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闻博报夏商的博客

网闻博报--珍藏岁月的记忆经典

 
 
 

日志

 
 
关于我

网闻博报夏商,资深文化传媒人,大道国学说倡导者,西安交通大学大遗址保护与古建筑(国际)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国学研究所所长。著有300余万字《日出西边/风动中国》人文探秘系列作品,被誉“网络天下时讯,撷取博海浪花,记录历史风云,珍藏岁月的记忆经典”。邮箱:827980132@qq.com QQ:827980132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汉承秦制:“强弱兴衰”的“公私之变”  

2012-10-16 20:55:59|  分类: 夏商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据新华网2012年10月16日报道,日本《朝日新闻》网站称,日美两国政府决定将于11月5日至16日,在冲绳县的无人岛上举行自卫队与驻日美军的联合军事演习,并预定将进行夺回被占领岛屿的相关训练。外界分析此举似乎意在牵制围绕“尖阁诸岛”(即钓鱼岛)问题表现出强硬态度的中国。今年9月,日本陆上自卫队和美国海军陆战队在关岛实施了夺岛演习。考虑到中国扩大在海洋上的活动,日本防卫省提出将加强冲绳等西南诸岛(即琉球诸岛)的防卫能力,而此次训练便是其中一环。由于演习的时间与中共十八大的日期重合,日美两国政府正在对演习内容和对外公开的范围进行最后调整。

在大道国学者夏商先生看来,遥想当年“徐福东渡”和日本请封“汉委奴国”之际,假若中国坚决不承认日本的“藩属国”身份,那么这个“汉委奴国”肯定会哭天抢地悲伤不已。弹指两千年,从“臣服”到“征服”,这个昔日的“汉委奴国”为何竟如此忘本?蓦然回首两千年,究竟是日本变得强大了,还是中国变得衰弱了?历史上“虽远必诛”的秦汉雄风,还会再次威震天下吗?这是一个问题,是一个现实而紧迫的历史文化命题。

我们不妨先插播几条相关时讯,然后再继续讨论。

【1】日本防卫省:发现7艘中国舰艇通过钓鱼岛附近水域

据人民网2012年10月16日电,日本防卫省发布消息称,16日上午7点左右,日本海上自卫队的P3C反潜巡逻机在冲绳县与那国岛东南约49公里的海域,发现了7艘中国海军舰艇从太平洋向东海方向北上。其中部分舰艇还从日本相临水域通过。消息称,中国舰船通过钓鱼岛以南约200公里的水域还是首次。7艘舰艇包括导弹驱逐舰、护卫舰、补给舰、潜艇救援舰等,与4日通过冲绳本岛和宫古岛之间的7艘舰艇为同一舰艇群。

此前,针对中国的7艘舰艇出现在宫古岛海域的附近,日本的传媒分析就认为,在钓鱼岛主权争议令中日关系紧张之际,美军派出了两艘航空母舰战斗群在西太平洋戒备、监视,这属于非常罕见的部署。而中国军舰在这个时候通过宫古岛海域,可能是意图要牵制美国。

【2】美日高官就钓鱼岛局势会谈 达成联手应对中国共识

据环球网2012年10月15日报道,日本外相玄叶光一郎10日15日当天上午与到访的美国常务助理国务卿伯恩斯在日外务省举行了会谈,双方就因日方实施钓鱼岛“国有化”方针导致中日关系当前的紧张局势交换了意见,并就美日共同应对中国达成一致。

日本《产经新闻》15日报道称,玄叶在会谈中称,“希望就当前紧张局势不断升级的东亚局势,与美方坦率地交换意见。双方在会谈中以中国和朝鲜为对象,一致认为美日应联手应对中朝。”伯恩斯强调,今后希望与日方就进一步深化美日同盟关系保持密切联系。围绕因“国有化”方针导致中日两国当前对立局势,玄叶再次宣称“中日之间不存在领土问题”。日本新闻网15日指出,虽然美国政府坚称“不会充当中日之间的调停人”,但伯恩斯15日在与玄叶的会谈中还是谈论起了钓鱼岛及中日紧张关系等问题。此外,伯恩斯随后还将访问韩国和中国等亚洲国家。

【3】IMF改革差临门一脚 中国扮演掏钱角色成冤大头

据国际金融报2012年10月15日报道,10月14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年会在东京闭会。原定在年会上完成的IMF份额改革,因一些成员国“拖沓”,徒生枝节。美国就是这次份额改革的最大不定因素。美国大选形势逼人,加之新兴国家与发达国家的利益博弈,欧洲、日本等国借机表达不满,IMF份额改革或好事多磨。值得注意的是,此次IMF份额改革的另一项关键点是对份额公式的重估,而目前成员国之间对此的观点差异依旧很大。现行份额公式,造成了份额与成员国经济实力不符的现象。因此,尽管中国的GDP规模已经超过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由于GDP权重仅占份额公式的一半,中国并不能立刻成为IMF份额第二大国家。

IMF的表决机制分为三种模式,51%简单多数、70%特别多数和85%特别多数三种比例通过,其中重大问题必须取得85%的特别多数票。IMF最大股东美国目前占有16.74%的第一投票权,并且是“一票否决权”。中国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梅新育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调整IMF份额是“美国请客,欧日买单”,由于份额将被调低,这一改革已经引起欧洲、日本的不满,在美国大选期间,这一问题容易产生政治化,被诟病为牺牲盟友利益,因此奥巴马政权并不敢轻易行动。而除了大选因素,发达国家和新兴经济体之间的利益博弈亦对新制度推行形成掣肘。日媒分析称,更深刻的背景在于美国对提高新兴国家,尤其是大幅提高中国在IMF的份额持谨慎态度。

IMF一般每五年会对份额进行一次总检查来评估其资金是否充足,并根据世界经济的实际情况作出相应的份额调整。此次份额改革旨在提高新兴经济体话语权,被视为是IMF成立67年以来最根本的改革。梅新育表示,IMF份额调整是大势所趋,肯定会进行,但无论如何,美国的“一票否决权”不会改变。他表示,目前多重遇阻的情况下,中国应“两条腿走路”,一方面在IMF和世界银行方面寻求更多的话语权,另一方面,应积极推进建立亚洲货币基金组织,鼓励双边货币互换协议,减少新兴经济体对外汇储备的依赖,满足亚洲自身的需要。不过目前由于中日领土争端,有关亚洲货币基金组织的建立事宜暂时被搁置。

【4】网闻博评:从“天下规则”到“西方规则”的“国际惯例”

大道国学者夏商先生认为,按照西方人的“普世价值观”,文明世界应该是“民主法治”的社会。而所谓民主,就是以“人人生而平等”为基础的“少数服从多数”规则。但从四五千年前的奴隶社会,一直到现代西方发达国家的资本主义社会,1%富豪权贵阶层与99%平民大众阶层的社会贫富等级不公,本身就证明了“人人生而平等”只是天国里的美丽童话。“民主选举”的“筹款赞助”竞争机制,又使这种“选票民主”成为昂贵而合法的“权力拍卖交易”。立法、司法和行政“三省六部”各班朝臣大员,就是通过这样的“权力拍卖交易”进行觅选任免。不管换班领衔的朝臣大员名分是叫丞相还是首相或是叫总统,都只不过是与时俱进的官职名称而已。也不管党同伐异是“驴”还是“象”,幕后垂帘听政的“金主”都是永不退位的“皇帝”。资产阶级革命的文化先进性,就表现在这种“金主”垂帘听政的“民主法治”。

99%的穷人可以有“选票”,但政党候选人的“筹款赞助”竞争,却只能是1%的“富人游戏”。1%的富人推举出“白马”和“黑马”及“黄马”作为正式候选人,任凭你99%的穷人如何进行“民主投票”,最后也肯定“选”不出一头“驴子”来。所谓“人人生而平等”,充其量仅是指“海选观众”的“一人一票”。但以“筹款赞助”决定候选人入场资格的“富人贵族游戏”,却只是1%富人阶层的特权专利。这种“资本份额”与“人数份额”制度体系的“顶层设计”,才真正是西方民主的文明先进所在。当然,几年期限的“权力拍卖交易”,还必须保持监督制衡。所谓的“两院制”,特别是“参议院”的“否决权”,便是“资本民主”的“股东权益”体现。

所谓市场经济弱肉强食大鱼吃小鱼的“丛林法则”,也就表现为这种“股份制”的民主文明。包括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及世界贸易组织,这三大市场经济中枢机构的组织原则,同样是遵循着这种“股份制”民主原则。但充其量,也只是全球帝国“三省六部”的前台表演。因为美国“一票否决权”的独裁专制,才真正是这个“金主”垂帘听政的国际惯例本质。

如前所述,从当年美日“私相授受”琉球诸岛及钓鱼岛,到美日“夺岛军演”助威日本“购岛交易”,这是当前中西方文化冲突的最突出表现。与此同时,以美联储的QE3为号角,美欧日“货币战争”的印钞机竞相发动。作为美日“最大债权国”双料冠军的中国,天量外汇债券资产的蒸发缩水加速和“输入性通货膨胀危机”的加剧,已经是自不待言。而当此之际,“全球市场经济”体系的中枢机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赶趟在日本东京举行年会。法新社14日报道称,“但当东京迎来如美国财长盖特纳以及德国财长朔伊布勒等全球金融名人时,中国财政部长和央行行长却双双缺席。”于是,中国便被指责为“利用其‘经济肌肉’来表达政治观点”,是“中国将来不会一直在西方主导的框架内行事的明证”。

不过,在这情急之下,法新社的报道却无意间道出了一句实话,西方鼓动中国接轨的“国际惯例”,却原来是“西方规则”。由此我们便知,全球互联时代主流语境下的“世界潮流”、“国际标准”、“国际社会”及“普世价值”等等概念,实际上都是“西方潮流”、“西方标准”、“西方社会”及“西方价值”的代名词。所谓“世界负责任大国”,原来就是要负责给西方“收拾残局”!

追根溯源,这套世界贸易“西方规则”,始建于五百年前哥伦布船队殖民征服“新大陆”之时。在此之前,贫穷落后的欧洲人,尚处于基督教神权专制的“中世纪黑暗”。而那时的“小小寰球”,却是“东学西渐”的“丝绸之路”世界贸易时代。从“徐福东渡”和日本请封“汉委奴国”以来,中国人不仅建立了一整套东方文化特色的朝贡体系“天下规则”,而且还一直开创并引领着“丝绸之路”的世界贸易“国际潮流”,直至“郑和七次下西洋”的“海上丝绸之路”落日余晖。当哥伦布在马可·波罗《东游记》的激励下出海远航时,与郑和1433最后一次“下西洋”仅仅只相距五十多年。“东学西渐”的“丝绸之路”世界贸易时代,与“西风东渐”的“国际惯例”世界贸易时代,就此正式完成了“新老交替”。但秦汉时代的巨大背影,虽历经两千多年沧桑却依然轮廓粗犷清晰。直到今天,从“徐福东渡”和日本请封“汉委奴国”的历史中,我们似乎仍能感受到秦人“席卷天下”和汉人“虽远必诛”的自信与豪迈!

是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还是发家致富自私自利?是“战衡战准战流战权战势”于“天下规则”,还是刻舟求剑郑人买履邯郸学步于“国际惯例”?这种阴阳虚实大小内外轻重缓急的“公私之变”,恰正是国家强弱兴衰的旋转门所在。公则合,合则强,强则兴。私则分,分则弱,弱则衰。所谓“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非惟天时,抑亦人谋也。”而与其说是在“人谋”,莫若是在人之“道法自然”。无论是“天下规则”,还是“国际惯例”,难道能高于“自然法则”吗?

【5】汉承秦制:“强弱兴衰”的“公私之变”

正如大道国学者夏商先生此前《华夏文明探源启示录》、《重读经典:“五蠹”绝非韩国特产》、《日本之鉴:现代化的“二奶焦虑症”》、《汉承秦制:“徐福东渡”与“汉委奴国”》、《汉承秦制:“攘外”与“安内”的纠结》、《汉承秦制:“耕战时代”的信仰迷惘等》、《汉承秦制:探秘中国兴衰趋势图》、《莫言:搁置钓鱼岛争端谁都别去!》、《汉承秦制:天道知常纵观天下兴亡》及《汉承秦制:罢“道”尊“术”但求“用”》等《日出西边/风动中国》人文探秘系列文章所述,在虞夏之际的“公私之变”以前,是公有制的原始共产主义社会。老子曰:“致虚极,守静笃,万物并作,吾以观复。夫物芸芸,各复归其根。归根曰静,静曰复命。复命曰常,知常曰明。不知常,妄作凶。知常容,容乃公,公乃全,全乃天,天乃道,道乃久,没身不殆。”此所谓天道为公,天下为公,大道为公。

“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则不然,损不足以奉有余。”自“伏羲作易八卦”时起,中国人就信天道奉天道。人间万事,就是天下之事。能够“损有余而补不足”,就是“替天行道”。能够“替天行道”主持人间正义者,自然会得到最广大民众的推举而“禅让”为“王”。这样的“天命所归”与“人心所归”,就是“天人合一”的功德圆满。然而,自虞夏之际的“公私之变”以后,“损不足以奉有余”的“横行霸道”者,却往往以“君权神授”的“天子”自居,或是以“公权民授”的“民主”自诩,但实际上都是“不知常”的“妄作凶”。

所谓“故失道而后德,失德而后仁,失仁而后义,失义而后礼。夫礼者,忠信之薄而乱之首。”夏商周三代,就是一个“忠信之薄而乱之首”的时期。到春秋战国时代,便是一个“礼崩乐坏”天下大乱的时代,也是一个“变法图强”救亡图存的改革时代。从“管子变法”的“商战”,到“商鞅变法”的“耕战”,直到秦始皇统建立“大一统”的中国,这个轰轰烈烈的改革时代便创造出了空前绝后的辉煌成果。

至“汉承秦制”和“罢黜百家独尊儒术”,这场春秋战国五百年的变法改革运动便被彻底逆转和终结。所谓“汉承秦制”,就是说秦始皇所建立的“大一统”之体还在,但“损有余而补不足”的变法维新之魂已不存。相反,“独尊儒术”的“学而优则仕”,更使文化精英与权贵富豪阶层的结盟成了打不破的“铁三角”。此后中国的历史兴亡周期律,便是这个“铁三角”的反复重组。而唯一保存不变的,就是社会贫富等级不公的固有格局。由此给中国造成的文化国殇,就是不但以“独尊儒术”罢黜了“百家”之“术”,而且同时也连“大道”一并给“罢黜”了。这次的“大道废有仁义智慧出有大伪”,比虞夏之际的“公私之变”更为完全彻底。

只有“公私之变”,才涉及“道”之“理”的阴阳正负根本性质。而变法改良,仅仅具有“道”之“理”的大小方向微调意义。也就是说,朝公平公正方向的变法改良,才会具有更大的社会进步作用。反之,则会产生复辟倒退的作用。当时儒家的“克己复礼”学说,自然是属于对社会贫富等级不公的维护和强化。如果说,秦始皇是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改革家,这也并不为过。但也是仅此而已,因为他还算不上一个革命家。从严格意义上来讲,自“管子变法”到“商鞅变法”直到秦始皇建立“大一统”中国,都是对私有制社会的维新和改良,而绝不具有“公私之变”的革命意义。尽管如此,秦始皇空前绝后的“大统大合”,还是创造了一个社会相对公平公正的历史高峰。而此后“分封制”的“克己复礼”,便使“大一统”的中国在社会贫富等级不公的格局固化与扭曲中,屡屡陷入分分合合的衰败沉沦漩涡。

自“徐福东渡”和日本请封“汉委奴国”以来,如果“以日为镜”来看到中国历史兴衰曲线图,我们就会发现,这条历史曲线的“辉煌顶峰”,还是在秦汉时代。接下来的“衰落低谷”,是在三国两晋南北朝的“五胡乱华”时代。再接下来仅次于秦汉时代的“亚高峰”,是在隋唐时代。而“触底企稳”的历史最低谷,是在1840年以后“救亡图存”的“百年忧患”时期。直至现在,我们还依然处在“触底企稳”的爬坡阶段。中国社会最近两千多年的“发展史”,总体上就是这样一部长达两千多年的“衰落史”。昔日“汉委奴国”对“中央之国”的“大不敬”,并非始于清朝时的“甲午战争”,而是在明朝时就开始“倭寇犯边”了。从“臣服”到“征服”,这就是日本对中国的历史见证。

所谓“大道废有仁义智慧出有大伪”,就像西方“民主法治”的“普世价值”已经被说烂一样,市场经济“国际惯例”的“改革”,也同样已经被说烂。因此,在美国“帮助改革”的北非中东地区,才爆发了此起彼伏的“反美浪潮”。也亦如此次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改革,在私有制社会1%与99%贫富等级不公的基础上,在美国握有“一票否决权”的独裁专制下,这个市场经济“国际惯例”体系能改革创新出世界的公平公正均衡稳定发展吗?显然不可能。故此,这个叫得再响亮的“国际惯例”改革口号,也还是伪改革,而绝不是真改革。“IMF改革差临门一脚,中国扮演掏钱角色成冤大头”,这也不见得是坏事。所谓“吃一堑长一智”,若能促成中国另起炉灶建立新的“天下规则”,则无疑会再次迎来一个“公私之变”的强盛时代!

从尧舜禹时代到虞夏之际的“公私之变”,是中华文明发展的一次历史性转折。自“管子变法”到“商鞅变法”直到秦始皇建立“大一统”中国,是中国私有制社会的一次改革中兴巅峰。而社会主义新中国的成立,则是中国五千年历史上最伟大的一次“公私之变”。如今,西方的“货币战争”已经打响,美日“夺岛军演”正在得寸进尺步步紧逼,美日高官就钓鱼岛局势也已经达成“联手应对中国共识”,这都促使我们必须从“汉承秦制”的历史记忆中,再次找回“公私之变”的文化智慧。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