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闻博报夏商的博客

网闻博报--珍藏岁月的记忆经典

 
 
 

日志

 
 
关于我

网闻博报夏商,资深文化传媒人,大道国学说倡导者,西安交通大学大遗址保护与古建筑(国际)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国学研究所所长。著有300余万字《日出西边/风动中国》人文探秘系列作品,被誉“网络天下时讯,撷取博海浪花,记录历史风云,珍藏岁月的记忆经典”。邮箱:827980132@qq.com QQ:827980132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货币战争:资本主义的“灵魂出窍”  

2013-04-12 22:49:28|  分类: 夏商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据韩国媒体4月12日报道,朝鲜导弹发射已准备就绪,韩美正在24小时对朝鲜进行密切监视。韩国防部发言人表示,因为朝鲜过去有为追求突袭效果,而在凌晨发射导弹的行为,韩美必须提高警惕。对此,朝鲜并无明确表态。然而,朝鲜中央通讯社12日发表社论称,“日本一直在射程内,只要日本有任何风吹草动,战争的火花首先会在日本点燃。”日本新闻网报道称,朝鲜即将发射导弹消息让日本神经紧绷,日本航空交管中心再出“朝鲜已发射导弹”乌龙。11日,日本航空交通管理中心误发的一份“朝鲜已经发射导弹”的紧急通知,让日本各航空公司和机场一时陷入紧张。事后才知道,这是一场虚惊。

在大道国学者夏商先生看来,日韩媒体频频向世界发布“朝鲜导弹”的预警,的确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强烈关注,但也首先把自己“吓得半死”。可以预料,若这个令人望眼欲穿的“朝鲜导弹”一天不射出,日韩两国“悬着的心”就一天不会落下来。而“朝鲜导弹”的预警,也就一天也不能解除。日韩两国作为当今“世界霸主”的铁杆盟友,竟然会遭受到这样的精神折磨,这本身就堪称世界奇闻。至于在“国际社会”眼中有些“不大懂事”的朝鲜,差不多也只是在给日韩自作自受的精神自虐进行配合演出。

当此之际,安倍又计划成立调查会,专门研究“日本式资本主义”。如果说日本再出“朝鲜已发射导弹”乌龙,是资本主义“灵魂出窍”的生动表现。那么,日本兴师动众地研究“日本式资本主义”,则可以看成是日本“救资本主义”的危机感与使命感体现。据中新网2013年4月12日报道,日本政府计划,在以首相安倍晋三为议长的经济财政咨问会议下建立专门调查会,以研究“日本式资本主义”的理想状态。风险投资基金会长原丈人将出席4月16日的咨问会议,并提交议案,其内容是企业应促进员工、客户以及地区等“广泛利益相关方”的发展。日本首相安倍将指示成立专门调查会,专门调查会由原丈人担任总协调人,同时邀请多名学者和咨问会议的民间议员等参加,研究结果将在6月敲定的经济财政运作基本方针中得到体现。

事实上,加紧探索“日本特色的资本主义”发展出路,并不是日本今天才有的危机意识。早在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之前,日本就已经取得了“四类资本主义”的研究成果。据新华网2008年03月18日报道,《日本时报》网站3月13日发表文章,提出并论述了“现代社会的四类资本主义”:“寡头资本主义”、“国家主导的资本主义”、“大企业资本主义”和“创业型资本主义”。这个“四类资本主义”的研究结论指出,西欧经济体和日本是管理型资本主义的典范。西欧和日本在20世纪80年代末达到了美国的人均收入水平,但未能实现美国在20世纪90年代开始的信息技术推动的生产力复苏。对于所有谋求将增长潜力最大化的经济体来说,挑战在于合理地结合管理型资本主义和创业型资本主义。目前拥有大批创业者的经济体绝不能沾沾自喜。国家主导的经济体可以继续走快速增长的道路。但是,如果它们希望维持快速增长,最终需要采纳其他两种“好资本主义”的合理综合模式。

不幸的是,这个“四类资本主义”的研究成果刚刚问世不久,肇始于美国的“金融海啸”就席卷了整个世界。这场至今余震连连的“国际金融危机”,也一并吹灭了这个“好资本主义”的合理综合模式“理论泡沫”。

所谓西方不亮东方亮,另据光明日报2012年03月21日报道,正当主要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全力应对全球经济危机尚无明显起色之际,欧债危机又令欧元区难以招架。面对这场复杂而深刻的危机,日本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界从多角度给出了深入的解说,其中以正统派的代表人物、庆应大学名誉教授井村喜代子的分析最为独到。井村认为,是“现代资本主义的变质”和“金融的变质”引发了这场全球性经济危机。欧债危机的背后同样是“现代资本主义的变质”,其结果是造就了“从实体经济独立出来的投机性金融活动”的泛滥,即“金融的变质”。如果不能充分认识这场危机发生的原因,不从根本上改变这种“变质”,无论是全球性经济危机还是欧债危机,都将难以摆脱。

在大道国学者夏商先生看来,从“四类资本主义”研究的“理论泡沫”幻灭,到日本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界代表人物井村喜代子教授的“金融变质”论,差不多是再次给资本主义制度“判了死刑”。同时,也预告了今天安倍晋三领衔的“日本式资本主义”,照样还是在死胡同里面来回摸石头。

其实,“现代资本主义的变质”,只不过是这个“金融变质”不治之症的晚期表现。从严格意义上来讲,“从实体经济独立出来的投机性金融活动”的泛滥,并不是始于20世纪70年代美元与黄金挂钩的停止和早期IMF体制的崩溃,也不说始于持续性增长政策的失败导致向新自由主义政策的转变,而是资本产生的先天性基因携带所致。以中国“天人合一”的大道系统思维来看,世界上千变万化的万事万物,都充满着阴阳相生的关系。所谓“以人为本”,就是包括经济生产活动在内的身外之物,都是为人的物质生存与精神愉悦服务的,当然是指为99%多数人乃至全人类服务的。否则,就会陷入“以物为本”或“以资为本”的本末倒置认知错乱。

地球人类社会的产生与发展,至今已有200万年以上的历史了。在这绝大部分的历史时期,人类社会都是遵从着“道法自然”的“以人为本”原则,这便是教科书所称的原始共产主义社会。但到了距今六七千年前,当人类进入私有制的奴隶社会以后,社会经济生产活动的目的就发生了违背“以人为本”原则的“质变”。自那时起,个人的经济生产活动是为满足自己的物质利益追求。社会经济组织与管理系统,则是以最大程度满足1%少数人的私利为导向。这种个人的物质利益与私利追求,最后就表现为对金钱货币的占有和聚敛。特别是对于社会1%的“创富英雄”阶层而言,这时其私人所有的巨额金钱货币,便早已脱离了实体经济与个人家庭物质生活需求的原初本义。换而言之,这恰恰成了其违背“以人为本”原则的“质变符号”。

自哥伦布船队远洋殖民征服“新大陆”五百年来,“资本追求利润”的财富冒险精神,更把社会经济生产活动与金钱货币的“魂体分离”一步步推向极致。所谓资本主义体系,就是彻底违背“以人为本”原则的“以资为本”体系。所谓自由化、市场化、私有化与货币化的“现代资本主义”,就是已经彻底“灵魂出窍”的“金融资本主义”。若回归不了“以人为本”的“魂体合一”,现代科技的经济生产活动,同样找不到人类文明幸福的精神家园。若回归不了“道法自然”的“天下为公”,这个私有制的“现代资本主义”同样难逃必将覆亡的历史宿命!

我们不妨先浏览几条相关时讯,然后再继续讨论。

【1】韩媒称朝鲜导弹发射准备就绪 朝鲜警告战争或首先在日本点燃

中国网2013年4月12日讯,据央视最新消息,韩国中央日报今日报道,朝鲜导弹发射已准备就绪,韩美正在24小时对朝鲜进行密切监视。韩国防部发言人金珉奭10号表示,因为朝鲜过去有为追求突袭效果,而在凌晨发射导弹的行为,韩美必须提高警惕。有消息称,朝鲜可能发射除中程导弹“舞水端”外的多种导弹,韩国军方已经作好应对准备。导弹轨迹很有可能在北海道和本州间的海上,及济州岛东部及九州西部,这样看来,朝鲜导弹将尽可能避免通过陆地。对此,朝鲜并无明确表态。然而,朝鲜中央通讯社12日发表社论称,“日本一直在(导弹)射程内,只要日本有任何风吹草动,战争的火花首先会在日本点燃。”

【2】日本航空交管中心再出“朝鲜已发射导弹”乌龙

据中新网2013年4月12日电,据日本新闻网报道,朝鲜即将发射导弹消息让日本神经紧绷。11日,日本航空交通管理中心误发的一份“朝鲜已经发射导弹”的紧急通知,让日本各航空公司和机场一时陷入紧张。事后才知道,这是一场虚惊。

日本国土交通省航空局11日夜发表的消息说,下午5时许,位于福冈市的日本航空交通管理中心的一位职员,由于按错按钮,将“朝鲜已经发射导弹”的消息发送到全国航空管制机构。接收到这一份紧急通知的全国各航空管制塔向一部分客机发出了无线注意信号。虽然在4分钟后,管理中心在发现这一错误之后消除了警报,但是依然引起了部分机场和航空公司的紧张。国土交通省航空局称,航空交通管理中心与全国各航空管制机构的系统中,事先登录了“北朝鲜发射导弹”的消息,职员的误动作导致了这一场虚惊。10日,日本横滨市政府也在“推特”账号上误发“朝鲜已发射导弹”的消息,约20分钟后进行了修改,并就误发向市民致歉。

【3】安倍拟成立调查会 研究“日本式资本主义”

据中新网2013年4月12日电,据日本经济新闻网报道,日本政府日前计划,在以首相安倍晋三为议长的经济财政咨问会议下建立专门调查会,以研究“日本式资本主义”的理想状态。报道称,讨论的内容包括企业不仅要回报股东,而且应重视维持员工雇用和长期增长。研究结果将在6月敲定的经济财政运作基本方针中得到体现。

风险投资基金Defta Partners Group会长原丈人将出席4月16日的咨问会议,并提交议案,其内容是企业应促进员工、客户以及地区等“广泛利益相关方”的发展。日本首相安倍将指示成立专门调查会。专门调查会由原丈人担任总协调人,同时邀请多名学者和咨问会议的民间议员等参加。在6月之前将召开多次会议,相关内容不但将反映到经济财政运作基本方针中,而且在秋季之前还将进一步展开讨论,并汇总为报告。报道称,在安倍政权的产业竞争力会议与监管改革会议上,为了促进劳动者从成熟产业转移到成长产业,相继有观点敦促日本政府放宽解雇限制。不过由于参议院选举临近,日本政府内部对解雇制度等易于遭受批评的问题的改革明显持消极态度。

【4】《日本时报》:论四类资本主义

据新华网2008年03月18日报道,《日本时报》网站3月13日发表文章,提出并论述现代社会的四类资本主义,文章摘要如下。我们可以把资本主义经济体划分为4类。许多经济体跨越了其中几个类别,但大多数经济体主要属于一类。以下的分类有助于解释有些经济体的增长速度为何会超过其他经济体。

“寡头资本主义”是指权力和金钱都高度集中在少数人手中。这是最糟糕的资本主义,不仅因为此类经济体中的收入和财富极度不平衡,而且因为统治阶层并未把促进增长作为经济政策的中心目标。相反,寡头们制订的规则是为了尽可能给自己聚敛财富。此类经济体主要集中在拉美、中东阿拉伯国家和非洲。

“国家主导的资本主义”是指把增长作为核心经济目标的经济体,但实现这一目标的手段是扶持特定企业或行业。政府划拨信贷,发放补贴,推行税收方面的鼓励措施,提供贸易保护或者采取其他管理手段,以“选择胜者”。东南亚经济体在国家主导方面获得了显著成功。直到20世纪90年代末,美国还有人呼吁仿效它们的做法。但是,国家主导的弱点在于,一旦这些经济体接近“生产可能性边界”,行业和技术就不再具有扩展的余地。如果由政府官员而不是市场来选择接下来的胜者,就很可能会选定错误的行业,或者向现有部门注入过多的投资,从而导致这些部门的生产能力过剩。这种趋势是亚洲1997-1998年发生金融危机的重要原因之一。

“大企业资本主义”(或称管理型资本主义)的特点是,大企业在生产和就业方面占据优势地位。较小的企业仍然存在,但往往是零售或服务企业,雇员人数极少。企业扩大规模的手段包括:借助规模经济,改进并推广企业家研发的革新技术。西欧经济体和日本是管理型资本主义的典范。如同国家主导的资本主义一样,这种资本主义也带动了经济的良好表现。

不过,管理型资本主义也有弱点。大企业往往不愿冒大风险。这不仅是因为它们的官僚作风,任何革新都需要管理层的层层批准,而且因为它们不愿放弃目前为它们赚取利润的旧有产品或服务。西欧和日本在20世纪80年代末达到了美国的人均收入水平,但未能实现美国在20世纪90年代开始的信息技术推动的生产力复苏。我们认为,管理型资本主义的局限性解释了其中的原因。这就引出了第四个类别:“创业型资本主义”。此类经济体的推动力来自新企业。这些企业总是把先进的革新技术商业化,不断拓展生产可能性边界。

当然,任何经济体都不可能依靠创业型企业发掘全部潜力。理想的企业组合应该包括合理比例的大企业。这些大企业具备改善和推广革新技术所需的财政和人力资源。对于所有谋求将增长潜力最大化的经济体来说,挑战在于合理地结合管理型资本主义和创业型资本主义。目前拥有大批创业者的经济体绝不能沾沾自喜。国家主导的经济体可以继续走快速增长的道路。但是,如果它们希望维持快速增长,最终需要采纳其他两种“好资本主义”的合理综合模式。

【5】日本学者称“现代资本主义变质”是欧债危机根源

据光明日报2012年03月21日报道,正当主要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全力应对全球经济危机尚无明显起色之际,欧债危机又令欧元区难以招架。面对这场复杂而深刻的危机,日本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界从多角度给出了深入的解说,其中以正统派的代表人物、庆应大学名誉教授井村喜代子的分析最为独到。井村认为,是“现代资本主义的变质”和“金融的变质”引发了这场全球性经济危机。

井村通过深入研究,认为20世纪70年代起现代资本主义就开始变质,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时期。其标志有两个,一个是美元与黄金挂钩的停止和早期IMF体制的崩溃。另一个是一直使用的持续性增长政策的失败,导致向新自由主义政策的转变。前者致使美国不再受黄金储备、国际收支状况的限制,为了实施其发展策略,持续扩大通货膨胀、信用膨胀以及财政赤字,并通过完全自由的对外投融资,在国内外推进国际资本交易的自由化、金融自由化。美国的基础货币特权从“黄金挂钩”的制约中被解放出来,得到前所未有的强化,而美国之外的其他国家也因为没有了维持固定比率的义务,从国际收支平衡这一最高指令下解放出来,同样得以持续推行通货膨胀、信用膨胀、财政赤字等政策以维系国内经济的景气。于是,美元无限制的泛滥就变得更加通行无阻。

井村认为,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向新自由主义政策的转换又强化了“现代资本主义的变质”。美国的里根、英国的撒切尔、日本的中曾根政权都曾积极地推进这个转换,而在这一政策转换过程中,金融机构的金融活动出现了与实体经济相背离的情况,井村称之为“金融的变质”。在黄金与美元挂钩停止以后,美国依然使用已没有黄金相对应的国内货币——美元进行国际贸易和国际资本交易,允许国内银行信用创造的膨胀,使得经常性收支赤字不断累积,从而使对外投融资得以维系。而银行为了在实体经济活动以外的领域谋求金融收益,不断强化金融活动,又进一步促使金融创造的膨胀化。本来银行普通的信用创造是受到实体经济中现实资本产生的利润限制的,可是“金融变质”后的信用创造,变质成为从实体经济中独立出来、谋求从金融活动本身获取收益的活动,这样基于新的信用膨胀机能的“虚拟金融收益”就出现了,也就出现了被没有实体经济内核的虚拟收益所支配的独立的金融资产世界。金融商品的开发以惊人的态势发展,与此相伴,金融层面自身要获得收益的投机性活动,不论实体经济如何都依然能够长期进行。

对于2009年以后出现的欧债危机、即所谓的主权债务危机,通常被认为是由发生国涣散的财政所引发,井村却不这么看。她认为,20世纪90年代以后,为追求“金融立国”,正是这些国家赞同美国的新自由主义战略并追随其后,才导致了今天的局面。英国90年代以后积极推进金融自由化、国际化,成为在欧盟普及投机性金融活动的主要国家,并以美国的CDO、CDS交易为媒介,攫取了巨大的利益。紧随其后的是爱尔兰和西班牙。何况,欧盟的大型金融机构并未止步于大量购买、使用美国发明的CDO、债权、CDS,还自己创制金融商品,并在欧盟内部进行推广,更刺激了投机性交易活动的活跃。现在受到美国金融危机的冲击、陷入破产边缘的正是这些机构,以及将它们国有化、从而扩大了财政赤字的、要以“金融立国”的欧盟各国。

可见,欧债危机的背后同样是“现代资本主义的变质”,其结果是造就了“从实体经济独立出来的投机性金融活动”的泛滥,即“金融的变质”。井村认为,如果不能充分认识这场危机发生的原因,不从根本上改变这种“变质”,无论是全球性经济危机还是欧债危机,都将难以摆脱。

【6】货币战争:“钱多成水”的“泡沫疯狂”

大道国学者夏商先生认为,市场经济“国际惯例”体系下的债务危机和经济危机,日本与美国“如出一辙”。“滥发货币”和“输出通货膨胀”,日本与美国也是“如出一辙”。1%与99%贫富分化和“需求不足”,日本与美国也同样是“如出一辙”。但日本“老龄化严重”的人口危机,却又增添了这种“需求不足”的“日本特色”。而恰恰从这一点来看,若两个“老龄化国家”相争,却让美国“渔翁得利”,恐怕这才是中国所面临的最大忧患!如果缺乏这种战略判断,就简直是“幼稚园水平了”!

亦如作者此前《汉承秦制:“后战国时代”谁数风流?》、《春秋演义:东亚峰会拷问“选边站”?》、《第二届“陕西最具文化影响力人物”评选结果揭晓》、《陈忠实等发起“文化强国战略大联盟”活动》、《货币战争:能否把朝鲜关进“笼子”》、《货币战争:谁“绑架”了“美国改革”?》、《货币战争:朝核危机让中国“躺枪”?》、《货币战争:全球大战决胜“体系战”》、《货币战争:朝鲜“导弹爽约”真捣蛋》及《货币战争:“钱多成水”的“泡沫疯狂”》等《日出西边/风动中国》人文探秘系列文章所述,“美元霸权”下的“输入性通货膨胀”,也只是一个表面上的货币金融政策问题。把原来可以计划性调配的生产生活资料或民生公共福利产品,改变为货币化市场化的分配机制。这样除了可以制造出货币化计算的GDP财富井喷式增长繁荣,便是将社会生产收入分配的权柄交给了市场与货币。而市场供求与货币供求,又均有“定价权”的寡头垄断“权轻重”操控。所谓的通货膨胀率,仅仅是国民实有财富缩水率的平均指标。1%的资本权贵阶层,其资产收入增长速度总能跑赢通货膨胀率。99%的平民大众阶层,总是要被通货膨胀给“剪羊毛”。真正的“分配不公”和“贫富分化”,其根源便在于此!

如今,美日两国决定联手阻止中国飞机进入钓鱼岛,再次检验出美国是日本狐假虎威的真正盟友。粗暴侵犯中国领土主权的美国,是中国的敌人,这一点早已确定无疑。但问题是,我们接轨“敌人”制定和主导的市场经济国际惯例,怎能不被国际资本按“利润最大化”原则优化配置全球资源呢?又怎能不导致每年约6成GDP“血汗财富”被剥夺抽走呢?至于部门私利整合的“伪改革”及“化公为私”转移财产的“资本外流”,只不过是损公肥私的助纣为虐罢了。视中国之敌为友者,以及认同中国之敌为“主”者,必是中国人民之公敌!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