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闻博报夏商的博客

网闻博报--珍藏岁月的记忆经典

 
 
 

日志

 
 
关于我

网闻博报夏商,资深文化传媒人,大道国学说倡导者,西安交通大学大遗址保护与古建筑(国际)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国学研究所所长。著有300余万字《日出西边/风动中国》人文探秘系列作品,被誉“网络天下时讯,撷取博海浪花,记录历史风云,珍藏岁月的记忆经典”。邮箱:827980132@qq.com QQ:827980132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南海一号:打捞“大国崛起”的记忆  

2012-07-01 19:51:39|  分类: 夏商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中国海,历来就是和平友谊之海,是贸易繁荣之海,是中国迎接和拥抱世界之海。同时,这片万里波涛,也翻滚着中国人历史记忆的浪花与惆怅。早在2002年3月,就曾有媒体报道称,当中国考古队员们将“南海一号”沉船里的几千件宝贝,小心翼翼地带到水面上时,他们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又想大笑,又想哭一场!”

从“南海一号”已经被打捞起来的文物,可以看到当时中国在世界海上贸易中的地位。一些“喇叭口”大瓷碗,其式样在国内从未发现过,却与阿拉伯人常用的“手抓饭”饭碗很类似。还有一些陶瓷首饰盒上出现中国文化少有的图案,显然其是专门为国外客户制作的。“南海一号”沉船点发现铜钱已达上万枚,其中年代最老的是汉代的五铢钱,最近的为南宋初年的建炎元宝。这表明当时中国国力之盛,已使中国货币可以成为“海上丝路”的世界贸易“硬通货”。

按照西方人的历史观,一般以哥伦布船队远航征服殖民“新大陆”为分界点,将世界分为1500年以前世界和1500年以后的世界。此1500年以后的世界,也便是由大陆文明进入了海洋文明的“大国崛起”时代。从西班牙、葡萄牙、荷兰、英国到美国,你方唱罢我登场各领风骚争“霸鞭”。对于这种由陆权向海权的时代转变,西方史学家总结出一条规律,那就是“强于世界者必盛于海洋,衰于世界者必败于海洋。”法国思想家伏尔泰,也曾将“日不落帝国”英国的崛起归结为三点原因。一是重商;二是将查理一世送上断头台;三是国会通过了《航海法令》。

若按中国文化“道术用”系统思维进一步分析,这里的“重商”求利应是实用目的,而结束封建君主专制和“通过了《航海法令》”,应是路径方法与技术手段。而隐藏于文字背后的“强权”之“道”,则为自私自利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这种“丛林法则”的原始野蛮,就是中国人后来印象深刻的“坚船利炮”。

如果认识不到这一点,只在海洋贸易“开关通商”之“用”上做文章,或者只是迷信先进科技“坚船利炮”之“术”,那就永远破解不了西方列强“丛林法则”之“道”,更难以走上“救国图强”的“大国崛起”之路。所谓“道为术之本,术为道之用”,如果我们丧失了中国文化的主体思维,非但会继续陷入西方市场经济“国际惯例”和自由民主“普世价值”的迷宫,而且也永远无法解释中国与世界的“历史拐弯”之谜。

就对外开放和世界贸易而言,中国自汉代开拓“丝绸之路”时便是世界贸易的领先者。所谓从陆权到海权的时代转变,中国自唐宋兴起“海上丝绸之路”时就是世界贸易的领航者。“南海一号”沉船打捞的实物证明,中国在宋朝时就是“海上丝绸之路”世界贸易的“掌舵者”。而且,直到元朝时中国仍然拥有“世界贸易第一大港”泉州,直到明朝时还有“郑和下西洋”的世界壮举。

那么,中国与世界的“历史拐弯”之谜便在于,为何世界海洋贸易的“领航者”大宋帝国,反而会在一路丧权辱国割地赔款中最终走向覆亡,而世界贸易“大国崛起”的接力棒为何就偏偏落到了“丝绸之路”的西端?

在大道国学者夏商先生看来,对于这个中国与世界的“历史拐弯”之谜,自1840年“鸦片贸易战争”的“西学东渐”以来,我们就一直受到西方文化强权的蓄意误导。直至今天,我们还依然摆脱不了“西强我弱”的发展被动,继续承受着来自西方列强的经济文化与军事围堵重重威压。百年忧患,千年迷惘,现在也该到我们这一代人改写中国与世界历史的时候了!

固然,清朝的“闭关锁国”是“落后挨打”的直接原因。自明朝中期延承至清朝“不得擅出海与外国互市”的海禁政策,乃至焚毁出海船舶,阻断海外交通,使得“郑和宝船”的任何部件及图纸都彻底毁灭,这的确是民族的不幸和历史的悲哀。但要说到世界贸易和“开关通商”,这却并不是西方列强的发明,而应是“东学西渐”的结果。

因此,我们还是要把“落后挨打”的“历史拐点”,再上溯到元明清之前的宋朝。即便是在明朝中期,当哥伦布船队扬帆远洋征服殖民“新大陆”之际,后来西方世界“将查理一世送上断头台”的资产阶级革命,也还是看不到影子的事。要说“坚船利炮”的先进科技,西方列强当年远洋世界时采用的火药术、印刷术、指南针及航海造船技术,也并不是西方世界的“发明专利”,而全都是自宋元以后才从中国学到手的。那么,在这个“历史拐点”之处,就只剩下“重商”精神的世界海洋贸易可以作为领先优势了。但恰恰在这一点上,更体现出当年大宋帝国的强项。

这样转了一大圈,我们还是没有找到宋朝“落后挨打”并把“海权”交棒给西方的原由。至于西方总是将其征服殖民“新大陆”,从而完成“第一桶金”原始资本积累以后的发展结果,譬如世界贸易市场经济“国际惯例”和自由民主“普世价值”之类,作为其“大国崛起”的“经验规律”,这明显是倒果为因的骗人把戏。大宋帝国“落后挨打”及此后西方“大国崛起”真正的唯一根源,仅仅只是在自私自利弱肉强食“丛林法则”上的取舍差异。所谓失之毫厘差之千里,中国与世界的历史,就是自此发生了拐弯和改变。

试想当年,假如宋朝凭借“坚船利炮”的先进科技与“重商”精神的“海权”优势,也像后来西方列强那样对外具有“丛林法则”的原始野蛮,在北面内陆会遭遇西夏辽金蒙元的接力追打吗?而在南洋和西洋乃至“新大陆”,难道也不能开拓出大片的殖民地吗?但问题在于,中国文化与西方文化的特质差异,也正是体现在有无“丛林法则”的对外侵略精神基因。这便决定了,大宋帝国在经济文化科技发展依然全面领先于世界之际,还是没有逃脱丧权辱国、委曲求全、割地赔款乃至最后覆亡的命运。而西方世界在相对于中国尚处于全面落后的情况下,却反而能够以“后发优势”实现赶超!

严格来讲,中国社会最近一次自历史巅峰的转衰,是发生于“唐宋之变”。接下来,宋元明清只是持续衰落而已。而西方世界走出“中世纪黑暗”的“文艺复兴”及哥伦布船队远征,这个西方“大国崛起”的历史拐点,也正是发生在中国自“唐宋之变”后的转衰期。从人类学和社会学角度来讲,越是进入农耕文明较晚的草原部落和马背民族,身上残留的“丛林气息”就越浓。西方世界相对于中华民族是这样,中华民族内部也是如此。大宋帝国相对于西夏辽金蒙元的“弱势”,大明帝国相对于满清的“弱势”,以及大清帝国相对于西方列强的“弱势”,也都是这种“丛林气息”强弱的体现。

大家会奇怪的是,为何草原民族一旦“入主中原”,身上原有的“丛林气息”就逐渐消退,以至于像满清王朝这样简直发展到“弱不禁风”呢?或者说,中国的草原民族,为何在与汉族王朝争夺天下时很有“丛林气息”,而一旦“君临天下”而面对更“丛林气息”的西方列强时,也就变得跟汉族王朝一样“温良恭俭让”起来了呢?以前,有人把这种历史现象归结为中国的“酱缸文化”,有人甚至还自豪于这种“酱缸文化”的同化力。可当我们回想起大清帝国面对西方列强“温良恭俭让”,回想起那段丧权辱国委曲求全割地赔款山河破碎的民族苦难史时,我们就很难再为这种“酱缸文化”的同化力感到自豪了。

事实上,中国自“唐宋之变”后的一路转衰,正是这种“酱缸文化”的“国粹糟粕”在发酵。从宋儒理学到宋明理学,直至满清王朝的腐朽没落和“五四”新文化运动的“打到孔家店”,我们都能够看到这种“酱缸文化”一脉相承的祸国殃民,也能看到中国人的文化反思和精神觉醒。这种“孔孟之道”等级礼教文化的最大毒效,就是增强了少数文化精英权贵豪强“丛林精神”的对内野蛮,而丧失了对外部“丛林世界”的观察视野与警惕防范。更在于精英权贵的极端自私和等级礼教的自我捆缚,使得整个国家和民族丧失了快速应变与对外抵抗的效能。譬如大宋帝国之“落后挨打”到覆亡,非但是“将熊熊一窝”,实乃儒家等级礼教之“文熊熊一国”!

那么,有人肯定会说,中国的“汉唐盛世”也有儒家文化,为何就很“盛世”呢?简而言之,儒家学说只是中国春秋“百家争鸣”之一“术”,且在当时社会大变革之际是代表着“克己复礼”的保守落后文化。所谓秦始皇“焚书坑儒”,只是儒家学士抗拒社会革新而夸大其词接力演绎的“文化泄愤”。“汉承秦制”以“黄老之学”治国,从而奠定了“大汉盛世”的根基。而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却在汉朝鼎盛之时埋下了日后三国魏晋南北朝的内乱祸因。至隋文帝再次统一天下,“唐承隋制”奉行道释儒三教九流包容共存,从而打破了“独尊儒术”的文化枷锁,实现了人们思想精神与社会创造活力的一次大解放,这才有了大唐盛世的再次崛起。

是故,“孔子之术”自创立之日,便与中国文化进步方向背道而驰。“汉唐盛世”,兴于道而毁于儒。旋至“唐宋之变”,宋儒理学之兴盛,即注定了大宋帝国之衰亡。而宋明理学之继盛,则注定了宋元明清的一路之衰败。

追根溯源,中国易理大道文化,自“伏羲画卦”至“黄老之学”而源远流长。“三皇五帝”时期之前,为原始共产主义的“公天下”文化。至虞夏之际,而有“公私之变”,此所谓“大道废有仁义智慧出有大伪”。春秋之际,孔子“克己复礼”维护社会等级分封制的私有制,即为仁义之“大伪”。鲁迅言“礼教吃人”,可谓一针见血。崇尚公道公德,是个人小我境界之升华。追求自私自利,是人文精神之道德堕落。因而,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乃为中国文化“公私之变”二次之衰变。中国之强盛,有待于中国文化之复兴。大公无私,克己奉公,民族集体主义精神的凝聚与振兴,堪待中国文化再次“公私之变”的复正。而首先,则要能打破西方文化“洋迷信”的思想牢笼,是为“反帝”。更要能打破儒家文化“土迷信”的精神枷锁,是为“反封建”。“五四”新文化运动,革命尚未成功,同志还需努力!

回望大宋,千年一叹!又一个千年,在面临内忧外患危机之际,我们必须以民族文化精神的重新崛起而无愧于自己的历史!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