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闻博报夏商的博客

网闻博报--珍藏岁月的记忆经典

 
 
 

日志

 
 
关于我

网闻博报夏商,资深文化传媒人,大道国学说倡导者,西安交通大学大遗址保护与古建筑(国际)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国学研究所所长。著有300余万字《日出西边/风动中国》人文探秘系列作品,被誉“网络天下时讯,撷取博海浪花,记录历史风云,珍藏岁月的记忆经典”。邮箱:827980132@qq.com QQ:827980132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货币战争:当心你的房子“被平均”  

2013-03-24 02:07:28|  分类: 夏商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约自有了“人均收入”的设计目标和统计概念,也便相生了“被增长”、“被小康”和“被幸福”的网民调侃。在大道国学者夏商先生看来,这个“被平均”背后的酸涩,就是社会贫富两极分化的残酷现实。就在99%的中国人都在承受高房价的煎熬时,又传来了“平均住房”的消息。

据中国经济网2013年3月23日报道,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承办的主题为“中国:改革开放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3年会,23日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举行。会上,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市场经济研究所所长任兴洲表示,目前我国人口户均1.02套住房,中国住房最短缺的时候可能已经过去。

“到2010年,全国积累住房存量179亿平方米,2.2亿套的住房,按2010年常住人口的家庭户来算,户均1.02套。”任兴洲指出,一线城市存在缺房问题,部分三四线城市甚至省会城市存在产能过剩问题。任兴洲建议,应该有针对性地去进行房地产的调控和社会管理。对于房地产未来发展轨迹,任兴洲认为取决于两大因素。第一,政策的因素。3月份二手房市场井喷式的交易量和国五条、国办六条细则有很大的关系,未来的市场会怎样,与各地实施的细则有很大的关系。第二,工作政策,特别是金融政策。“今年的货币发的多不多,以及金融优惠政策会决定今年的市场的走势。”

另据新华网2013年3月23日报道,经济学家吴敬琏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说:“以赚取土地差价推动的旧型城镇化造成诸多问题。过去几十年来,一些部门在这一造城运动中获取的土地价差保守估计在30万亿元左右。未来新型城镇化,需要改革土地产权制度”。

来自凤凰财经的消息称,3月23日,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总结中国30年改革,肯定了1994年的外汇汇率并轨以及加入WTO,同时遗憾《关于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若干问题的决定》未能执行。吴敬琏表示,中国30年的改革,只要有国家和智慧,往往比原来预想要好。吴敬琏称,1994年的外汇汇率并轨,实行有管理的可兑换外汇制度,接着是加入WTO在当时反对声音非常强烈,但结果比预料的要好的多。“利益相关的部门认为加入WTO会把中国整个产业摧毁,例如汽车产业,结果怎么样?现在中国是世界汽车第一生产大国!”

吴敬琏同时强调,2003年中央通过一个《关于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若干问题的决定》,当时认为中国市场经济初步建立存在很多旧的体制的遗存,妨碍了它有效的起作用,所以要在一些重要的方面进行改革。然而《决定》的执行让其很遗憾。“这个《决定》的基本部分没有得到执行,这是我觉得最遗憾的,最不满意的。”

吴敬琏表示,十八大对中国今后向什么方向走的问题已经做出了回答,就是继续深化改革的方向。然而确定目标只是改革三部曲的第一步,确定目标后要制定重点改革的方案和路线图,然后克服必然存在的各种阻力和障碍,把各种改革落到实处。吴敬琏强调,粗放的、旧的经济增长模式几十年无法改变和腐败猖獗导致低收入阶层的强烈不满,是中国经济改革的两大重要问题。这些问题的根源更在于体制问题、土地财产制度问题、政府职能问题等等。尽管改革的设计和执行都很难,但只要有足够的领导智慧加上大众的支持推动,有希望实现改革的目标。

在大道国学者夏商先生看来,“目前我国人口户均1.02套住房”,这个出自权威机构的权威论断,其实并不会让人感到惊讶。就像粮食、服装、汽车、病床、药品、森林、湖泊、土地、矿藏等生产生活资料和自然资源一样,在每个社会发展阶段的生产力科技水平下,社会产品和可利用的资源供应总量,都能满足全社会成员的基本生存和生活需求。所谓“不患寡而患不均”,就是矛盾往往并不在于产品物资短缺和匮乏,而是在于占多占少的分配不均和贫富两极分化。除非是遭遇大范围的战乱和自然灾害,所谓产品短缺和物价飞涨,皆是根源于私人占有的分配不均和贫富两极分化。我们现在面对的高房价和“买不起”的民生之难,原因同样如此。

社会贫富两极分化所派生出的系列矛盾,除了占多占少的数量分配不均,紧接着的便是生活质量提高的谁先谁后,乃至于谁更多更好更高的问题。所谓“没有最好只有更好”,数千年来,人类就是在这“丛林法则”的优胜劣汰中竞相返归原始野蛮本性。生产力的发展和科学技术的进步,并没有自然改变这种“丛林法则”的贫富两极分化,甚至还在加速着人类的道德堕落。人类以更先进的科技手段对大自然进行贪婪的掠夺和索取,引发的便是雾霾灾害和地球生态环境恶化的恶性循环。人类能否从这自我毁灭的裸奔中幡然醒悟,关键就看是否能突破这个私人占有制的贫富两极分化精神桎梏。当今之际,便是能否从市场经济国际惯例的“惯性思维”中,真正实现思想解放和文化自觉。

回望历史,在远古的原始共产主义社会,尽管人类的生产技术水平还非常落后,但社会内部却并不存在占多占少的分配不均矛盾。自从人类的自私贪念滋生泛滥以后,就进入了私有制的奴隶社会。在这种私有制经济基础的社会里,所谓的“官有”或“国有”经济,已经与原始共产主义社会的“公有制”存在着本质的区别。正因为此,从奴隶社会到封建社会直到现代资本主义社会,占多占少的分配不均和贫富两极分化矛盾,也就一直绵延了数千年。就是在当今世界最富裕发达的美国,也照样存在着周期性的债务危机和经济危机,更存在着“占领华尔街”运动的1%与99%贫富两极分化的痛苦呻吟!

回头再来看,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总结中国30年改革,肯定了1994年的外汇汇率并轨以及加入WTO,同时遗憾《关于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若干问题的决定》未能执行。吴敬琏称,1994年的外汇汇率并轨,实行有管理的可兑换外汇制度,接着是加入WTO在当时反对声音非常强烈,但结果比预料的要好的多。“利益相关的部门认为加入WTO会把中国整个产业摧毁,例如汽车产业,结果怎么样?现在中国是世界汽车第一生产大国!”

显然,非但“现在中国是世界汽车第一生产大国”,而且已经是全球公认的“世界血汗工厂”。可这能说明什么问题呢?《人民日报》日前发文批美国“印钞”捞实惠很上瘾,为中国“辛苦生产的商品只换回一堆纸”而大声叫屈。这美元美债“一堆纸”,恰正是“世界汽车第一生产大国”与“世界血汗工厂”的现实写照。当然,还包括“富士康N连跳”的“就业工程”,不知吴敬琏先生是否也愿笑纳为加入WTO的辉煌成就?更重要的是,作为“世界汽车第一生产大国”,中国具有独立自主知识产权和中资控股的汽车企业有几家?在中国汽车市场占据垄断地位的行业巨头是中国资本还是“洋资本”?谁从中国汽车市场获取的利润最多?请问吴敬琏先生,难道这就是“结果比预料的要好的多”吗?

吴敬琏强调,粗放的、旧的经济增长模式几十年无法改变和腐败猖獗导致低收入阶层的强烈不满,是中国经济改革的两大重要问题。这些问题的根源更在于体制问题、土地财产制度问题、政府职能问题等等。吴敬琏称:“以赚取土地差价推动的旧型城镇化造成诸多问题。过去几十年来,一些部门在这一造城运动中获取的土地价差保守估计在30万亿元左右。未来新型城镇化,需要改革土地产权制度”。

请问吴敬琏先生,若没有企改房改教改医改的步步推进,能有“官商勾结”的“寻租腐败”和贫富两极分化的“低收入阶层”产生吗?若没有市场化、货币化和私有化的加速推进,会有“赚取土地差价”的“造城运动”吗?毋庸讳言,从全民所有制和集体所有制,到国有企业和股份制及民营企业,都是吴敬琏所称的中国经济改革所涉及的“体制问题”和“产权制度”范畴。所谓“未来新型城镇化,需要改革土地产权制度”,便指“旧型城镇化”是在“旧产权制度”上进行的。那么,“改革土地产权制度”后的“新产权制度”是什么呢?其实这里的“私有制”潜台词,就已经呼之欲出了!

但问题在于,就如当年英国“羊吃人”的“圈地运动”一样,包括所有西方发达国家在私有制经济基础上的城市化与城镇化,最后能解决贫富两极分化的矛盾吗?能阻止1%既得利益阶层“赚取土地差价”吗?能消除“占领华尔街”运动99%们的呐喊声吗?更何况,在周期性的债务危机和金融危机的打击下,西方世界99%们的破产失业和贷款住房被银行没收,这难道不是收入分配不公的最大社会腐败吗?尽管,自哥伦布船队殖民征服“新大陆”五百年来,使得美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等西方国家的人均土地资源相当阔绰,但1%与99%贫富两极分化的矛盾也依旧十分尖锐。那么,一旦在“土地私有制”的基础上甩开膀子推进“新型城镇化”,13亿中国人的贫富两极分化和住房占有不均的矛盾能不加剧吗?若到了这一步,会否就是吴敬琏先生的“最满意”呢?

“目前我国人口户均1.02套住房”,但少数人在囤积炒房获取暴利,大多数人却因“买不起”而“望房兴叹”。即便是到了美国那样的城镇化发展阶段,也同样会是“目前我国人口户均1.02套住房”。但到那时,社会贫富两极分化和住房占有不均的矛盾也将依旧存在,甚至还会有过之而无不及,这是中国人多地少人均资源有限的基本国情所决定的。可见,“人民满意不满意”,“人民幸福不幸福”,“人民遗憾不遗憾”,并不在于“人均收入”和“人均住房”之类的统计数据指标,更不在于“旧型城镇化”和“新型城镇化”的“改革土地产权制度”。

千百年来,“均贫富等贵贱”,就是中国人的梦想追求,也是历史兴亡周期律的警钟长鸣。某些精英专家如果在这个问题上自欺欺人装糊涂,最终必将难逃历史的道德审判!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