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闻博报夏商的博客

网闻博报--珍藏岁月的记忆经典

 
 
 

日志

 
 
关于我

网闻博报夏商,资深文化传媒人,大道国学说倡导者,西安交通大学大遗址保护与古建筑(国际)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国学研究所所长。著有300余万字《日出西边/风动中国》人文探秘系列作品,被誉“网络天下时讯,撷取博海浪花,记录历史风云,珍藏岁月的记忆经典”。邮箱:827980132@qq.com QQ:827980132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西学东渐:“公民”、“私民”与人民  

2013-05-07 22:33:52|  分类: 夏商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就人类社会的普世文明来讲,人与民,原本都是有联系但又有区别的两个独立名词。由此演变出的合成词,有国人、黎民、平民、国民、公民和人民等。再进一步,又衍生出了国族、民族、民主、民生、民营、民企、民权、民间和民意等概念。但正因为此,历史上有话语权的强势群体,就一直在有意或无意地进行着人与民的偷换概念游戏。在当今世界,人的普世共性与民的阶层差异,也正是西方文化与中国文化最容易产生误会和冲突的地方。

在大道国学者夏商先生看来。不能因为人类的普世共性,就否认阶级差异。也不能因为人类的阶级差异,就否认普世共性。这本来是一个简单的语言概念内涵与外延问题,但由于近五百年来的“西方压倒东风”,于是在诸如人权、人道、人性、民权和民主等文化争议话题上,往往便成了只有西方文化“普世价值”的“一言堂”。由此而导致的,就是人与民概念偷换的眼花缭乱。我们现在常说的“卖拐”和“忽悠”,也便往往创意于此。

如果非要追究清楚人与民的来龙去脉,应该说民是人的派生概念。在我们所生活的这个地球上,人类社会的形成已经有三百多万年的历史。直到大约距今六千年前,都是属于原始共产主义社会。在这三百多万年里,人只是人类区别于其它动物种类的概念。在社会内部,人与人是平等无差异的。而民的概念产生,实际上是随社会内部阶级差异的形成才出现的。这个人类文明发展的历史转折点,就是自原始共产主义社会至奴隶社会的“公私之变”。所谓“公私之变”,就是从公有制社会到私有制社会的演变。有了阶级社会,也便有了奴隶制国家的法治文明。自此,也就有了人与民的概念分离。

中国人常说:“民为贵君为轻社稷次之”。这里的“民”,主要是指奴隶以外的“黎民”,而绝不包括奴隶。因为这句话,原本就出自于奴隶制社会晚期的春秋战国时代。而中国历史上的“国人暴动”,则是发生于奴隶制社会的西周时期。显然,这里的“国人”,也主要为非当权派的一部分奴隶主贵族。在这个奴隶制社会时代,奴隶是奴隶主的私有财产,根本不具备做人的资格,当然也就被排除到了“人”的概念之外。至于这里的“民”,仅仅是奴隶主阶级内部广大“在野派”相对于少数“当权派”的概念。因此,我们在学习中国历史典籍时,如果稍不留神,就会掉进人与民概念混淆的文字陷阱。

西方世界的奴隶制社会,大致也是这样。作为西方文化源头的古希腊文明,实际上是奴隶制商业城邦文明,同时还混合有斯巴达殖民主义与军国主义文化基因。在这个人类普世共性的奴隶制社会时代,西方文明与东方文明的最大不同,就是最早创造了以“民主”名义对人与民的概念偷换专利。古希腊奴隶制商业城邦的“民主”体制,已经基本具备了“三权分立”的法治雏形。其中,在议会里掌控着“利益格局调整”的“上院”和“下院”,由“人民院”和“元老院”组成。这里的“元老院”,主要由家族爵位世袭的大奴隶主贵族和私人财产世袭的大商业主阶级共同选举产生。而其“人民院”,则主要由商业城邦的“公民”选举产生。这里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的“公民”,主要是包括中小奴隶主、中小工商业主和其他自由民,而且一般不包括海外殖民地的奴隶主和奴隶。如果把奴隶也可以称为民,那么相对于“公民”的“私民”概念,自然便是指分属于不同奴隶主私有财产的奴隶。

奴隶主阶级和商业主阶级的“民主选举”与“利益博弈”的权力制衡游戏,终究改变不了1%少数人垄断社会公共权力的实质。1%与99%的社会大系统运行失衡,最终便导致了古希腊“公民社会”的必然崩溃。在古罗马帝国取代了古希腊文明后,西方世界也逐渐形成了皇帝和君主统治的封建王国。接着便是基督教神权专制的中世纪黑暗,再接着就是哥伦布船队远洋殖民征服“新大陆”和“文艺复兴运动”。不过,千年之后又翻新出炉的人权、人性、人道、公民、民主、民生、民权、民意等概念,已经是由私人财产世袭的资本家阶级垄断着话语权和解释权,而不像古希腊时代由奴隶主阶级和商业主阶级“共和”主导着话语权和解释权。同时,在用货币与私人资本替代了奴隶身上有形的锁链后,资本家就替代了奴隶主而变身为“财主”,解放了奴隶就成了不得不将生存权依附于“财主”的“财奴”。更重要的是,这时的广大“财奴”阶级,就任由“财主”阶级的文化精英奴仆进行“民主”忽悠了。所谓“天不变道亦不变”,无论自古希腊时代以来的人与民概念怎么偷换,社会上1%与99%贫富等级分化的基本格局,依然是保存着千年不变,直至当今的“占领华尔街运动”时代。

同时,西方文化精英们所称的“民”,也是一个与“官”相对而言的概念。在古希腊时代,“官方”自然是指商业城邦“三权分立”的立法、司法和行政机构。行政机构的“首脑”,被称为“首席执政官”。其他经选举和任命产生的“行政官员”,就是“政务员”或“公务员”。在古希腊商业城邦里,这些行政机构的“官员”,自然都是奴隶主阶级和商业主阶级的“公仆”,而绝不可能是奴隶阶级的“奴仆”。到了封建王国时代,君主钦定的行政机构“官员”,自然是君主和地主阶级的“公仆”,而绝不可能是农民阶级的“臣仆”。自从西方世界的资产阶级革命胜利后,“民主”竞选实际上就是公共权力的合法拍卖。“三权分立”的“官方”机构,便是资本家“财主”阶级的衙门。经选举和任命产生的“行政官员”,自然都是资本家“财主”阶级的“打工仔”,而绝不可能是广大“财奴”阶级的“奴仆”。在议会里值班督导的“财主”阶级代表,呵斥行政机构的“打工仔”自然是理直气壮。而资本家“财主”阶级的文化精英奴仆们,往往也会假借“民意”对“官员”进行斥责。美其名曰:“把权力关进笼子里!”如此黑脸白脸双簧戏表演作秀至极,也总能定期让“财奴”阶级过一把“民主选票瘾”,从而暂时忘却一下1%与99%贫富等级分化的现实创痛。

在中国,因为没有古希腊的“民主”传统,所以“民主”的补课只能从“西学东渐”开始。自1840年“鸦片贸易战争”以后,就是“西学东渐”的“洋务运动”。西方列强在给中国人进行“民主”补课的同时,使中国一步步沦为百年积贫积弱的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直到今天“美元霸权”的市场经济国际惯例全球一体化时代,西方列强还是一边给中国人接着“鸦片贸易”再进行着“世界贸易”国际惯例的补课,一边依然在诲人不倦地进行着民主法治“普世价值”的补课。在这样欧风美雨“西学东渐”的吹拂下,中国人几乎每时每刻都面临着人与民的概念偷换文字陷阱。而且,更面临着自古希腊商业城邦时代直到现代世界贸易时代,这个市场经济国际惯例全球一体化的1%与99%贫富等级分化“文明陷阱”!

没有人类文明发展的再次“公私之变”,没有公有制社会的再次重建,就不会有人与人的真正平等,也就不会有人与民的概念统一。只有当社会公共权力不再被1%少数人概念偷换和窃割之时,才会有人民的站立和真正当家做主。只有在这时,“人民公仆”也才能真正回归其本义。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