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闻博报夏商的博客

网闻博报--珍藏岁月的记忆经典

 
 
 

日志

 
 
关于我

网闻博报夏商,资深文化传媒人,大道国学说倡导者,西安交通大学大遗址保护与古建筑(国际)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国学研究所所长。著有300余万字《日出西边/风动中国》人文探秘系列作品,被誉“网络天下时讯,撷取博海浪花,记录历史风云,珍藏岁月的记忆经典”。邮箱:827980132@qq.com QQ:827980132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人与钱:资本主义的前生今世  

2012-05-06 05:12:14|  分类: 夏商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2008年开始,至今还一直在持续震荡的这场国际金融危机,造成了多少破产失业?有多少家破人亡?有多少人惶惶跑路?有多少人绝然跳楼?恐怕谁也统计不出一个准确的数字。那么,这种周期性的经济危机,还将发生多少个轮回呢?人类还将被自己制造的现代市场经济“魔宫”折腾煎熬到什么时候呢?这是一个问题,是一个全人类必须共同直面的紧迫的时代命题!

问世间“钱”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这是一个久已存在的现实困惑,也是人类文明的最大悲哀!“鸟为食亡”,因为鸟没有人的境界。而“人为财死”,人又比鸟能智慧和崇高多少呢?君不见,“终朝只恨聚无多,及到多时眼闭了”。可叹是,“身后有余忘缩手,眼前无路想回头”。钱是天使,钱也是魔鬼。多少人生的欢喜悲忧,都是纠结于这“钱”的爱恨情仇!

应该说,物质崇拜、金钱崇拜、金钱至上、金钱万能、拜金主义、资本主义,这些都是一脉相承的非人文主义价值观和世界观。对衣食住行的基本物质需求,是人类生存本能的必须,也是普享“天有厚生之德”的基本人权。而一旦物质财富转换为金钱符号,金钱符号的数字转换为人生的价值追求,此时的物质便已经幻化为精神信仰,金钱就已经成为情感寄托。于是,从“以人为本”和以生命为本,就倒错为“以资为本”和以物为本了。人与钱的关系,原本就是人与物的关系衍生变异。因此,所谓资本主义,不仅仅只是一种社会经济制度和生活方式,而是一种世俗“金钱拜物教”的政教合一体系。“拜物教”是一种古老的原始宗教迷信,“金钱拜物教”只是其在生产科技发展基础上的商品化货币化形式创新。最先进的现代资本主义,竟然是“拜物教”的最高级演化,这不能不让人大跌眼镜!

【1】以“道术用”系统思维法则透视世界真相

正如作者此前《“文化强国”何妨自南海“亮剑”》、《文化自觉:须先打破“文化洋迷信”》、《文化制胜:“春秋战国”的“世界演义”》、《中国气派:菲律宾的“大盟友”算个鸟》及《人与天:三千年迷梦谁先觉?》等《日出西边/风动中国》人文探秘系列文章所述,以西方文化惯性思维和现代科技无法破解的社会谜题,只能求助于中国文化的易理大道。人类从自身角度观察和处理的一切问题,都处在这样一个“道术用”思维系统中。而“道为术之本,术为道之用”,便集中概括了这三者的逻辑层次关系。

道、公道或天道,其实并不是中国文化的发明专利。世界各国各民族文化的不同语言表达,也都有天道、天国、天神、修道、布道乃至殉道的概念。其各自所依据的“道”之“理”,中国人直接称之为道理,基督徒和穆斯林称“真理”,而佛教信众则称之为“禅理”。不管是追求“平等博爱”还是“不分氏族部落皆为兄弟”,或是“同体大悲众生平等”,表达的都是惟有“公道”才是“硬道理”。正是基于此“道”,不管通过怎样的“法术”,也都是为了社会大众福利之“实用”。

自大约三百万年前人类诞生以来,曾经历了漫长的原始共产主义社会时代。那时,“天道”、“公权”与“公利”都是自然大道归一的。因此,无论人们采取怎样原始落后的“术”,社会成员最起码都能享有均衡公道之“用”。但自大约距今五六千年前开始,人类历史发生了从原始公社制到私有制奴隶社会的“公私之变”后,便进入了老子所说的“大道废有仁义智慧出有大伪”时代。自此,“道术用”的变化,特别是“术”的日新月异发展,的确让人头晕目眩眼花缭乱。包括“方术”、“法术”、“巫术”、“权术”、“兵术”、“农术”、“医术”、“算术”、“墨术”、“儒术”、“艺术”、“纵横术”、“纺织术”、“酿造术”、“营造术”、“造瓷术”、“造车术”、“造船术”、“治水术”、“冶铸术”、“造纸术”、“火药术”、“印刷术”、“航海术”及“商贾术”等,新方法新技术新概念真是层出不穷。

然而,由于社会的“公私之变”,这些新“法术”的“道之本”也便为“私”。因此,其“术之用”,不但不能确保社会成员享有最起码的均衡“公道”,而且还不断产生出真伪难辨的“术”之“斗法”。其中表现最突出的,便是君权、神权和“金权”之间数千年的“三权”争斗。万变不离其宗的矛盾焦点,始终还是在于财产占有权与分配控制权的“私利”争夺。

最初,君权是占据着绝对的支配地位。那时,肩负传达天意神旨之责的占卜巫师之族,其实只是陪王伴驾的仆从。而带有叛逆意识的民间宗教组织,自然随时处于君权的严密监控和严厉打压之下。但对立双方的唯一共识,也是全体社会成员都能够达成的基本共识,便是“天道不可违”和“君权神授”。当朝君主以御用占卜巫师接收到“天意”为凭据,显示自己是“君权神授”的正统。而民间宗教却会以自己获取的最新“天意”,告知天下当朝君主已经“失道”,“君权神授”已另有新朝新君。

此时,双方争锋的矛盾焦点又转变为,是君权决定神权?还是神权决定君权?若是前者,则“君权神授”便等于是君主可以自行加冕,而宗教神权仅仅只是一个糊弄天下人的道具。若是后者,则君主仅仅只是任由宗教神权操纵的傀儡,宗教领袖才是真正的幕后主宰。几番斗法之后,世界各地先后形成了君权专制的君主制、“政教合一制”和神权专制的君主制等几种政体形态。其中,欧洲“黑暗的中世纪”,指的便是基督教神权专制下的君主制形态。

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在君权与神权相互斗法的过程中,金融商业资本阶层的“金权”已经摩拳擦掌很久了。随之而来的“金钱拜物教”时代,则说明“金权”只不过是“神权”的超级变异形态。“金权”对政权、神权和民权的“赢者通吃”,在这个世界上差不多也是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此新“法术”的“道之本”,也依然是为“私”。其“术之用”,不但不能确保社会成员享有最起码的均衡“公道”,甚而导致了更严重的“1%与99%”收人分配不公和社会失衡的危机。那么,“金权”又是怎样走上最高神坛的呢?这还得从商品交换与货币起源说起。

【2】“金钱拜物教”:从物到钱的精神“符号”演化

如前所述,在漫长的原始共产主义社会时代,部落公社或部落公社联盟社会内部,实行的是公有制的社会化大生产与生活资料的统一均衡分配。即便是生产单位之间有调剂交换的等价计量尺度工具,如牲畜、盐、稀有贝壳、珍稀鸟类羽毛、宝石、石头及稀有贵重金属等,也仅仅只是劳动产品流通分配的核算兑付信用凭证而已。直到大约五六千年前,人类社会发生了从原始共产主义社会到奴隶社会的“公私之变”后,这种原来作为生产生活资料调剂分配的交换手段,才具有了我们现在所理解的商品货币意义。

自此,金银等货币,不仅是商品交换的等价物和价值尺度,而且也成为私有财产权明晰化和个人财富拥有数量的象征。从劳动价值和生产生活资料的原始物质本义,到财富地位符号化的精神意义演化,“金钱拜物教”也便是从这个时候就开始发育了。

【3】资本主义初级阶段:“金钱拜物教”是怎样走上最高“神坛”的?

从奴隶社会开始,王朝更迭君权争夺和王侯爵位领地的分封,固然是私有财产和生产资料分配的主要方式。尽管,君权有时也只是神权的傀儡。但与此同时,因为有了商品物权交换和市场经济的发展。谁拥有更多的金钱货币,谁就拥有更大的生产资料和劳动产品的市场交换分配能力。基于这种货币分配权力所产生的利益孽息,也便是财产本钱收益。因此,中国古人把经商称为“货殖”或“治产”,就是这个道理。西方将此称作资本经营或资本收益,也是一样的道理。

那时,君主行使最高的财富分配权和国家统治权,是君权主宰政权。而财产拥有者,则以金钱货币为“令符”行使着市场交换分配权。这种君权和神权与“金权”的博弈,贯穿着从奴隶社会到资本主义社会数千年的发展历程。起初,君权占有绝对主导地位和支配地位,自然容不得“金权”对自身统治权威的冒犯和挑战。同时,商人贪婪逐利的市场投机本性,不仅影响市场物价稳定,也直接影响民生福利和社会秩序稳定。因此,君主以货币发行权和经济法令政策形式对“金权”的限制打压,通常也会受到广大社会民众的支持和拥护。而在遏制个打压“金权”方面,君权与神权一般是持有共同的立场。

但是,财产拥有者“钱生钱”的不劳而获欲望,还是随着货币经营的商业思维不断发育而急剧膨胀。市场投机的贪婪,不断刺激着他们的财富冒险神经。这股燃烧了千年的地下烈火,最后将不可避免地导致“金权”向君权和神权发出猛烈的冲击。

且说在欧洲“黑暗的中世纪”,意大利商人马可·波罗于1275年到达中国,并在此游历了17年。回国后,他写成的《马可·波罗游记》震动了整个西方世界。此前,中国的先进科技如火药、造纸术、印刷术、指南针及航海术等,已经沿“丝绸之路”传到了西方。但欧洲人心动的,还是中国社会的物质富裕。后来,哥伦布正是受到《马可·波罗游记》的刺激,踏上了“到东方到中国去”的财富冒险航程,并阴差阳错地发现了“新大陆”。当时西方人认识先进的中国和落后的“新大陆”,都是直奔主题“冒险求财”。他们以和平贸易为名,能骗就骗能偷就偷,哪怕是鸦片毒品贸易。实在不行,干脆就开动“坚船利炮”去抢。敢打人敢抢人还敢于强词夺理,并怪罪中国人不懂自由贸易“国际惯例”的文明世界规矩。

反观中国人,远自宋朝开始,在自己富裕发达文明先进的时候,就有了割地赔款委屈求全的儒雅风度。在感受了西方列强“坚船利炮”的科技先进后,也便马上拜服了西方世界“国际惯例”的公理,并且按照“洋教师爷”的教诲一步步虚心地“西学东渐”了。西方人认识中国是直接求财要实物,而中国人认识西方是学科技学文化。中国与西方的贫富地位倒换,大约便是根源于这种文化观念的差异。而西方由贫变富真正秘诀,其实首先还是在于烧杀抢掠的北欧海盗基因。其次,便是“金权”技术的先进。

在当时“黑暗的中世纪”,中国的“四大发明”先进科技、《马可·波罗游记》及哥伦布等人的远洋财富探险,给欧洲商人阶层的“金权”扩张野心不断注入新的动力。但横亘在眼前的最大障碍,首先是强大的宗教神权专制。这时,他们一方面借用个封建王国的君权和民族主义力量,对外实施国家资本主义形式的远洋贸易和殖民掠夺,以完成“第一桶金”的原始资本积累。另一方面,利用远洋贸易带动起来的新发现新发明和新技术,以追求“科学真理”的旗号向基督教的“神权”真理发出挑战。这种釜底抽薪的真理标准大论战,不久便掀掉了“神权”专制的铁交椅,并把自己的盟友“君权”推上了权力之巅。

接着,在“君权”庇护下羽翼丰满之后,“金权”集团便又高举自由平等的“民主”大旗,掀翻了“君权”专制的宝座。与此同时,他们按照“金钱民主”的宪政法制设计,内定筛选出资本戏子候选人,给99%“纳税人”兑现一把选票瘾,“海选”出总统议员之类的“民选”官员。自此,1%资本“金权”专制时代便揭开了历史新篇章。而“1%与99%”贫富等级不公的社会格局,就合理合法地固定下来了。这一连串的社会变革过程,西方世界称之为“文艺复兴”和“启蒙运动”及资产阶级革命。再回想自“西学东渐”以来,中国人也跟着西方老师学科学喊民主,可我们真的把这些“科学”与“民主”及“法治”口号搞懂了吗?对于这些西学之“术”,我们细察过其“1%与99%”公私之“道”的属性吗?

应该承认,以往的君权专制与神权专制时代,也有其一整套的统治“法术”。因此,法治契约也都不是一个新概念。在民间宗教神权最初向君权叫板的时候,其实也有自由平等和民主的“民权”意味。只是那个时候,双方还都忙于在天道和神旨上做文章,尚来不及进行民主法治之类的名词发明和制造。后来的“金权”集团,已经没有了做“天道”文章的余地,但却完成了自由平等和民主法治的整合营销。更重要的历史贡献还在于,他们高举的科学真理大旗,有最先进的自然科技作支撑,顺势就偷换概念成了世界先进文化的代表。

这一系列人性、人道、人权、科学、理性、自由平等和民主法治的现代先进文化体系构建完成后,“君权”专制便被彻底扫进历史的垃圾堆了,但“金权”集团还没有忘记要预防宗教神权的死灰复燃。于是,他们还要完成自己的“金钱拜物教”神权信仰体系建设。怎么办呢?除了持续宣扬金钱货币的财富价值符号化意义外,就是给自私自利、求财求富和物质享乐再赋予人性本能的人道价值,并以1%的财富成功作为样板激励。至于99%的失败失意,这按照物竞天择生存竞争的达尔文进化论“食物链”法则,也能够给予“科学的”解释。如此“金钱拜物教”神权信仰体系运营,要自然有自然,要人性有人性,要科学有科学,要成功榜样有榜样,几乎可以说是天衣无缝了。

这样以来,政权、金权和神权,便历史性地实现了“三权”归一的独裁专制。但是,原有的宗教神权也不能完全取缔,否则便让信仰自由的自由人权难以自圆其说。这也好办,有钱能使鬼推磨。当年神权与君权相争,也还不是为了私利吗?况且,宗教神权也曾经给君权当过辅助道具,如今给“金权”服务也没有什么不习惯。既然是“金权”当政,终究还有99%受伤的心灵需要抚慰,宗教神权履行这样的维稳职责也刚好是拿手绝活。今天西方世界“金权”与宗教神权的和谐包容各得其乐,不正是这样的情形吗?

【4】货币垄断:美元全球帝国的形成

“钱生钱”的贪婪与不劳而获,是“金权”集团的天生本性和本能。尽管通过建立自由市场体系和“金钱拜物教”精神信仰体系,已经取得了财产占有权和分配权的绝对主宰地位。但是,不管是工业生产还是世界贸易,传统的实体经济总是费时费力且利润不够高。怎么办?就像昔日在中国直奔主题进行财富冒险一样,这时的“金权”集团便要直接做“钱生钱”的货币生意了。金融的垄断与市场操纵,对西方“金权”集团来讲,正是起家立业时就从犹太银行家那里学到的绝技。当年“日不落帝国”的辉煌,不仅仅是因为英国工业的先进和强大,更因为有伦敦金融城这个世界经济心脏。“二战”后“美元帝国”的崛起,主因还是“老欧洲”金融老巢“迁都”华尔街。

美元能够成为“世界货币”,首先是因为世界上最强大的金融寡头集团控制了世界第一大资本强国的中央银行。美联储是以私人金融寡头为股东组成的股份制“央行”,这就意味着美国“金权”集团已经掌控了“世界货币”的发行权。然后,便利用汇率市场化机制,间接掌控了世界其他国家的货币主权。从世界金融垄断到全球货币垄断,从传统贸易到“债券白条”贸易,美元帝国的“金权”专制也已经是登峰造极。

在这样的一个全球市场经济国际惯例体系内,哪个国家想要按照市场经济法则摆脱美国的剥削和压榨,就简直是痴人说梦。

【5】公私之变:人类文明复兴的希望之光

在西方文化的惯性思维下,人们一般认为距今五六千年前的原始共产主义社会,是并不存在的传说故事。如果不得不承认,也总是要特别强调其极端原始落后的生产技术水平,以及总体相对于当今的时代的物质贫穷。也就是说,只有自奴隶社会“公私之变”以来的历史,才算得上真正的人类文明。但问题是,五六千年已经过去了,科技发展和生产率水平也已经大大进步了,可包括当今世界最科技先进的美国在内,为何还达不到昔日原始公社部落社会的公平公正水平?社会公平正义究竟是取决于科技发展,还是取决于人类自身的文明进步?人类的道德智慧究竟是在不断提升,还是五六千年来一直在滑坡堕落?

如果要问,清朝的生产科技水平高,还是唐朝的科技水平高?恐怕没有人会认为清朝比唐朝的科技水平更退步。但问题是,我们据此就可以认为清朝比唐朝更强大吗?再看看现代社会的资本“钱奴”和现代化“血汗工厂”里的劳工们,就一定比原始公社社员们的安全感、尊严感和幸福感指数高吗?我们现代人究竟有什么资格嘲笑历史和古人呢?而我们又该怎样无愧于时代无愧于人生呢?

不错,动物界的确存在弱肉强食的“食物链”丛林法则,但人类是已经文明进化了的高级智能动物。把人类再打回野蛮的丛林兽性,这究竟是讲人性还是反人性?是讲文明还是反文明?是讲科学还是反科学?物竞天择弱肉强食的“资本丛林法则”,最后只能导致世界性“1%与99%”贫富不公失衡危机的不断加剧。“美元帝国”世界货币垄断的登峰造极,也必将把整个世界的失衡危机推到极致。“世界1%国家1%富裕而99%国家99%贫困”的最终结果,必然会使这个“美元帝国”的全球链条在压榨最惨烈的部位爆裂。那时,也将是人类文明复兴时代的一个新开端。

“术高胜一时,道高胜一世”。“法术”万变不离其宗,“道”胜在“公”而败在“私”。所谓“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得道”之多在99%,“失道”之寡在1%。人数比例多寡,才是人本主义的民主真谛。“公乃全全乃天天乃道”,公道是人道,也才是天道,更是“天人合一”的自然之道。资本主义以“金权”之“术”发展到“美元全球帝国”阶段,是最辉煌鼎盛的巅峰,也是其走向终结之际。现在的全球经济危机、信仰危机和生态环境危机,便是在敲响资本主义的丧钟。盛极必衰,否极泰来,这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智慧,也是永恒不变的天之道!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