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闻博报夏商的博客

网闻博报--珍藏岁月的记忆经典

 
 
 

日志

 
 
关于我

网闻博报夏商,资深文化传媒人,大道国学说倡导者,西安交通大学大遗址保护与古建筑(国际)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国学研究所所长。著有300余万字《日出西边/风动中国》人文探秘系列作品,被誉“网络天下时讯,撷取博海浪花,记录历史风云,珍藏岁月的记忆经典”。邮箱:827980132@qq.com QQ:827980132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汉承秦制:“徐福东渡”的历史追索  

2012-10-05 19:40:37|  分类: 夏商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日本媒体称:“中国军舰穿越冲绳海域或为牵制美军”。据共同社2012年10月4日报道,日本防卫省统合幕僚监部发布消息称,当天下午6点至7点前后,中国海军的7艘舰只通过冲绳县宫古岛东北约110公里的海域驶向了太平洋。中国军舰通过的海域是公海,在国际法上没有问题。上述海域位于尖阁诸岛(中国称钓鱼岛)以东。中国军舰曾于6月从太平洋经同一海域进入东海。这是9月日本政府将尖阁诸岛国有化后中国军舰首次穿越该海域,防卫省正在分析中国海军此举的意图。报道说在钓鱼岛主权争议令中日关系紧张之际,美军派出了两艘航空母舰战斗群在西太平洋戒备、监视,这属于非常罕见的部署。而中国军舰在这个时候通过宫古岛海域,可能是意图要牵制美国。

与此同时,IMF总裁拉加德警告说:“动荡的全球经济难承受中日对抗”。据新华网2012年10月05日报道,中日岛屿主权争议给东京举行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年会蒙上阴影,岛屿争端升至经济层面“国际社会”呼吁和平解决。在中国各银行纷纷取消出席定于下周在东京举行的IMF和世界银行年会后,IMF总裁拉加德警告中国和日本说,动荡的全球经济承受不起中日两国因领土问题而陷入的争端。IMF总裁拉加德在3日发表的一次采访中表示,中国和日本都是重要的经济推动力,不要因领土分歧分散注意力。邻国之间要想平安相处,就必须表现出“一定程度的容忍”。她还说,目前的经济形势和全球经济需要日本和中国的全身心投入。

对此,大道国学者夏商先生认为,在目前全球经济危机不断加剧之际,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为代表的“国际社会”,大声对中日岛屿主权争端升级发出“和平解决”的警告和呼吁,不能说是不及时不“理性”。相比之下,中国民众保钓爱国运动的“暴徒化”以及“中国军舰穿越冲绳海域或为牵制美军”,就似乎显得有些太冲动和“太暴力”了。“国际社会”很生气,后果自然“很严重”。于是,这便急煞了中国国内的“世界公民”。于是乎,某些中国媒体和文化精英们,便情不自禁地连篇累牍地开始对中国民众进行“法治理性”的“诲人不倦”了。

如此看来,由于中国人自己“不通情理”,从而使自己成为“国际社会”的“众矢之的”,似乎也是“咎由自取”。但问题是,且不说在当前全球金融危机和经济增长回落之时,就是在世界经济增长的巅峰时期,“世界血汗工厂”还不是照样遭受“美元债券”的“杀贫济富”吗?而自1951年的《旧金山对日和约》,再到1971年的《美日归还冲绳协定》及《美日安保同盟条约》,直到2012年“九一八”前夕日本国内的“购岛交易”,美日两国拿中国主权领土“私相授受”,这难道不是对中国主权和中华民族尊严的粗暴侵犯吗?截至目前,美国对中国“输入性通货膨胀”的“货币战争”还在继续,美日同盟对中国主权领土进行“私相授受”的肮脏交易也还在继续,美国的航空母舰战斗群还在从南海和东海两路同时进逼中国。难道,这就是市场经济“国际惯例”的“法治理性”吗?

自1840年“鸦片贸易战争”,到1894年的“甲午战争”,再到1900年的“八国联军侵华战争”,直到“抗日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及“抗美援越战争”,中国人便一直是在“国际社会”的“和平解决”警告与教训中生活。但中国人任人欺凌任人宰割的“法治理性”,却始终没有换来与“国际社会”的互利双赢和平发展。而自“抗美援朝战争”到“抗美援越战争”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才真正为中国打出了三十年的和平发展环境,并在“国际社会”的封锁制裁下实现了“两弹一星”的自主高新科技突破。也是到了这个时候,才有了美国总统尼克松不远万里来到中国的“握手言和”,才有了“国际社会”认真聆听中国式的“法治理性”课。

百年忧患百年抗争的历史证明,在这个世界上,没有民族的尊严,就没有国民个人的尊严。没有国家的主权保障,就没有国民个人的民主保证。如果丧失了民族尊严和国家主权,经济发展和国富民强便都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百年积贫积弱并不可怕,但“金钱至上”的本末倒置思维,却是精神贫穷的最大悲哀。中华民族的站起来,首先是民族精神的站起来。精神贫穷的GDP崛起,永远不可能为自己赢得尊严。一个不能捍卫民族尊严和领土完整的国家,奢谈“世界负责任大国”的“国际贡献”,本身就是“国际社会”的忽悠杰作。放下“世界负责任大国”的精神包袱,从“还我琉球保卫钓鱼岛”开始,从首先敢于为自己的民族尊严和国家主权负责开始,这才是真正的“大国崛起”之路。待到“国际社会”能再次认真聆听中国式的“法治理性”课时,我们再谈对“动荡的全球经济”的“世界责任”也根本不晚!

今天,已经上升到“国际社会”关注层面的中日岛屿主权争端,也促使我们必须从中日关系的历史渊源开始,对中国历史盛衰脉络有一个认真的回顾和反思。接上期《汉承秦制:“徐福东渡”的道德迷失》,我们继续来探讨《汉承秦制:“徐福东渡”的历史追索》。

【1】自“汉委奴国王”赐印后,日本为何不再请受中国的“封号”?

据载,1975年,在“香港徐福会”成立之际,日本昭和天皇的御弟三笠宫在贺词中动情地说:“徐福是我们日本人的国父。” 2002年6月25日下午,日本前首相羽田孜先生在江苏省赣榆县徐福村祭奠,并欣然挥毫题写了“日中友好始祖——徐福”八个遒劲流畅的大字。2007年10月26日,“中国--赣榆第七届徐福节”开幕,羽田孜再次访华。他曾多次表示,羽田家族之根来自中国,祖先是徐福。

1784年,日本博多湾志贺岛上一个叫甚兵卫的农夫,在田间劳动时于水沟中发现了一枚刻有“汉委奴国王”的金印。印制为纯金铸成。蛇钮,长宽各2、3厘米,通高2.2厘米。这一枚金印,应是中日两国最早交往的证明。多数学者认为“委”和“倭”相通,“委奴国”即“倭奴国”。据《汉书·地理志》记载:“乐浪海中有矮人,分为百余国,以岁时来献”。《后汉书·东夷列传》记载:“委奴国奉贡和,使人自称大夫,光武赠以印绶”。时值东汉初年,日本国王遣使入汉都洛阳进贡,愿为汉臣藩。求汉皇赐名,汉以其人矮,遂赐“倭国”。其王又求汉皇赐封,光武帝又赐其为“倭奴王”,并受赐“汉倭奴国王印”。当时,日本想借着臣属于汉王朝树立自己权位和王位,因此举国大喜。金印出土以后辗转百年,直至1979年被福冈市博物馆作为“日本国宝”收藏。

从秦始皇派徐福率三千童男女出海远航,到日本接受“汉委奴国王”封印,由此便正式拉开了中日两国两千多年直接交往的历史帷幕。事实上,这两千多年的东亚文明发展史,就是以“中央之国”为天下中心的中华帝国文明发展史。直至1840年“鸦片战争”前后,这个东方世界的“国际惯例”,就是中华帝国及其周边藩属国构成的朝贡体系。自“鸦片战争”以后西方列强对中国的任意宰割与瓜分,结果就是中国被“分而治之”的殖民化,直到这些藩属国在“二战”后获得如今的独立地位。但就像日本当初从中国“请封”一样,中国与各个藩属国的朝贡关系,也都有一定程度的自觉自愿“互利双赢”成分。甚至,各个藩属国往往还是通过“请封”而更多获利。所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各藩属国与中国的“合久必分分久必合”,我们也自当报以平常心看待。而昔日藩属国与中国的领土领海争端,实际上也是这种“分利”的继续。

但与中国周边其他藩属国不同的是,日本自秦汉时期从中国“请封”以后,两千多年来我们再也没有发现日本“请封”的记载和史证。即便是在隋唐盛世,在“遣隋使”和“遣唐使”往来于长安络绎不绝之际,日本依然保持着“日出国天皇”对“日落国天皇”的分庭抗礼姿态。自“唐宋之变”后,尽管大宋帝国“海上丝绸之路”世界贸易继续繁荣发达,但眼见大宋帝国被西夏辽金元蒙接力追打得割地赔款不亦乐乎,日本更是对中国增添了鄙夷心态。自大明帝国遭受倭寇频频犯边时起,日本就开始直接挑战昔日的“中央之国”了。明清五百年间,也是日本觊觎中国的野心逐渐膨胀的五百年。至于“明治维新”和“甲午战争”乃至全面侵华战争,只不过是日本自隋唐时起与中国“分庭抗礼”的发展结果。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这些中国传统文化智慧,日本人同中国人差不多一样熟悉。日本是一个“服硬不服软服强不服弱”的国家,这是中国人对日本人的普遍认识。但正因为此,中国什么时候真正强盛,什么时候是貌似强盛而实则是在走向衰弱,日本人比我们自己恐怕都看得更清楚。而我们与其痛恨日本人欺软怕硬见利忘义,倒不如“以人为镜”自省自强才更有用一些。

【2】汉承秦制:中国盛衰的历史拐点

“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这是中国人都很熟悉的盛唐文化遗产。这句话出自《旧唐书·魏徵传》:“夫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古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 然而,《旧唐书》里的唐文化,又是“以古为镜”而“照”出来的。这个“古文化”,又出自《墨子·非攻中》:“君子不镜于水,而镜於人。镜于水,见面之容。镜于人,则知吉与凶。”可见,我们现在最熟悉最引以为自豪的盛唐文化,尚且是源自于“以古为镜”的春秋战国诸子百家经典,我们怎么就可以忘记如此“以古为镜”呢?更何况,就在隋唐盛世之际,“汉委奴国”就开始与中国“分庭抗礼”了。

而从“以古为镜”和“以人为镜”,我们就会发现,在“徐福东渡”和“汉委奴国”之际,才是中国自春秋战国以来最强盛的时代,也是日本最“服”中国的时代。自秦汉以后日本逐渐与中国离心离德,甚至从“分庭抗礼”径直走向“拔刀相向”,非惟日本“不义”,而实在是因为中国“自弱”也!

那么,我们能不能重新找回秦汉雄风的文化基因呢?中国能不能再次实现两千年未有之复兴呢?这是一个“以古为镜可以知兴替”的历史命题,也是中国人必须要日本再次“心服口服”的现实命题!

关于这个历史文化奥秘,我们下期再继续探讨。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