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闻博报夏商的博客

网闻博报--珍藏岁月的记忆经典

 
 
 

日志

 
 
关于我

网闻博报夏商,资深文化传媒人,大道国学说倡导者,西安交通大学大遗址保护与古建筑(国际)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国学研究所所长。著有300余万字《日出西边/风动中国》人文探秘系列作品,被誉“网络天下时讯,撷取博海浪花,记录历史风云,珍藏岁月的记忆经典”。邮箱:827980132@qq.com QQ:827980132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原创】文化之旅:“延安朝圣”行记  

2012-11-12 07:01:34|  分类: 夏商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了完成“陕西最具文化影响力人物”年度评选活动组委会的工作任务,本人随同《文化艺术报社》专题组前往延安进行了一次实地采访。时值举世瞩目的中共十八大会议在北京隆重举行期间,我们恰好来到“革命圣地”延安,心里不禁有一种别样的感慨和激动。

我们于2012年11月9日上午9时从西安驱车出发,中午时分到达延安。此间三四个小时的现代化高速公路车程,沿途的景致却仿佛是一道道时空穿越的历史画卷。我们的出发地西安,有周秦汉唐的盛世古韵。所谓“关中自古帝王州”,“先入关中者王之”,十三朝古都的历史文化积淀自不必说。而从西安向北穿行关中平原,首先要跨越是“八水绕长安”之“渭水”。车行桥上,就在窗外渭水悠悠的一瞥瞬间,“泾渭分明”的成语典故便从我的脑海里冒了出来。随即,便又是“二川溶溶”和“渭流涨腻”的无限遐想。

《阿房宫赋》,是唐代诗人杜牧的传世散文名篇。原文开头这样描写道:“六王毕,四海一,蜀山兀,阿房出。覆压三百余里,隔离天日。骊山北构而西折,直走咸阳。二川溶溶,流入宫墙。五步一楼,十步一阁;廊腰缦回,檐牙高啄;各抱地势,钩心斗角。盘盘焉,囷囷焉,蜂房水涡,矗不知其几千万落。长桥卧波,未云何龙?复道行空,不霁何虹?高低冥迷,不知西东。歌台暖响,春光融融;舞殿冷袖,风雨凄凄。一日之内,一宫之间,而气候不齐。妃嫔媵嫱,王子皇孙,辞楼下殿,辇来于秦,朝歌夜弦,为秦宫人。明星荧荧,开妆镜也;绿云扰扰,梳晓鬟也;渭流涨腻,弃脂水也;烟斜雾横,焚椒兰也。雷霆乍惊,宫车过也;辘辘远听,杳不知其所之也。一肌一容,尽态极妍,缦立远视,而望幸焉。有不见者,三十六年”。

当年的秦阿房宫规模宏大,连同泾渭之水都成了“宫中内河”。显然,诗人杜牧这样的描写是极具文学虚构和艺术夸张色彩。但从至今可见的万里长城和秦始皇陵兵马俑军阵气势来看,当年的秦阿房宫也应堪称是规模空前绝后的“天下第一宫”。统一中国、统一文字、统一货币、统一度量衡、统一道路交通车距标准,这位“千古一帝”的大手笔都是一样的非同凡响。更不用说,结束分封制,创建中央集权的郡县制,“百代都行秦王政”,秦始皇的“大一统”塑造出了一个世界上绝无仅有的“大中国”。秦人的粗矿憨实,似乎就集中体现在这个“大”字上。所谓大道为公,天下为公,大功大业也往往成于公而毁于私。秦之“变法图强”和终结诸侯混战之乱局,自有天下之大公大义,故而也能成其大业。但后来,秦二世及赵高官僚权贵集团却损天下之公而肥少数人之私,于是其视野格局便自然“失大就小”。秦之大与秦之小,秦之强与秦之弱,秦之兴与秦之亡,其实皆在于公私之间。

诚如《阿房宫赋》所言:“燕赵之收藏,韩魏之经营,齐楚之精英,几世几年,剽掠其人,倚叠如山。一旦不能有,输来其间。鼎铛玉石,金块珠砾,弃掷逦迤,秦人视之,亦不甚惜。嗟乎!一人之心,千万人之心也。秦爱纷奢,人亦念其家。奈何取之尽锱铢,用之如泥沙?使负栋之柱,多于南亩之农夫;架梁之椽,多于机上之工女;钉头磷磷,多于在庾之粟粒;瓦缝参差,多于周身之帛缕;直栏横槛,多于九土之城郭;管弦呕哑,多于市人之言语。使天下之人,不敢言而敢怒。独夫之心,日益骄固。戍卒叫,函谷举,楚人一炬,可怜焦土!

呜呼!灭六国者,六国也,非秦也。族秦者,秦也,非天下也。嗟乎!使六国各爱其人,则足以拒秦;使秦复爱六国之人,则递三世可至万世而为君,谁得而族灭也?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渭水悠悠,岸草枯荣,年年岁岁诉说着昔日阿房宫的不老故事。不知不觉间,汽车已经驶过铜川,眼前的景致也开始从渭北平原渐次过渡到陕北黄土高原。经过“民族圣地”黄陵县时,遥望桥山黄帝陵,我的思绪又跟着飞到了那个古远的时代。据《史记》记载,炎帝部落起于姜水,黄帝部落起于姬水,都在渭河流域地区相距不远的地方。这里的姬水,是指北洛河流域桥山一带的沮水河。今天的黄陵县和洛川县,也都在当年黄帝部落的活动区域内。轩辕黄帝生长于斯而归葬于斯,应属中华民族“落叶归根”的常理。

《史记》云:“黄帝者,少典之子,姓公孙,名曰轩辕。生而神灵,弱而能言,幼而徇齐,长而敦敏,成而聪明。轩辕之时,神农氏世衰。诸侯相侵伐,暴虐百姓,而神农氏弗能征。於是轩辕乃习用干戈,以征不享,诸侯咸来宾从。而蚩尤最为暴,莫能伐。炎帝欲侵陵诸侯,诸侯咸归轩辕。轩辕乃修德振兵,治五气,艺五种,抚万民,度四方,教熊罴貔貅貙虎,以与炎帝战於阪泉之野。三战,然後得其志。蚩尤作乱,不用帝命。於是黄帝乃徵师诸侯,与蚩尤战於涿鹿之野,遂禽杀蚩尤。而诸侯咸尊轩辕为天子,代神农氏,是为黄帝。天下有不顺者,黄帝从而征之,平者去之,披山通道,未尝宁居。”

“轩辕之时,神农氏世衰”,指黄帝部落兴起之际,正是神农氏时代末期的乱世。自从盘古氏“开天辟地”,历经有巢氏时代、燧人氏时代、华胥氏时代、女娲氏时代、伏羲氏时代,直到神农氏时代,都属于远古传说时代。炎黄部落联盟打败蚩尤部落以后,“诸侯咸尊轩辕为天子”,黄帝才正式取代神农氏而成为“王天下者”。在那个原始共产主义社会,黄帝“习用干戈以征不享”的“富国强兵”过程,也正是“天下为公”和“替天行道”的历程。而黄帝在此黄土沟壑间“修德振兵,治五气,艺五种”,是不是历史上最早的“军民大生产运动”呢?从黄帝到秦始皇,冥冥之中会否都有这种“天下为公”和“替天行道”的一脉相承呢?历史时空的交错偶合,或许确是有着某种必然。

车随路转,心随景变。从黄陵县继续北上,就进入了洛川县境。这时,路边山坡上一行标语大字赫然映入眼帘:“几回回梦里回延安,双手搂定宝塔山”!这行大家都很熟悉的《回延安》诗句,提醒路人自此就进入当年的陕甘宁边区了。而当年全国各地热血青年所神往的“革命圣地”延安,就近在眼前了。想到这里,耳际边仿佛便回荡起来信天游的陕北民歌声。

驱车进入延安市区,当我们老远望见宝塔山时,我们一行人都不约而同地脱口复咏道:“几回回梦里回延安,双手搂定宝塔山!”

由于采访工作紧张,直到第二天中午返回西安时,我们也都没来得及前往瞻仰延安各处的革命旧址纪念地。但在这里与冰心散文奖得主祁玉江的会面交谈,却弥补了我们心中的几丝缺憾。祁玉江是出身于农家的陕北汉子,有着陕北人典型的憨厚、朴实、豪爽、率真和侠义情怀。他下过地、扶过犁,经受过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劳动磨练。同时,他从小又有一个炽热的文学梦想。然而,世事弄人,他后来的学习和工作却与文学创作相隔甚远。但从农村教员到基层干部,一直到担任市区领导职务,他在工作之余始终坚持笔耕不辍。近年来,先后在《人民日报》、《中国艺术报》、《陕西日报》、《延安文学》等报刊杂志发表作品百余万字,出版了11本散文集、一部工作研究专著《探索之路》和祁玉江作品评论集《玉壶冰心》。主编了大型文典《志丹书库》19卷22本和《陕北说书》。2010年,祁玉江散文集《我的陕北》荣获第四届全国冰心散文奖。现在,由他主编1000余万字的《宝塔文典》也已经成书付印。

祁玉江现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陕西散文学会副会长,并担任延安市人大副主任兼中共延安市宝塔区委书记职务。给人印象至深的是,祁玉江的创作成果,既是来自于生活的心灵感悟和工作写实记录,同时也是铁肩担道义扶弱济困抑恶扬善的文字表达。拿他自己的话来说,文学就是人学,文化人的责任就是用文字表达来“替天行道”。

除了主编《宝塔文典》,祁玉江还组织编导了一台陕北歌舞剧《延河谣》。在谈到这部剧本的创作构思和主题时,祁玉江动情地说,悠悠延河水,吟唱着千年游牧文明与农耕文明的交响曲,也演绎着这块黄土地上的人民世世代代自强不息的奋斗史,更凝结着“革命圣地”红色文化的精神传承。他说,我时常想,当年陕甘宁革命根据地交通不便,工农业生产技术落后,经济生活贫穷。从科学技术到经济实力,都不能与国统区相比。但中国共产党人为何能在这里扎根并发展壮大?这里为何会成为四面八方有志之士心驰神往的“革命圣地”?这里又为何会成为抗日战争救亡图存的“指挥中心”和“总后方”?一句话,延安能成为长征的结束点和解放战争“进城赶考”的出发点,靠的就是“延安精神”的文化先进。群众立场,群众观点,群众感情,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这就是文化先进性的根基所在。

祁玉江说,中共十八大再次提出了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的战略目标和任务,“文化强国”战略和“革命圣地”红色文化,有着历史与现实的必然联系。我们创作演出陕北歌舞剧《延河谣》,也正是为了从文化上继往开来。

我忽然感觉到,在祁玉江的身上,散发着一股浓烈的黄土气息,也是一种地道的陕北文化气息。古老的黄土地,是一个历史的大舞台。一代接一代的陕北人唱着信天游远远地走来,又远远地归去,如此周而复始生生不息。祁玉江便是这普通陕北人中间的一员,也是一个正在踏歌而行的陕北汉子。(夏商 2012年11月12日凌晨于西安)

  评论这张
 
阅读(214)|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