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闻博报夏商的博客

网闻博报--珍藏岁月的记忆经典

 
 
 

日志

 
 
关于我

网闻博报夏商,资深文化传媒人,大道国学说倡导者,西安交通大学大遗址保护与古建筑(国际)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国学研究所所长。著有300余万字《日出西边/风动中国》人文探秘系列作品,被誉“网络天下时讯,撷取博海浪花,记录历史风云,珍藏岁月的记忆经典”。邮箱:827980132@qq.com QQ:827980132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名非常名:假公济私催生泡沫危机  

2013-08-14 13:52:15|  分类: 夏商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当今这个全球互联的网络时代,人们要在第一时间获知外界动态和社会潮流趋势的信息,基本上都是依赖于互联网的渠道传播。但网络上真假难辨的信息误传和误导,又主要来自于知名V”和“意见领袖”们的系统性操作。有评论称,中国舆论场的“巨大话语权”,已经不同程度地被这些知名V”们所掌握。那么,假如这些知名V”们又被美国所监视和操控,我们又该如何保护中国的国家利益和民族利益呢?这个严峻问题,现在已经引起了有关方面的高度重视。

网络名人社会责任论坛日前举行,一批知名V”应邀与会。应该说,在网络尤其是微博上谣言盛行,并逐渐显露出有可能成为政治风潮策源地的迹象时,召开这次会议是必要的、及时的,正面作用不容低估。

《环球时报》2013814日刊文称,这次会议上,国家信息办公室负责人提出六点希望,V”也提出了应当共同遵守的七条底线,这些内容都是积极的,值得肯定。但履行社会责任的关键问题不在于是不是有七条底线,而在于这些V”们有没有国家认同如果没有这种认同,六点希望也好,七条底线也罢,最终都将落空。恰恰是在国家认同这一点上,与会的很多V”们都让人感到靠不住。如有的人已是外籍公民,我们又如何要求他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呢?有的人已将自己的全部资产转到国外,中国只是他赚钱的地方,这难道是国家认同的一种表现吗?还有些V”执迷于所谓的普世价值,不认同中国现行政治制度,他们也很难担起国家希望其承担的社会责任。

文章认为,现在网络、微博上之所以出现大量不负责任的言论,出现一些抹黑新中国的开国领袖、中共历史等言论,在突发事件出现时会有大量谣言肆意泛滥,根本原因就在于许多缺乏基本国家认同的人成了V”,掌握了巨大的话语权。解决网络舆论的社会责任问题,中国需要建立自己的政治正确,这种政治正确第一条底线就是国家认同,包括对共产党领导权的认同,违反政治正确就将失去话语权。需要强调的是,维护政治正确主要不能靠行政手段,而要靠强大的正面舆论,靠媒体、网站以及各社会主体的自律。对有关部门来说,确保媒体、网站等不掌握在反国家的人手中,是急需要做的事。

在大道国学者夏商先生看来,诚如《环球时报》这篇报道所述:“恰恰是在国家认同这一点上,与会的很多V 们都让人感到靠不住。如有的人已是外籍公民,我们又如何要求他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呢?有的人已将自己的全部资产转到国外,中国只是他赚钱的地方,这难道是国家认同的一种表现吗?还有些V执迷于所谓的普世价值,不认同中国现行政治制度,他们也很难担起国家希望其承担的社会责任。据此推断,许多缺乏基本国家认同的V”们“掌握了巨大的话语权”,这样的结论绝非空穴来风但问题在于,这些V”们是如何掌握中国舆论“巨大话语权”的?而中国的网络名人社会责任论坛,却邀请了包括“已是外籍公民”的知名V”与会,这算不算是对中国舆论“巨大话语权”既成事实的正式认可呢?这样指望“外籍公民”和只把中国当成“他赚钱地方”的知名V”们,来承担起对中国的社会责任,岂不是在“开国际玩笑”?

在这个全球网络互联的信息时代,如果只是中国对“网络主权”和“文化主权”还太保守,而世界上其它国家对美国的“棱镜监控”都无所谓,那么批评中国接轨“国际惯例”不彻底,自然能够成为“国际社会”主流舆论的“主流声音”。但现实世界的景象却是,美国凭借“信息科技霸权”市场垄断地位实施的“棱镜监控”,已经引起了世界各国的愤怒和谴责。美国在监视和操控他国的“网络自由”与“言论自由”,但同时也在操控和干预着本国的“媒体自由”与“思想自由”,这已经是包括执迷于普世价值”的V”们在内都无法否认的事实,也是“外籍公民”的知名V”们无法掩盖的事实真相。

或许,正是因为中国舆论“巨大话语权”的失守,使得这些知名V”们“普世价值”的政治正确,对中国的“粉丝”们还有相当大的思想控制力和迷惑力。但来自美国情报部门内部的爆料,却在不断唤醒中国社会大众的“文化睡梦”。斯诺登披露揭秘细节抨击美国媒体屈从政府滥权。据中国新闻网2013814日报道,美国《纽约时报》网站13日刊登对监控门事件揭秘者斯诺登的专访。斯诺登披露了自己向记者揭秘的细节,特别批评美国媒体屈从于政府滥权。斯诺登在专访中称,他之所以选择与纪录片导演劳拉·波伊特拉斯以及英国《卫报》记者格伦·格林沃尔德联系,并通过他们揭发美国情报机构的大规模监控计划,主要原因是他们对争议性的报道题材无所畏惧

斯诺登认为,自2001年的“9·11”事件后,美国大部分主流媒体放弃了它们应尽的角色,即挑战政府滥权行为的报道责任。斯诺登批评美国媒体在爱国主义高涨的情况下担心被指为不爱国,会在媒体市场遭受打压。斯诺登高度评价了波伊特拉斯,称她就遭到了美国情报机构有目的的监控,但她依然进行了最具危险性的采访,揭露了世界上最强大国家的罪恶勾当。斯诺登还对格林沃尔德不同意对彼此通信进行加密表示惊讶,他表示,互联网上的未加密文件会被任何情报机构截留。他说,传媒行业中居然还有不少人并未意识到通信安全的重要。美国前防务承包商雇员斯诺登6月初通过《卫报》等媒体揭秘美国大规模监控计划,随即在美国国内以及国际社会引发轰动。

另据《环球时报》2013814日报道,多名海外民运人士近来在网上联络,扬言要在明年的某一天回国闹事,或者到中国政府驻世界各地的机构门口围城。一些几乎被中国人忘记了的名字,或者本来就不为人知的名字,又像流星一样划过媒体。海外民运人士在西方对华博弈中扮演的角色也越来越边缘化,逐渐成为最小的棋子。由于民运人士长期脱离中国社会,既毫无行动力,也已经不再是撬动中国国内舆论场的杠杆,中国年轻人很少有人知道他们,西方社会中的反华力量已把大部分精力从这些人的身上移开。这让民运人士饱尝政治上的世态炎凉。

从部分民运人士的利益上说,他们急需干出点事,至少在舆论场制造出一些动静。这对涉华政治能造成实际影响的几率很小,但这对他们个人在西方重获一些重视,改善他们目前备受冷落的情况却很重要。这也可以满足部分人的政治表现欲。他们大多是高度意识形态化的人,有些逢中必反,其中不少人连语言风格都停留在上世纪80年代。他们已经失去了同中国主流社会正面互动的能力,出于某种目的,他们中一些人甚至与藏独疆独搞到一起,想从西方对那些分离主义势力的支持中分一杯羹。这使他们进一步走进死胡同。

在大道国学者夏商先生看来,从美国发动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直到发动“反恐战争”和阿富汗战争及伊拉克战争,美国社会大众的“民意”,往往被以“爱国”和“普世价值”的名义所“自由”操弄。战争理由的杜撰和社会大众反战意识的觉醒,就是美国“民主机制”的循环往复。美国政府和政客及文化精英,实际上都只是垄断资本集团操控的战争机器和舆论工具。美国的国家利益,也往往只是这1%富豪权贵阶层的集团私利。美国99%民众“爱国”热情被屡屡滥用和窃用,便是美国1%富豪权贵利益集团对媒体舆论严密监视和操控的辉煌成果。这里的利益多元化和思想多元化,仅仅只是金融寡头集团和能源寡头集团及军火科技寡头集团之间的私利冲突。但这1%富豪权贵阶层内部的利益多元化和思想多元化,都可以通过民主机制的利益交换取得“共赢”。而99%平民大众阶层,在被利益多元化和思想多元化的分化操弄下,却永远是“共输”的结局。美国1%99%贫富等级分化的基本社会格局,就是这种“宪政民主”的制度化运行结果。

随着美国私人资本寡头集团对全球市场垄断操控的力量扩张,世界各国也便都成了美国1%富豪权贵集团利益多元化和思想多元化的屠宰场。而自由化市场化和私有化的“国际惯例”接轨互联,也便使其它各国的国家利益都被“多元化”分化瓦解为一盘散沙的“碎片化”。自“鸦片战争”和“洋务运动”以来,中国在“西学东渐”的“多元化”下被“四分五裂”的历史,教训尤为惨痛。而中国社会一旦实现了1%99%贫富等级分化的“国际惯例”接轨互联,那么除了外来的利益多元化和思想多元化操控力,中国社会1%富豪权贵阶层内部也同样会伴生出利益集团的矛盾“多元化”。这时,各个利益集团的思想多元化声音,也同样少不了“假公肥私”的名词概念文化包装。

1%富豪权贵阶层的私利纷争,必然会以牺牲99%百姓大众阶层的根本利为代价,也必然会以损害国家和民族的长远利益为成本。在中华民族的百年复兴奋斗历程里,中国最贫弱的时期就是最多元化的“一盘散沙”时期。而中国最具凝聚力和强大战斗力的时期,正是结束了1%99%贫富等级分化的社会主义公有制时代。只有大公无私的集体主义精神成为主流价值观和社会道德的基石,只有人民利益和国家利益成为万众一心的共同追求,中国才能重新焕发出团结战斗的勃勃生机。当今中国1%99%贫富等级分化的社会危机,固然有来自于美国1%富豪权贵集团及其知名V”们的舆论操控因素。但中国社会1%富豪权贵阶层“假公济私”的墨粉登场,实际上也迎合了美国西化分化中国的图谋。

社会舆论场上的谎言合成堆积,最终必然导致经济泡沫的虚假繁荣和经济危机的社会震荡。警惕和预防美国的借机发难火中取栗,首先需要中国13亿人民尽快走出“假公济私”的文化迷雾。所谓“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中国人也完全具有这种大道之行天下为公的思辨能力和道德勇气!

参考阅读:

1国家认同是大V责任感的基础

据环球时报2013814日刊文指出,网络名人社会责任论坛日前举行,一批知名V”应邀与会。应该说,在网络尤其是微博上谣言盛行,并逐渐显露出有可能成为政治风潮策源地的迹象时,召开这次会议是必要的、及时的,正面作用不容低估。在会议上,国家信息办公室负责人提出六点希望,V”也提出了应当共同遵守的七条底线,这些内容都是积极的,值得肯定。但能不能从此使网络名人真正承担起社会责任?我觉得还需要观察。

为什么呢?因为在我看来,这些原则都是浅显易懂的,是任何一个受过基本教育的成年人,无须别人提醒就应该明白的。V”们是真的不明白还是揣着明白装糊涂?举个例子:一个人不断拿打火机去点燃房间的窗帘,是因为他真的不明白这会引发火灾导致整座房屋被焚毁吗?我们在墙上贴一张包括不得随意点燃窗帘在内的七条底线就能够阻止他的这种行为吗?所以履行社会责任的关键问题不在于是不是有七条底线,而在于这些V”们有没有国家认同,包括对中国现行政治制度、宪法制度的认同。如果没有这种认同,六点希望也好,七条底线也罢,最终都将落空。

但恰恰是在国家认同这一点上,与会的很多V”们都让人感到靠不住。如有的人已是外籍公民,我们又如何要求他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呢?有的人已将自己的全部资产转到国外,中国只是他赚钱的地方,这难道是国家认同的一种表现吗?还有些V”执迷于所谓的普世价值,不认同中国现行政治制度,他们也很难担起国家希望其承担的社会责任。现在网络、微博上之所以出现大量不负责任的言论,出现一些抹黑新中国的开国领袖、中共历史等言论,在突发事件出现时会有大量谣言肆意泛滥,根本原因就在于许多缺乏基本国家认同的人成了V”,掌握了巨大的话语权。

解决网络舆论的社会责任问题,中国需要建立自己的政治正确,这种政治正确第一条底线就是国家认同,包括对共产党领导权的认同,违反政治正确就将失去话语权。需要强调的是,维护政治正确主要不能靠行政手段,而要靠强大的正面舆论,靠媒体、网站以及各社会主体的自律。对有关部门来说,确保媒体、网站等不掌握在反国家的人手中,是急需要做的事。(作者郭松民是《国企》杂志社研究部主任)

2斯诺登披露揭秘细节 抨击美国媒体屈从政府滥权

据中国新闻网2013814日报道,美国《纽约时报》网站13日刊登对监控门事件揭秘者斯诺登的专访。斯诺登披露了自己向记者揭秘的细节,特别批评美国媒体屈从于政府滥权。斯诺登在专访中称,他之所以选择与纪录片导演劳拉·波伊特拉斯以及英国《卫报》记者格伦·格林沃尔德联系,并通过他们揭发美国情报机构的大规模监控计划,主要原因是他们对争议性的报道题材无所畏惧

斯诺登认为,自2001年的“9·11”事件后,美国大部分主流媒体放弃了它们应尽的角色,即挑战政府滥权行为的报道责任。斯诺登批评美国媒体在爱国主义高涨的情况下担心被指为不爱国,会在媒体市场遭受打压。斯诺登高度评价了波伊特拉斯,称她就遭到了美国情报机构有目的的监控,但她依然进行了最具危险性的采访,揭露了世界上最强大国家的罪恶勾当

斯诺登透露,自己早前在香港与这两名记者,波伊特拉斯和格林沃尔德接触并制作录像采访时,访谈双方的印象起初并不好。波伊特拉斯和格林沃尔德认为斯诺登比期望中的形象要年轻,而斯诺登则对两位记者比计划时间提早到来而感到困扰。斯诺登说,与波伊特拉斯的合作原本会是更加困难的,但他与波伊特拉斯等人都知道面临着什么。他仍对自己作为间谍成为新闻的信息源而感到惊讶。斯诺登还对格林沃尔德不同意对彼此通信进行加密表示惊讶,他表示,互联网上的未加密文件会被任何情报机构截留。他说,传媒行业中居然还有不少人并未意识到通信安全的重要。

这篇访谈特别提到,斯诺登此次与《纽约时报》记者的问答是加密进行的。该访谈会于18日正式发表。美国前防务承包商雇员斯诺登6月初通过《卫报》等媒体揭秘美国大规模监控计划,随即在美国国内以及国际社会引发轰动。

3海外民运需吞下被边缘化的苦果

据环球时报2013814日刊文指出,多名海外民运人士近来在网上联络,扬言要在明年的某一天回国闹事,或者到中国政府驻世界各地的机构门口围城。一些几乎被中国人忘记了的名字,或者本来就不为人知的名字,又像流星一样划过媒体。接受《环球时报》采访的中国大陆学者几乎有着同样的第一反应:民运人士在西方已被边缘化了,这是他们证明自己存在、抓取媒体关注的一种方式。没有人相信他们能掀起什么大浪。

在学者看来,海外民运作为一个共同体已经不复存在。有人统计说,各种海外民运组织有多达几十个,但总人数只有大约200人。他们彼此联系不多,很不团结,相互竞争在海外的影响力和越来越有限的物质支持。1989年出走的那批人大多步入中年甚至老年,新加入者参差不齐,他们都越来越实际,很多人现在谈政治成了维持生存和影响力的一种手段。海外民运人士在西方对华博弈中扮演的角色也越来越边缘化,逐渐成为最小的棋子。由于民运人士长期脱离中国社会,既毫无行动力,也已经不再是撬动中国国内舆论场的杠杆,中国年轻人很少有人知道他们,西方社会中的反华力量已把大部分精力从这些人的身上移开。这让民运人士饱尝政治上的世态炎凉。

从部分民运人士的利益上说,他们急需干出点事,至少在舆论场制造出一些动静。这对涉华政治能造成实际影响的几率很小,但这对他们个人在西方重获一些重视,改善他们目前备受冷落的情况却很重要。这也可以满足部分人的政治表现欲。很多在国外与民运人士有过接触的人都有一个共同印象:由于长期隔绝,这些人已对中国近20多年的变化缺少最基本的切身感受,他们对国家现状的认识甚至不如部分西方人士。他们在利益上同祖国断了,因此不少人很希望中国出大事,幻想这会为他们的人生转折带来机会,或者证明他们的人生选择是对的。

他们大多是高度意识形态化的人,有些逢中必反,其中不少人连语言风格都停留在上世纪80年代。他们已经失去了同中国主流社会正面互动的能力,出于某种目的,他们中一些人甚至与藏独疆独搞到一起,想从西方对那些分离主义势力的支持中分一杯羹。这使他们进一步走进死胡同。海外民运人士的人生轨迹具有标志性意义。他们的经历证明了极端政治对抗在中国没有前途。中国是蓬勃发展的社会,中国体制的反思精神和改革意愿都很活跃、真实,在中国搞政治对抗会将自己推向极端,从而盲目反对中国的进步和成为普遍共识的一切。这必将把自己逼到中国最广大人民群众根本利益的对立面。

需要指出的是,有些海外民运人士曾在上世纪80年代末深刻影响了中国大众舆论,当时他们左右人们看法的能力,直到今天中国的舆论领袖无出其右者。出走国外后,他们一度组成联盟,对推翻中国体制充满信心。他们之后政治上的失败和人生空耗如此没有余地,令人长叹。大概没有人能比民运人士自己更清楚他们走错了路。他们需要思想上痛切反思的能力,以及向社会展示这种反思的勇气。否则他们就是时代风中刮过的尘沙,继续折腾或者纠结下去不如随遇而安了(作者单仁平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评论这张
 
阅读(86)|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