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闻博报夏商的博客

网闻博报--珍藏岁月的记忆经典

 
 
 

日志

 
 
关于我

网闻博报夏商,资深文化传媒人,大道国学说倡导者,西安交通大学大遗址保护与古建筑(国际)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国学研究所所长。著有300余万字《日出西边/风动中国》人文探秘系列作品,被誉“网络天下时讯,撷取博海浪花,记录历史风云,珍藏岁月的记忆经典”。邮箱:827980132@qq.com QQ:827980132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分久必合:话说天下大势  

2012-04-04 04:36:42|  分类: 夏商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道国学者夏商先生曰:“话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周末七国分争,并入于秦。及秦灭之后,楚、汉分争,又并入于汉。汉朝自高祖斩白蛇而起义,一统天下,后来光武中兴,传至献帝,遂分为三国。” 这段话出自中国古代四大名著之一《三国演义》的卷首语,此处原文引用,仅为汲取前人智慧以资今也。

所谓“少不读《水浒》老不看《三国》”,足见四大名著对中国人的影响至深。又云“夜晚看《三国》替古人担忧”,此为戏言,亦非戏也。中国人的世界观,向来是以天下“中央之国”自居。亦即中国就是天下,天下就是中国。所谓分分合合,是中国之事,也是天下之事。这其实不是中国人自以为是的文化霸道,而应是中国人几乎与生俱来的天下使命感表现。同时,这里的“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也是一个哲学问题,是从根本上反映了中国人“天人合一”的自然观和宇宙观。

譬如,对于此前社会热议的“做蛋糕”与“分蛋糕”问题,如果我们将此放大到世界范围来看,便很容易找到答案了。因为这个争议爆发,是由于贫富不均的矛盾而引起的。所以,若不能消除贫富差距现象,这个矛盾和争议是永远解决不了的。当然,我们也可以将此看作是一个历史过程和历史阶段现象。但问题是,从六七千年前原始落后的奴隶社会时代,到今天世界上最先进发达的西方资本主义社会,生产科技水平应该是跨越式发展进步了,全世界的“蛋糕”应该是随着生存率提高而成几何级数“做大”了,可美国“占领华尔街”的99%们,为何至今还在为贫富不均而示威抗议呢?

这样看来,“做蛋糕”并不是问题,问题的症结还是在“分蛋糕”上。所谓“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也是一个普天下共同面对的一个历史性的“蛋糕问题”。我们今天探讨这个严肃的哲学难题,绝不是闲来无事的“扯蛋”。因为包括“一战”和“二战”,也都是起因于这个“蛋糕问题”的“分分合合”。

中国古人在两千多年前就认识到,“不患寡而患不均”。现代人曾嘲笑说,这是平均主义“大锅饭”,是阻碍“先富带后富”的“小农意识”。其实,这里的寡与多、贫与富,都是基于当时社会生产力发展阶段的相对概念。无寡即无所谓多,无贫即无所谓富,这完全是分配领域的概念,而与生产领域的产量增减无关。所谓不均,就是不公允、不均衡、不公平的意思。而不公平,就会导致失衡,就必然造成社会经济发展的不和谐与不可持续。我们再对照当今世界上最富裕发达的美国社会,这个道理就更清楚了。美国的生产领域不可谓不发达,社会产品总量也不可谓不丰富,但问题出在哪呢?症结还是在“分蛋糕”上。其金融危机的经济结构失衡只是表现,贫富不均和99%与1%的矛盾,才是美国社会的根本病因。

由此可见,只有穿越生产发展与科技创新的“做蛋糕”迷雾,我们才能把握住“分蛋糕”问题的本质。而这个“分蛋糕”的问题,表面上看是一个收人分配问题,实则是一个分配方式与分配权力问题。历史上世界各国的“分分合合”,实际上便是争夺分配权力和改变分配方式的演义。

正如前文《人生几何:牧童遥指“柳林镇”?》等《日出西边/风动中国》人文探秘系列文章所述,人类所有的经济生产活动,最原初的目的,都不是为了钱,都不是为了利润,而是为了满足人类自身的衣食住行等生活需要。这样的生产活动,也都是从分配到生产再到分配的循环往复。只是由于随着生产技术的改进和提高,人们过于关注外界物质技术和产业形态的变化,从而忽视了自身内心世界的提升与成长。这种精神境界的萎缩与严重近视,最终便导致了社会生活在分配环节上的扭曲,进而便造成了生产循环的失衡阻滞和不可持续。

这个分配环节上的变异,主要是由于商业交换和货币的产生。所谓的金钱至上和拜金主义,就是因为货币遮挡住了人们的精神视线,便误以为利润和金钱货币就是经济生产活动的目的本身。显然,市场交换或商业贸易,仅仅只是以货币充当计量等价物的财产分配方式。因为货币积累与持有具有明确的私人归属性,随着自由市场和自由贸易的扩大,“大鱼吃小鱼”弱肉强食的“资本丛林规则”,就必然决定了每个人参与社会财产分配能力与权力的不平等。从人类社会的历史发展轨迹来看,这个市场交换逐渐在社会公共资源配置中发挥基础作用的过程,也便是原始共产主义社会逐步解体的过程。

在原始公社时代,土地、森林、河流、草原、湖泊及生产工具等生产生活资料,都归社会成员公共所有。人人生而平等,几乎是自然而然的公有制社会。男女老幼各尽所能,互帮互助,利他利集体自不待言。社会组织分配,集体组织生产,再社会组织分配,劳动分配循环计划有序。只是伴随着商业贸易和奴隶制社会时代的到来,这种生活的宁静与明晰便日渐被打破了。

就物质技术和产业形态的变化而言,我们习惯上把人类文明的发展,划分为渔猎和畜牧业时代、农业时代、工业时代和信息时代等几个阶段。因此,我们也便习惯性地忽视了商业对人类社会发展的作用和影响。可事实上,正是商业活动及货币的应用,才决定性地改变了世界文明发展的轨迹。这是因为,不管是怎样的物质技术和产业形态,都是在致力于“做蛋糕”。而只有商业活动,是在参与和决定着“分蛋糕”。

从货币产生的历史,我们就可知道,人类的商业活动几乎恰好是产生于奴隶社会初期。显然,在从原始共产主义社会到奴隶社会的分配制度转型过程中,最先取得社会分配权力的是自原始公社首领官僚阶层变身而来的奴隶主阶层,其代表便是奴隶制国家的国王。就像中国“五帝时期”的夏禹,传位给其子开启了夏朝“家天下”一样。但在一开始,国王掌握着社会公共资源计划配置的绝对主导权,社会资源的商业分配调节只是发挥着非常有限的补充作用。换句话讲,就是社会资源存量绝大多数处于“非流通”状态,国王及少数奴隶主贵族垄断着土地资源。随着商业流通比例的逐渐扩大,中小地主阶层便慢慢发展壮大起来了。到了这些新经济阶层掌握的土地资源分配比例超过一半时,所谓的小农经济社会,即封建社会便形成了。这时,奴隶主阶层的王权,就被地主阶层的王权所取代了。

在这个小农经济时代,除了主导土地资源商业交换造成兼并集中的垄断外,国王贵族及少数地主阶层,也依然极力地把农产品及工业品的商业流通限定在一定的市场范围内,甚至有意设置税费关卡和障碍,以维护其对社会资源的配置权力。但亦如此前一样,当商业交换对社会生活的逐渐渗透到达一定程度,工商业资本阶层也便成长壮大起来了。在五百年前的欧洲,这种社会进程受到了世界远洋贸易财富冒险的刺激,于是便率先发生了文艺复兴运动和资产阶级革命。

西方资产阶级夺取了本国公共资源配置权后,即以“坚船利炮”开道,强行建立起了“世界自由贸易体系”。这种让市场发挥资源配置基础作用的“国际惯例”,实际上是西方资本寡头集团垄断了世界资源配置的权力。自哥伦布船队殖民征服“新大陆”时起,五百年来世界上1%国家富裕而99%国家贫穷,1%的人富裕而99%的人贫穷,这样的贫富不均格局便是西方资本寡头集团垄断“分蛋糕”权力的结果。而商业资本追逐利润的贪婪本性,又必然导致西方资本垄断寡头集团的市场操控与投机狂赌,并使货币异化为超越商业交换功能的魔力棒,任由其把玩伸缩放大泡沫风险,从而不断加剧全球经济失衡和1%与99%的矛盾冲突。

从六七千年前奴隶社会的王权垄断“分蛋糕”,到今天资本主义社会资本垄断“分蛋糕”,结果都是一样的贫富不均。所不同的,仅仅只是生产科技发展进步了,“蛋糕”也的确是“做大”了,可照样是“不患寡而患不均”。究其原因,还是“分蛋糕”的分配制度问题,还是私有化与私有制的问题。人类社会成员公共所有的蓝天、海洋、土地、森林、河流、草原、湖泊等自然资源,原本就是社会公共所有的“大蛋糕”。自古以来人们所追求的“均贫富等贵贱”,只有在公有共享的前提下才能实现。而“私分”便必然造成不平等,也必然产生“不公”。

这个1%与99%的世界性贫富不均矛盾死结,只有在回望从原始共产主义社会至今的“分分合合”历史中,我们才能找到通向光明未来的出路。这不是一个经济问题,而是一个文化问题和道德觉悟问题。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