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闻博报夏商的博客

网闻博报--珍藏岁月的记忆经典

 
 
 

日志

 
 
关于我

网闻博报夏商,资深文化传媒人,大道国学说倡导者,西安交通大学大遗址保护与古建筑(国际)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国学研究所所长。著有300余万字《日出西边/风动中国》人文探秘系列作品,被誉“网络天下时讯,撷取博海浪花,记录历史风云,珍藏岁月的记忆经典”。邮箱:827980132@qq.com QQ:827980132

网易考拉推荐

甘肃陇西:“依法强拆”遭质疑  

2013-07-26 17:32:11|  分类: 夏商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公检法全套介入强征强拆 失家园群众悲号天理何在

  甘肃陇西:“依法强拆”遭质疑

    甘肃省陇西县,是享誉天下的人文之乡和李氏宗亲文化发祥地。然而,就在这个充满亲情文化气息的地方,记者日前却接到当地群众反映称,陇西县首阳镇在征收1500亩耕地建设工业园的过程中,强迫农民签订征地拆迁协议,并动用公检法机构实施强征强拆,从而引发了一系列官民警民矛盾和暴力冲突,群众呼天抢地悲苦不堪。为此,记者于2013年7月19日亲赴事发地进行了采访调查。

    群众呼声:面对强征强拆我们该咋样依法维权?

陇西县首阳镇南门村村民鲜永平提交的书面反映材料称,2010年初,当地政府强行征收首阳镇以南1500亩耕地搞开发,我家的房屋和土地均在征收范围内。时任首阳镇党委书记陈新民和派出所所长何芳彬多次到我家威胁,并纵容黑恶势力对不听话的拆迁户进行打击报复,先后打伤本村村民4人。在这样的威胁恐吓下,为了一家人的安全,我被迫与镇政府签订了不公平的征地拆迁协议。但镇政府却一直没有划给我新的安置宅基地,少得可怜的征地拆迁补偿款大部分也没兑现。2010年8月17日,派出所所长何芳彬带人强拆我家,打伤我家人。

2011年12月19日上午10点多,突然有4名陌生人闯进我家,在院子和房内乱拍。我上前问他们是干什么的,并向他们所要证件。但他们始终没有出示证件,还对我进行暴打,并给我戴上了手铐。这时,我妻子和邻居们赶到,一起同他们辩理。就在双方争执过程中,又闯进来三十多个身穿便衣的人。我岳父岳母闻听我被打,也赶到我家。因我岳母骂他们不该打人,便被一名穿警服的人推倒在地,老人家头部受伤血流不止。我岳父和邻居朱文成上前阻拦,也遭到了这三十多人的围攻。后来,我们5个人被带到陇西县人民法院,受到了非人的虐待和刑讯逼供。最后,我们还被陷害判刑。

就在我们被带进陇西县人民法院的当天,我家的房子被强拆,屋内家什全部被毁,家里价值40多万元的中药材被埋掉。

故此,妨害公务罪纯属强加给我们的罪行,是陇西县公法机构为掩盖其违法行为,以达到地方政府强征强拆的恶意陷害。这样违法强拆给我造成的严重经济损失,应按当前的市场价格予以赔偿。我要求上级机关对陇西县人民法院私设刑堂刑讯逼供和伪造证据的犯罪行为立案调查,伸张社会正义,维护国家法律的尊严。

据鲜永平的妻子陈娟娟讲述,因征地拆迁协议的不公平性和不合理的赔偿,再加上当地派出所所长参与镇政府强征强拆行动时打伤了我,我家的房屋一直拒绝被拆除。2011年12月19日上午,首阳镇政府干部伙同数十名身穿便衣警服检察服的人闯进我家,在没有亮明任何证件和进行任何告知的情况下,肆意挑衅和殴打我的家人,并强行把我们铐押到陇西县人民法院。我被两名身穿警服的带到一个房间,他们用粗绳将我胳膊反绑后按倒在地,用脚在我身上乱踏,并用下流的语言和笑声羞辱我。

与此同时,从另外的房间里也不断传来家人被殴打的惨叫声。就这样,自当天上午10点到次日凌晨4点,我们一家人遭受了长达16个小时的虐待折磨和刑讯逼供,并被强行在笔录材料上签字按手印。由于长时间的捆绑和被踩踏,导致我后来在看守所的20多天里下身流血不止,身体极度虚弱,精神上也受到严重摧残。

当我们在陇西县人民法院遭受折磨的时候,我家的房屋被强拆,价值40多万元的珍贵党参被埋,地里种植的药材苗子也被毁了。在房屋被强拆时,年逾六旬的老母亲被强行拖扔到离家很远的地方。在那个寒冷的冬夜,我6岁的儿子孤苦伶仃地站在家园废墟上,一边又一遍哭喊着爸爸!妈妈!自那天收到惊吓后,给孩子幼小的心灵也造成了极大的创伤。我现在虽然被释放出来了,可家没了。丈夫至今还被关在监狱,我一个人带着孩子无处安身。

陇西县首阳镇南门村村民陈福全提交的书面反映材料称,陇西县国土资源局作出的陇土责【2012】第1号关于责令交出已征土地的《决定书》纯属强词夺理,是为首阳镇政府的强征强拆行为保驾护航,极大损害了集体所有土地承包人的合法权益。因为首阳镇政府没有公示相关的《土地使用证》批准文件,没有公布符合规定的征地拆迁安置方案,没有经过村民大会讨论,没有尊重被征地村民的意见,这样的土地征收显然是违法的。

记者追踪:谁能给出一个负责任的说法?

针对当地群众反映的事实和意见,记者向首先向陇西县国土资源局进行了求证。该局的李副局长承认,首阳镇工业园区的征用土地面积,是在千亩以上。但对于办理了《土地使用证》的发证面积是多少?现在该镇工业园区实际建设占地面积有多大?李副局长表示,现在还没有准确数据。

那么,究竟是国土局有权申请法院实施强征强拆,还是镇政府有权申请实施?在公检法机构先后开始介入强征强拆时,该工业园区征收的这一千多亩地《土地使用证》是否已经颁发到位?当时相关的土地性质究竟属于国有,还是属于村民集体所有?其土地使用权又到底属于谁?对此问题,李副局长表示,这需要查证有关档案资料才能答复清楚。

接着,记者就有关问题向首阳镇人民政府求证。该镇的范镇长表示,他刚刚接手镇长的工作,以前的这些问题他不太清楚。范镇长坦承,由于当地群众对征地拆迁协议有抵触情绪,目前不少群众的征地拆迁补偿款还没有发下去,相关的征地建设项目也处于停滞僵持状态。

就法院介入强征强拆之事,记者又向陇西县人民法院进行求证。该院有关负责人以媒体采访必须得到上级法院批准为由,对于记者提出的相关问题没有给予正面回答。

随后,记者向中共陇西县委宣传部提出,希望联系采访陇西县公安局和该县主管土地及主管政法工作的领导,以便获得相关的求证意见。该县宣传部一位姓原的副部长表示,省外媒体的采访必须得到当地新闻出版部门的批准。而对于记者提出的采访安排要求,却迟迟没有给予正面回应。

学者观点:陇西模式发人深思

资深文化传媒人大道国学者夏商先生认为,我们要实现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的战略目标,就必须发挥先进文化对社会经济的引领作用。物质文明与非物质文明,是一个有无相生的能量守恒循环系统。以带血的GDP为代价追求经济发展,透支的是整个社会公平正义的道德积蓄和文化资本。道德常常体现的是价值观的认同和理想信仰的自觉皈依,而法治往往只是对现实利益格局的强制性调整与安排。

应该看到,近年来,全国各地强征强拆事件已经屡见不鲜,动用警力参与征地拆迁的现象也时有耳闻。为此,中央纪委、监察部曾发出通知,要求各地重点查处采取暴力、威胁手段强制征地拆迁行为,对有令不行、有禁不止的,违规动用警力参与征地拆迁的,因工作不力、简单粗暴、失职渎职引发恶性事件和群体性事件的,对违法违规征地拆迁行为不制止、隐瞒不报、压案不查的,要严肃追究有关领导人员的责任。涉嫌犯罪的,移送司法机关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对征地拆迁中官商勾结、权钱交易的,要发现一起、查处一起,绝不姑息。 

 尽管如此,公检法机构全套介入强征强拆的案例尚不多见,而甘肃省发生的这起强征强拆事件,便是创造出了这样一个引人注目的陇西模式。特别是眼下全国各地正在开展群众路线教育实践之际,这个强征强拆的陇西模式更值得发人深思。

有关此事,我们将继续关注并跟踪报道。

  评论这张
 
阅读(4947)|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