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闻博报夏商的博客

网闻博报--珍藏岁月的记忆经典

 
 
 

日志

 
 
关于我

网闻博报夏商,资深文化传媒人,大道国学说倡导者,西安交通大学大遗址保护与古建筑(国际)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国学研究所所长。著有300余万字《日出西边/风动中国》人文探秘系列作品,被誉“网络天下时讯,撷取博海浪花,记录历史风云,珍藏岁月的记忆经典”。邮箱:827980132@qq.com QQ:827980132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美元崩溃:谁先走出历史的迷茫?  

2013-10-23 00:36:06|  分类: 夏商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果说,苏联的突然崩溃,是“二战”以来影响世界的最重大事件。那么说,美元的突然崩溃,则必将是终结这个“美元霸权”市场经济国际惯例体系的历史性大事件。而这一重大时刻的突然来临,也同样是会超乎所有人的意料。历史总有惊人相似的一幕,但历史也总有出人意料的不同。所谓历史机遇,就在这“惊人相似”与“出人意料”之间。

在大道国学者夏商先生看来,生活常识告诉我们,动物们在自然大灾难来临之前,一般都会有一些隐约预感和异常反应,但它们却不一定都能及时逃过劫难。这里最关键的一点,就是对即将到来的危险缺乏全面和准确的判断。人类作为高级智能动物,自然是比普通动物要高明得多。但是,也并不见得总是有更高明的超然智能。

事实上,早在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引爆国际金融危机之时,有人就开始探讨“去美元化”和“去美国化”的问题。到了今天,从国际社会“合纵连横”的紧张脚步来看,世界各国似乎已经开始着手为“美元时代”送行了。或许也是人在事中迷的缘故,这个“美元霸权”的当事者,却还继续在家里的“债务悬崖”玩惊险游戏。

外媒称,中国太空梦令美恐惧,“自力更生”成就斐然。据《环球时报》20131022日报道,英国《经济学家》说,在英国萨里大学太空问题学者斯威丁看来,中国人坚持依靠自己的力量来发展航天技术,而没有延续冷战时期的风格。此外中国人被自己航天事业发展所鼓舞,随之而来的是在该国的经济发展上投入更大的信心和心血。中国人在看到自己的航天员之后首先想到的是未来会更美好,而不是这项太空技术可以作为中国威慑其他国家的武器。一名日本国际问题专家对《环球时报》表示,冷战虽然过去多年,但冷战思维面对中国的日益强大变得越来越强烈。中国的太空梦令美国恐惧。德国《世界报》文章称,美国之前一直拒绝中国参与国际太空计划,中国却通过自力更生,取得一个个里程碑式的成就。

美元霸主当得不像样,减持美债信号已发出!据《人民日报》海外版20131022日报道,德国《世界报》网站这样调侃美国的债务谈判:在华盛顿上演的惊悚影片国家破产中,各党派现在似乎打算按下暂停键。上周晚间两党达成的协议将触及债务上限的时间推迟至27日。违约也好,不违约也罢,各国央行开始对美国这个全球最富有的国家丧失信心。

信任危机!美国总统奥巴马17日签署法案,结束政府停摆,上调债务上限。美国股市涨声一片,但美元在全球货币体系中的表现却黯然失色。17日,在债务纠纷暂时化解的利好刺激下,美元指数不升反降,并跌破80点大关,美元兑欧元、日元、英镑纷纷走跌。美元的疲态并非只在此次事件中呈现。今年7月,美联储缩减购债规模预期引发东亚等经济体金融市场剧烈动荡,资本加速外逃。奇怪的是,美元并没能如期走强,美元指数还在711日时创出单日1.78%的跌幅。

自今年7月以来,美元指数一直延续跌势,至今已累计下跌百分之五六,同期欧元指数却上涨1.65%,英镑指数亦相应上涨3.76%。在此利好的指引下,金价一改颓势,在上周四大涨3.2%,重新冲至1300美元上方。因为多数投资者在获知两党达成协议后将焦点转移到美联储的政策上,一些人预计美国政府关门事件会使美联储延长实施经济刺激措施的时间。国际社会已经开始对美元储备不再信任。有许多减持美国国债的信号已经发出。

霸道美元!德国的报纸细心观察到,评级机构似乎对美国的主权债务问题表现得十分平静。虽说这种观察有些公报私仇的意味,但事实确实如此,当年这些公司对南欧的国家表现得相当无情。但有分析者也认为,如果美国的一部分现有国债发生技术性违约,那将标志着美国联邦政府一直在玩的奇妙游戏进入终局。

观察者比较美国与希腊的区别,后者找不到愿意借钱给它的人,而前者却有投资者很愿意托付给它资金。格林斯潘曾对美国的债务经济模式有所解读:美国增加债务能力是全球化的一种职能,因为负债能力的显著提高与成本的降低以及国际金融载体范围的扩大休戚相关。这话说白了就是,经济全球化就是美元本位下的美国印钞他国买单。

再通俗点说,在债务经济的框架下,美国即便不生产也不愁过日子。因为美国所需要的商品,只需用美元去国际市场买就是了;而美国买东西花掉的美元,又可以通过出售美国债务回流到美国,变成美国政府或公司可支配的现金。

长久游戏?事实上,美国并没有解决债务危机。提高的上限额度仅够未来3个月使用。3个月过后呢?美国的情况并不乐观。债务风险以及一个似乎越来越无法管理的政治系统已经非常糟糕,但在今后的几年里,这些情况还会大大恶化。而对财政黑洞无法达成协议的白宫和国会已经把调理经济的任务交给了美联储。这也是为什么近些年美联储持续受关注的原因。为了让利率保持在低位,美联储已经买入了数万亿美元的证券,股市繁荣了,但经济增长依然缺少活力。

汇丰银行的经济学家分析,美国潜在的“爆炸性的财政状况”可以通过下流的手段加以解决,但这却是以威胁全球金融和稳定为代价的。政府可以让美元贬值,重创亚洲和阿拉伯债权人,但这种“隐形的违约”可能导致对美元的信心危机,从而消除美国人从美元作为世界储备货币的地位中所获得的购买力的好处。一旦信心归零,美元的霸主地位也就“寿终正寝”了。

美国能否放弃霸权、逃离悬崖?环球网20131022日发表评论称,1016日,美国国会参众两院先后通过给政府临时拨款、提高债务上限的议案,总统奥巴马17日凌晨随即签字使之成法,停摆16天的联邦政府非核心部门17日开门办公;政府可以根据实际需要依法妥善处理债务问题。美国像玩蹦极跳那样,在悬崖半空又跳了起来,没有坠入悬崖,从而避免了债务违约的灾难。从中长期看,美国仍在悬崖边上,根本性问题并没有解决。随着国会两党就联邦政府预算问题的会商启动,新一轮更深入的博弈已经开始。在未来两个多月里,两党博弈的深度和广度将超过2011年的首次会商,其走向广受世人高度关注。

美国进入“国际垄断资本主义”阶段后,要从根本上解决预算难题、特别是长期的赤字问题,面临诸多严重挑战。首先是制定预算的权责在国会和总统之间的平衡问题。目前,国会有权审批预算,而没有授予平衡预算的责任,总统没有条款否决权,对国会通过的预算议案只能全盘否决或全盘接受。这种状况被认为是造成预算大战频发的主要原因之一。

其次是政府与市场的关系问题。建国以来,面对经济形势的变化,美国关于联邦政府职能的所谓小政府和大政府的理论和实践已经历过内涵十分丰富的历练。此次共和党之所以挑奥巴马的医改计划开刀,就是出于他们坚决反对奥巴马赋予联邦政府过于广泛的经济社会职能的所谓大政府施政理念。第三,财政赤字长期不断攀升问题。近60年来,美国只有5个财政年度实现财政盈余。特别是此次金融危机以来,财政赤字连续4年超过万亿美元,2013财年虽有较大幅度减少,但仍是数千亿美元的赤字,以后如何实现财政盈余,促使经济增长和金融稳定摆脱对举债的高度依赖,仍是极大挑战。

第四,财富快速积累与贫困快速积累同行、两极分化日趋严重,对税收和社会福利制度的改革造成巨大压力。两项任务紧迫性虽有差别,但相互关系紧密,都涉及如何处理造成财政赤字的一些关键性问题,其中包括社会福利制度改革、奥巴马医改计划、税收制度改革以及军费开支水平等。由于2014115日开始,实施1年的自动减支计划将启动新一轮减支行动,对1年来这一计划的实施情况的评估和调整也难免会有激烈交锋。

美国政治经济社会问题大多源于其霸权长期盘剥世界的过程之中,霸权不收敛,国内“革命性变革”就难见乐观前景。在美国政治生态中,相互妥协通常被认为是国会立法的高超艺术。折中方案将是近期美国政治人物处理联邦政府财政预算争斗的首选。但是,进入国际垄断资本主义阶段的美国,其垄断资本对世界经济的干预和影响空前加强,对海外市场的依赖空前提高,通过金融工具和跨国企业在国际生产分工和国际贸易产品价值链中竞争优势明显。与此同时,美国在国际政治和经贸格局大变动中以经济规模、美元霸权和军事实力优势获利造成的负面效应对国内政治和经济带来的冲击呈增强趋势。

出现上述种种挑战的根源都与美国在政治、经贸、军事等领域日益强化的海外干预活动密不可分,因而应对这些挑战的成败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其霸权行径的收敛。月盈则食、物极必反。美国霸权在全世界获利达到极致,必然导致其国内消极因素滋长蔓延。国内经济失衡、复苏乏力,经济增长和金融稳定高度依赖举债,就业增长在行业间的不平衡;海外军事活动红利缩水;金融霸权盛极致衰。这些都是美国从“国家垄断资本主义”在经济全球化和多极化条件下向“国际垄断资本主义”过渡中出现的新现象。

综上所述,美国当前处在国际垄断资本主义初期的困惑和摸索之中。两党的辩论和争斗将持续相当长的时间。美国如何处理同外部世界的关系,是继续称王称霸,压迫盘剥其他国家,还是以相互尊重、平等相待的姿态与各国友好相待,合作共赢,将决定美国国内问题能否得到根本解决的成败。(作者吴祖荣是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美国研究中心执行主任)

俄著名历史学家称,民主化失控酿成苏联解体灾难。据《环球时报》

20131021日报道,对中国来说,苏联解体一直是个长鸣的警钟。它对转型中国的启示和警示则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近段时间,对这场灾难给俄罗斯带来什么、又是如何重塑俄罗斯的,在中国舆论场上掀起激烈争论。《环球时报》记者10月初独家专访了俄著名历史学家、政论家罗伊·梅德韦杰夫。曾位居苏共中央委员的梅德韦杰夫被西方称为新马克思主义者和苏联政权的持不同政见者,甚至一度被开除出党。然而,在莫斯科郊外他简朴的小木屋里,梅德韦杰夫向记者讲述苏联解体时颇感遗憾,他认为,在国家危急时刻,整个国家失去了存在的信念和力量。在这位历经沧桑的88岁老人看来,尽管普京已带领俄罗斯走上正确的复兴之路,但俄罗斯却注定无力重返世界一流强国阵营。

前段时间,中国互联网上一篇反思苏联解体的文章《中国若动荡,只会比苏联更惨》引起很大争论,此文在俄罗斯也受到极大关注。对此,梅德韦杰夫表示,上世纪90年代,俄罗斯实际上已处于残废状态,形势非常严峻,就像这篇文章所描写的那样。应该说,1999年是俄罗斯最艰难的时期,甚至俄政权也出现解体征兆。不过,2000年普京上台后,俄开始出现积极改变,逐步摆脱动荡,有序发展。可以说,苏联解体的后果是非常悲惨的。但如今的俄罗斯在很大程度上克服了当年动荡的恶果,实现了脱胎换骨。但我还是要说,这篇文章对90年代俄罗斯艰难处境的描述是非常正确的。

梅德韦杰夫认为,中国在很多方面已赶超俄罗斯,但即使这样,俄罗斯仍在很多领域处于领先地位。这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前苏联70年打下的坚实基础。中国虽然发展很快,但还是个赶超型国家。比如,俄罗斯的教育,即使它落后于苏联时期,但仍比中国先进。此外,俄罗斯的人均GDP高于中国,社会保障制度也更发达。俄罗斯在航天、国防工业领域都领先于中国。俄可以向中国提供很多帮助,与中国进行平等合作。当然,中国也在很多领域超越俄罗斯,比如在工业生产和工业制造领域。而俄罗斯却起起伏伏,它在经历贫穷的洗礼后,才找到复兴的动力。

梅德韦杰夫说,对于苏联解体,我感到非常遗憾,我曾斩钉截铁地表示苏联不可能解体。苏联解体后,我和志同道合者在莫斯科成立劳动人民社会党,是反对叶利钦的小政党。我们试图恢复苏联时期的一些政策,竭力重塑民众的国家认同感,想重建以俄罗斯为核心的苏联式的联盟。但我们慢慢意识到,这是不可能的,后来我们的政党也不复存在。苏联时期我是持不同政见者,但当时我反对的是苏联某些方面的缺点和不足,而非整个苏共。我对俄罗斯现政府的态度也是一样。

梅德韦杰夫强调,苏联解体的最主要原因是苏共在意识形态领域的失败。苏联是一个非常不稳固的结构,它在向前发展的同时,基础并未得到巩固,而社会主义制度的基础就是意识形态。在戈尔巴乔夫时期,粮食不是很充足,军队勉强得以保留,信念则基本没有,谁也不愿意保卫这个国家,甚至很多共产党员也不认为苏共有必要继续存在。可以说,整个国家失去了存在的信念和力量。

苏联的民众之所以对政权失去信任,是因为苏联的诸多不足原先隐藏在深处,但到了戈尔巴乔夫的改革年代,这些不足瞬时暴露出来。当时的苏联人民并不习惯民主,当民主的潘多拉盒子打开后,人们根本没有做好准备迎接言论自由、开放和公开化。于是,苏联积攒了数十年的矛盾就在这一时期被充分暴露。这些缺陷引起大量消极评价,招致社会广泛批判。当时的苏联,需要一位能凝聚国家各种力量的领导人,但很遗憾却出现了叶利钦。“缺乏历史经验”的俄罗斯民众,只能跟着叶利钦走。如果当时是反对国家解体的纳扎尔巴耶夫、阿利耶夫上台,或许能挽救苏联。

梅德韦杰夫认为,苏联解体对中国敲响了警钟。苏联解体给中国提供的最重要教训就是,中国必须自己掌控民主化进程的节奏。这种民主必须是可控的,不能放任自流,让民主化变成灾难。苏联解体不是民主化的结果,而是民主化失控的灾难。我相信,中国共产党是一个坚强有力的政党,它有强大的领导集体。当然,我们也必须看到,可控民主操作起来很难。

梅德韦杰夫说,普京掌权后,俄罗斯的声望逐渐回升,但苏联时代的那种高度已无法企及。我认为,俄的国际地位当在世界十强之内。经济实力排在世界前十。政治影响力大概处于第四或第五位。总之,我给出的定位是,俄是个二流强国。美中是一流强国,俄排在中国之后,与日本、德国、印度、巴西、南非同属一个等级。

梅德韦杰夫认为,俄罗斯已不可能再跻身世界一流强国了。我们的经济实力、人口数量已今非昔比,这些因素将限制俄成为一流强国。虽然俄有强大的军队、核力量,航天实力也很强,但俄的发展潜力比中美欧都小,甚至不如印度。的确,俄拥有非常丰富的资源,这是其他国家无法比拟的优势,但资源最终是会耗尽的。普京对此应该有清醒判断:俄罗斯不可能成为一流强国。他应该现实地看待这个问题。

梅德韦杰夫说,普京不是意识形态主义者,而是实用主义者。他认为俄罗斯的发展应该建立在实用主义基础之上。但俄罗斯需要意识形态,只是普京还没找到,他正在总结归纳。目前,普京是靠爱国主义团结国家。但同苏联相比,他的执政时间太短,俄罗斯仅是刚刚站起来,因此普京提出俄罗斯向前进。但我认为,仅有口号是远远不够的。对于国家的发展道路,俄各个政治流派争论很多,而且没有谁能占主导地位。我认为,俄罗斯应该寻找既不同于西方,也不同于东方的独特的发展模式,但直到现在,“俄罗斯还没有找到”。

在大道国学者夏商先生看来,“缺乏历史经验”的俄罗斯民众,曾经创造了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的历史辉煌,也承担了苏联解体的痛苦与失落。“缺乏历史经验”的俄罗斯民众,能否再创造一次世界一流强国的历史辉煌,也并不是历史学家可以料定的。俄罗斯应该寻找既不同于西方,也不同于东方的独特的发展模式,但直到现在,“俄罗斯还没有找到”。试问,在“一战”和“十月革命”之前,“缺乏历史经验”的俄罗斯民众,不也是经历了这样的“俄罗斯还没有找到”吗?

作为苏联解体历史亲历者的俄著名历史学家罗伊·梅德韦杰夫,尚能够认识到,“苏联解体的最主要原因是苏共在意识形态领域的失败。苏联是一个非常不稳固的结构,它在向前发展的同时,基础并未得到巩固,而社会主义制度的基础就是意识形态。”也还能总结出,一旦“整个国家失去了存在的信念和力量”,就会导致怎样的灾难性后果。然而,他却似乎没有认识到,公有制的“自力更生”经济体系,就是社会主义意识形态与爱国主义“信念和力量”的坚实根基。所谓自由平等民主法治的“普世价值”,则是私有制市场化经济基础上的资本主义意识形态核心价值观。而这个基于“普世价值”意识形态的自由市场主义,其包装出炉的完整概念,就是这个“美元霸权”的私有化、商品化、货币化、金融化乃至债券化的市场经济国际惯例体系。

一旦因个人的自私物欲而对私有制总是“心向往之”,那么迟早就会迷失历史方向,也最终必然要走上“美元霸权”市场经济国际惯例体系的“邪路”。至于其间的自由化、公开化、民主化和市场化的“新思维改革”之类,都仅仅只是走向这条不归路的过程插曲而已。“一战”前的世界市场经济国际惯例体系,是“英镑霸权”的“国际垄断资本主义”实体经济时代。当今的世界市场经济国际惯例体系,则是“美元霸权”的“国际垄断资本主义”虚拟经济时代。这是市场经济的形式之变,但又是资本主义“压迫盘剥其他国家”的本质不变。“英镑霸权”时代的终结与“美元霸权”体系的崩溃,世界历史的转折也便是在此变与不变之间,更是提供了如当年俄罗斯“十月革命”那样的一个改变世界的历史机遇。是给这个“国际垄断资本主义”时代陪葬,还是引领世界开创一个新时代?这是一个历史命题,也是“美元霸权”的“最大债权国”正在面临的历史抉择!

亦如大道国学者夏商先生此前《胆大包天:诺奖咋还敢戏耍美国?》、《文化战争:千年不易的变量符号》、《举债还债:救美国游戏可不敢停》、《趁人之危:中国想要革美国的命?》、《文化战争:没私有化咋能西化分化》、《谁是人民:何妨以去美国化为证》、《去美国化:倚天屠龙市场陷阱》、《去美国化:后市震荡颠覆性大反思》、《美债危机:踩着钢丝忽悠中国改革》、《去美国化:不看美日同盟脸色行吗》、《去美国化:美国小孩一语道破天机》、《劫富济贫:法国富人税让谁尴尬》、《去美国化:先问是个啥东西?》《生化战争:满是醉汉的酒吧爆惊喊》和《掠食债主:美国人原是“外星人”?等文章所述,如果不能反思到去市场化去私有化这个体系根源,那么这个所谓去美国化美债解套,也便注定只是上了美国国债的床下不来的一声深闺幽叹罢了!面对美国需要不断从其他大国的崩溃和混乱中获利的西化分化战略咄咄逼人,面对美国主导的这个自由化、私有化、商品化、金融化乃至债券化市场经济国际惯例体系的循循善诱,我们也该到必须进行颠覆性大反思的时候了!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