墟上新生的“民主俄罗斯”,至今为何依然“腐败很严重”?只可叹,当初说“人话”的前苏联改革精英们,已经来不及被问责追究这个问题了。

【6】美国“感冒”,中国“吃药”?

 美国“感冒”,中国“头痛”。美国“头痛”,中国“吃药”。在市场经济全球一体化时代,这样“蝴蝶效应”的全球“金融海啸”,似乎也是很正常的事。从“世界工厂”的全球产业链分工定位,到“出口退税”和“债券投资”乃至到“量化宽松”,美国能够“绑定中国”并“吃定中国”,这是美国“资本运作”的旷世奇迹,但也将是“美元帝国”最愚蠢的自掘坟墓之举。如果不能及时拆除这个“绑定装置”,中国的危机,必然就是“美元帝国”崩溃解体的导火索。

事实上,中国当前通货膨胀和贫富两极分化的危机,根源并不在于是否给“企业减税”或“资本减税”,而恰恰是源于同美国的市场经济“国际惯例”接轨。亦如网闻博报小社员在此前的《大道国学:别拿“蛋糕”打“口水战”》、《大道国学:农民张德本的红色传奇》及《大道国学:“蛋糕”、腐败与法治》等《日出西边/风动中国》系列文章所述,精英们鼓噪的市场化私有化“国际惯例”接轨,不仅使中国面临“输入性通胀”的经济危机与贫富两极分化的社会危机,而且遭遇了“黄赌毒黑腐假”沉滓泛起“道德滑坡”的文化危机。当前,多年来“GDP浮夸风”所累积的地方债务和房地产经济泡沫,也已经到了十分严峻的地步。

而美国的疯狂负债豪赌与高消费奢侈挥霍,又是以中国自然资源和劳动力的廉价及对中国的压榨为本钱的。因此,肇始于美国的国际金融危机,给中国造成的冲击破坏势必会更剧烈更深重。现在“京沪生活成本超过美国纽约”,这正是最好的“国际认证”。美国私人资本垄断寡头集团和中国少数先富群体的贪婪无度,最终必然会冲破中国社会贫富矛盾的容忍底线,也必然连锁导致美国疯狂负债豪赌式经济体系的彻底崩溃!

“美国债评级面临下降风险”!若以此为背景,我们再来听辨各种“官话”与“人话”,或许才能更清楚更明白。在当今网络世界,除了主流的“官话”与“人话”,其余便是需用心打捞方能听到的“沉没的声音”。这种既不为官僚特权阶层代言、也不为资本富豪阶层争利,却始终在澎湃不息的非主流“闲话”,恐怕才真正是绝大多数人所思所想的声音表达。

在这个所谓信息大爆炸的时代,所谓的自由平等,更需从话语权的平等开始。我们不但要会听“官话”与“人话”,还应兼听有钱有势主流声音之外的“闲话”。只有这样,才会明白“人间”的真相。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