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闻博报夏商的博客

网闻博报--珍藏岁月的记忆经典

 
 
 

日志

 
 
关于我

网闻博报夏商,资深文化传媒人,大道国学说倡导者,西安交通大学大遗址保护与古建筑(国际)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国学研究所所长。著有300余万字《日出西边/风动中国》人文探秘系列作品,被誉“网络天下时讯,撷取博海浪花,记录历史风云,珍藏岁月的记忆经典”。邮箱:827980132@qq.com QQ:827980132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经济本义:有无相生的发展循环论  

2013-12-08 21:15:23|  分类: 夏商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所谓教条主义与本本主义,最早源于西方经院哲学的神灵崇拜和宗教迷信。而自“文艺复兴”打破中世纪基督教神权专制以来,新的教条主义便增添了社会达尔文主义的“科技崇拜”色彩。特别是自哥伦布船队殖民征服“新大陆”五百年以来,世界1%与99%贫富阶级分化的持续加剧和地球生态环境的持续恶化,便是这种“丛林法则”与“科技崇拜”的教条主义恶果。从那时的世界贸易大开拓到今天的自由市场经济滥觞,同样是这种教条主义与本本主义的“知识灾难”!

于是,在当今周期性经济金融危机与债务危机的市场经济全球化煎熬里,我们不禁要问,经济到底是怎么回事?经济增长与发展的宗旨目的又是什么?而对此问题的追根溯源,就必须从打破西方经济学的教条主义“洋迷信”开始。

所谓“言必称希腊”的教条主义“洋迷信”,在讲到经济学理论时,往往就是从引据古希腊奴隶制商业城邦的“平等契约精神”,一直阐释到“启蒙运动”以来西方列强的“国富论”与“市场化典范”。当然,其间少不了就要穿插一些科技第一生产力的“财富传奇”。但问题在于,这一整套教条主义“洋迷信”的理论学说,就是无法回答自“文艺复兴”与哥伦布船队殖民征服“新大陆”五百年以来,世界1%与99%贫富阶级分化为何就不能实现“自由平等”?而科技第一生产力日新月异的知识就是力量,为何反而制造了地球生态环境的持续恶化?甚至,这种拜物主义与教条主义的“科技崇拜”,为何非要把整个人类文明推向集体毁灭的“世界末日”?

如果能够承认和正视这个基本事实,如果不至于执迷不悟到不可救药,我们就不能再继续纠缠于生产与消费的市场供求专业理论,更不能继续沉迷于金融货币政策的虚拟数据模型设计。而是必须从返璞归真的追根溯源开始,探究经济与经济发展的本义。这时,也就必须打破“西学东渐”的教条主义“洋迷信”,并返归中国文化的土壤来寻根经济学的历史轨迹。

在中国文化的语境里,经济一词本是源于“经天纬地救世济民”或“经济民生”之义。在包括《史记》在内的古代典籍中,也有“治生”、“治产”和“货殖”等说法。事实上,自“盘古氏开天地”,到“有巢氏教民建房筑屋”、“燧人氏教民钻木取火”、“华胥氏教民结绳织衣”、“伏羲氏教民书易八卦”、“神农氏教民播育五谷”、“轩辕氏教民习用干戈”,直至虞夏之际的“公私之变”以前,在这个漫长的原始共产主义社会时代,中华民族的文明发展一直是“大道之行天下为公”。其间“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的“道法自然”,也始终是在“经天纬地救世济民”。包括伏羲氏的“易八卦之道”与轩辕氏的“造指南车之术”,均是在追求“经济民生之用”。所谓“道为术之本,术为道之用,术万变而道不变”。不管是到什么时代,也不管在怎样的生产技术发展阶段,天下万民百姓的丰衣足食幸福安康,总是经济发展的出发点与落脚点。在此整个原始共产主义社会时代,所谓经济生产,也便总是“经世济民”的“治生”和“治产”的代名词。

而从经济生产到财富积聚的富裕概念转变,恰正是始于虞夏之际的“公私之变”。自从有了社会公共资源财富的私人占有制,也就有了私有财产的市场交换和金钱货币,也便有了社会1%与99%贫富阶级的分化。所谓贫穷和富裕,原本就是这样一个有无相生的相对概念。个人持有金钱货币的多少,便代表着个人财富占有的多寡和市场资源配置权力的大小。99%的社会成员被演变了一无所有的奴隶,就自然催生出了社会上1%先富起来的奴隶主富豪权贵。中国夏商周时期的奴隶社会,与古希腊商业城邦的奴隶社会,便都是这种社会公共资源财富向1%奴隶主富豪权贵集中的财富创造史。再从封建社会到资本主义社会,也照样是社会1%富豪权贵的市场资源配置史。同时,也是社会99%贫民百姓的追求富裕梦想史。

由此可见,正是自“公私之变”的社会贫富分化和财富概念产生以来,经济生产与经济发展便与“货殖”的发财致富融为一体了。然而,无论有怎样“权轻重”的“致富术”,也无论怎样用“看不见的手”把控生产供应与消费需求,“国富论”的结果也全都是一样的社会1%与99%贫富阶级分化。富裕生活的梦想成真,永远总是属于社会1%的富豪权贵。再发展到拜金主义的“唯GDP论”与“市场决定论”,人们也依然是在经济增长里继续追寻着千年富裕梦。

事实上,这六七千年的社会1%与99%贫富阶级分化史,仅仅只是三百万年人类文明演化史中的短暂插曲。商业文明的市场经济学,演绎的也只是社会1%与99%贫富阶级分化的经济规律或市场规律。但若回归经济的“经世济民”本义,则根本不存在什么“国富论”或“康富论”。而人们对经济规律研究的知识智慧,也必须回归到“经世济民”的“术为道之用”上。

如今,低碳环保的生态经济学理论,或许是在对工业文明与“科技崇拜”的自由市场经济学进行纠错。但是,如果没有再次“公私之变”的社会大转型,这种生态文明理论便不可能升华至天下为公的“道法自然”境界。所谓“道为术之本,术为道之用,术万变而道不变”。生产科技之术与“经济民生之用”,首先必须基于“大道之行天下为公”的根本前提。所谓“天下为公”,就是人类的社会经济活动必须实现生产劳动与成果均衡分配的循环发展。所谓“人法地地法天”,就是人类的社会经济活动必须保持与大自然能量交换平衡的循环发展。人类社会系统的这种循环发展规律,才是可持续发展的社会规律。经济系统的这种循环发展规律,才是可持续发展的经济规律。这种人类社会系统与大自然系统的循环运动相统一,才能最终符合宇宙世界自然法则的自然规律。

显然,私有制下的社会1%与99%贫富阶级分化,必然破坏社会经济的发展循环,进而破坏人类社会文明与自然生态环境的发展循环。老子曰:“大道废有仁义,智慧出有大伪。”又云:“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则不然,损不足以奉有余”。人类社会“公私之变”六七千年以来的1%与99%贫富阶级分化,便是这种“损不足以奉有余”的结果。而这种“人之道”的“智慧出有大伪”,便集中体现于自由市场经济学的“创富论”。现在,是该到打破西方经济学教条主义“洋迷信”的时候了,也是该到回归“天之道”的经济学本义的时候了!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